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神农架遗址遗迹觅古踪

2015-5-21 13:42| 发布者: hisnj| 查看: 2484| 评论: 0

摘要: 神农架历史上曾几度兴衰,虽然往事如云烟,但遗址犹存,遗迹可见,循着这些文化现象的轨迹即可打开神农架的历史长卷。且不说神农氏在此尝草采药、尧子丹朱流放于房,也不说大…它们虽见诸禹王经此凿山治水、周昭王率 ...

     神农架历史上曾几度兴衰,虽然往事如云烟,但遗址犹存,遗迹可见,循着这些文化现象的轨迹即可打开神农架的历史长卷。

    且不说神农氏在此尝草采药、尧子丹朱流放于房,也不说大 …它们虽见诸 禹王经此凿山治水、周昭王率兵经此伐楚史料,毕竟时代太久远,难以查考,单看看秦汉至明清一段吧,内容也堪称丰富了。

    秦汉时代,神农架曾繁华一时,主要表现在人口的骤增及随之而来的百业兴旺。人口来源有二,一为流放,二为躲避战乱。据有关史料记载,秦始皇曾贬嫪毒、吕不韦及其朋党四千余家于房,汉有五个王侯相继被流放于房,房当然包含神农架在其内。清人袁枚在其《子不语》中先引用了当地土人的一段话, 曰 “秦时筑长城, 人避入山中, 岁久不死, 遂成此怪, 见人必问, 城修完否? ” 接着写道 “湖广郧阳房县, 多毛人, 长丈余以枪炮击之,铅子皆落地,不能伤。相传制之之法,只须以手合拍叫曰筑长城、筑长城,则毛人仓皇逃去,余有世好张君名敔者, 曾管其地, 试之果然” 。

    堪为这段历史见证的,除了“野人”的踪迹和张公院的遗址外,还有近年来相继出土的汉墓群和文物。 月, 年 在阳日镇的大坪村就出土了两座汉墓,均为砖石墓,上有圈顶,下铺地砖, 砖雕花纹, 纹分几何图案、 植物叶纹和屋形线条, 墓内有陶器 件, 铜币 枚, 还有 件银器和 枚铁钉。

    唐宋时代当是神农架历史上最繁华的时期。不仅人口继续猛增,商业也迅速发展起来,神农架成了南方丝绸之路上一条重要的通道。

    足以鉴证神农架这段历史的首先当是李显被贬庐陵王、薛刚屯兵大九湖的有关野史记载和众多的遗址、遗迹、遗物、遗名,其次还有川鄂古盐道和寺庙及会馆建筑。

    明清之前, 湖北的房县、 保康、 兴山各地均以河盐为主, 河盐产于四川大宁厂,于是便形成了一条川鄂古盐道。

    川鄂古盐道自大九湖的自生桥进入湖北,在神农架分为三路,分别通往房、兴、保三县。主线路是大九湖一板仓一宋洛河 松柏一阳日湾 保康, 全 公里。通往房县和 长近兴山县的是在板仓分路, 一条北上, 经红举、 官封、 上龛而入房县; 一条南下, 经皇界垭、 木鱼坪、 红花而入兴山, 在神农架境内的里程就有 多公里。

    川鄂古盐道历来被称做一条生命线,首先是食盐为人民生活之必需品,不可稍缺。过去这一带是盐比黄金贵。一个人带着 斤盐在山里住上三月两月绝不会愁吃喝, 斤木耳能换上一斤盐还会认为占了大便宜。于是,商人们便蜂拥而至了, 从现存的碑石资料来看, 不仅有川陕的、 湖广的, 还有江浙的,他们贩运食盐,换取山货,古盐道又成了投机商们谋取暴利的一条生命线。

    最能证明古盐道繁华的当数三道街的遗址。三道街地处红举乡的三元村,是通往房县盐道上的一个重要驿站。这儿至今保存着一条 公里长的石板铺就的街道,街道两边的 约店铺和庙宇的遗迹也清晰可辨。街道两头分别建有阎王殿和关帝庙,它们虽早毁于战乱了,但却留下了一些重要遗物。一块石碑上刻着“重修庙宇雕塑神像碑”几个大字,碑为明人所立,可以想象阎王殿在唐宋时代的盛况。一块石雕上刻着“福庇群牛”的图案,连同保存完好的基石和石香炉之类,显示着当年关帝庙的雄伟。据史料记载,三道街当年被称为“川广之要道, 蜀楚之通衢” , 街上店铺林立, 鳞次栉比。 据一位八旬老人回忆, 他童年时代, 三道街还有 家盐行, 家染房和多家客栈, 运盐骡马更多, 仅一户谭姓商人就有骡马 匹 。

    古盐道为神农架引进了更多的人,也带来了神农架佛道两教的兴盛。现存的有净莲寺、莲花观、城隍庙、八卦庙等多处遗迹,尤以净莲寺保存最为完好。净莲寺建于阳日镇的寺湾, 现存前殿 间, 后殿 间,后殿山墙上顺脊镶嵌着二龙戏珠砖雕,呈人字形排列。中间隔墙各有一扇圆形门框,均用大块青砖砌拱,砖上都刻着图案。最能证明其始建年代的是一块龙头砖雕, 砖高 厘米, 厚 厘米, 宽 厘米, 龙头呈灰黑色, 形象具有丰满、 温驯、 优美、 富丽的特色。 经考古人员鉴定,它出自唐代工匠之手。寺中还保存着一块民国初年复修该寺的碑石,碑文也曰“湾镇之阳有古寺,号净莲,…… 建自李唐, 越宋而元而明.... ” 。

    明清时代,神农架饱受了战乱之苦,李自成在此转战,张献忠在此匿兵,白莲教在此举义,红巾军在此安营。……不看国公坪上的古榔树,不提潮水河畔的古石碑,单就林立的古寨堡和古墓刻、古碑刻就能告诉我们当时的一切。

    神农架保存着多处古寨堡,除薛刚寨、鸾英寨为唐代所建外, 诸如松柏寨、 麒麟寨、 将军寨、 刘享寨等均为清代所建。 据古《房县志》记载, 为镇压农民起义, 清政府密令 “各路设塘,各塘戍兵,棋布星罗……”刘享寨便建在扼江汉间交通之咽喉的天门垭与燕子垭之间,因系清将刘享所建而得名。主寨建在海拔 多米的山顶上, 以悬崖峭壁做围墙, 以原始杉林为隐蔽。刘享帅府设在一个岩洞中,帅府外有演兵场、跑马道,演兵场上还保存着石锁之类。寨门设于南端,仅有一条盘曲小道相通,居高临下,确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

    这一时期,战乱虽然频繁,人口却仍在增加,经贸也日益发展着。阳日镇保存着万寿宫遗址,宫为江西商人所建,又称江西馆;三道街附近保存着许多修路石碑,碑文记载着募捐者的籍贯、姓氏,由此可知他们来自全国各地。万寿宫碑文曰“房之南, 山水颇奇, 林木亦茂, 而阳日湾距治百八十里, 虽僻处乡隅, 然南走宜施, 西通巴蜀, 东下襄樊, 亦四处之要道也。上则汾水出焉, 舟楫可通, 而鼓水来其左, 锣溪会于右, 环流交入,涛声相应。又其侧关重嶂叠,水莫知其所出,但见烟光一片, 佳气四合, 堪胜境也, 故海内客商多至此焉。 ”清代碑石中宣传护林者占重要地位。最具代表性的是两块, 一块嵌于红坪西沟天门洞口, 上镌 “严禁山林” 四个大字,建于清同治元年。一块嵌于刘享寨南麓,上书“严禁石木”四年。 由此 个大字,建于清光绪 可见, 乱砍滥伐现象当时已较严重,引起了有识之士的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