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中国威尔逊》在神农架取景拍摄 还原百年前探秘神农架历史

2015-5-22 02:11| 发布者: hisnj| 查看: 2969| 评论: 0

摘要:   央视纪录片《中国威尔逊》栏目组完成在神农架原始森林的拍摄任务。  百年前,英国植物学家威尔逊远渡重洋来到中国,采集植物标本。他在神农架原始森林中采集到的珙桐标本,至今仍保存在英国大英博物馆。在神农 ...
  央视纪录片《中国威尔逊》栏目组完成在神农架原始森林的拍摄任务。
  百年前,英国植物学家威尔逊远渡重洋来到中国,采集植物标本。他在神农架原始森林中采集到的珙桐标本,至今仍保存在英国大英博物馆。在神农架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有一座桥被命名为“威尔逊桥”。
  据栏目组负责人介绍,该纪录片沿着威尔逊当年在中国的路程,模拟场景还原其历尽艰辛探险的传奇经历。《中国威尔逊》共3集,将于今年年内播出。
  威尔逊扮演者 michel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神农架非常漂亮,亲眼看到这些高大的冷杉树,真是不可思议。

  1899年至1911年,年轻的威尔逊四次受到英国维奇花木园艺公司派遣,风尘仆仆来到中国。在长达12年的时间里,他收集了4700种植物、6.5万多份植物样本,其足迹遍及神农架、兴山、秭归、五峰、长阳、巴东以及四川、重庆、云南等地。采集植物标本和种子,并将1593份植物种子和168份植物切片带回西方,被称为 “打开中国西部花园的人”。威尔逊以植物学家和探险家的眼光记录拍摄了大量的珍稀植物、民风及山水照片,真实地记录了百年前中国三峡的一段历史。
  1900年2月24日,威尔逊抵达西陵峡畔的古城宜昌
  1899年,尔尼斯特·亨利·威尔逊与维奇花木园艺公司签订了3年合同,到中国采集植物并重点寻找出产于神农架的著名观赏树——珙桐树。这是威尔逊第一次到中国。
  维奇花木园艺公司的当家人哈里·维奇爵士,选中他作为“植物猎人”前往中国时,他已是有10年丰富经验的高级植物学人才了。
  威尔逊于1876年2月15日出生在英国契平开普敦一个铁路工人家庭,家中有兄妹6人,他排行老大,13岁那年,成为一名花工,后来,他在伯明翰技术学院学习植物学,到有着东方气息的邱园深造,最早勾起了威尔逊对古老中国的憧憬。
  在威尔逊之前,法国传教士阿尔芒·戴维、玛丽·德拉维和在皇家中国海关工作的苏格兰人奥古斯丁·亨利,早就在中国采集植物标本了,最早发现大熊猫和珙桐的戴维,1894年把200多种新植物带回法国后,引发了植物学圈一场特大型“地震”:欧洲植物学界意识到中国大陆存在着极为丰富的植物群。
  1899年4月11日,从未出过远门的威尔逊,开始了他充满传奇色彩的东方之行:“孔雀号”轮船在碧蓝的海水中将他带往美国波士顿,在哈佛大学阿偌德树木园,他拜会了研究中国植物问题的专家萨金特。他在甲板上极目远眺,暖春的海风让他进入了美好的梦幻,5月6日,他从旧金山启程前往遥远的中国。这年,这位23岁的英格兰人此次中国行,主要是搜集被称作中国鸽子树的珙桐树种。
  1899年6月3日,威尔逊抵达香港,接着转道越南,前往云南境内的小城思茅,去找能给自己提供帮助的苏格兰人奥古斯丁·亨利,当时他正呆在那里准备返回英国。威尔逊来到越南西北部老街时,由于中越边境爆发疟疾,威尔逊不得不忍受着闷热的天气滞留了7个星期,然后被迫折回香港,再从广东绕道前往思茅。当威尔逊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到达云南思茅时,在西南丛林区域“掘金”多年的江湖老手亨利只提供给他了一张地图,上面皱巴巴地粗略标明了长江三峡几处可能存在珙桐树的地方。

  1900年2月24日,威尔逊抵达西陵峡畔的古城宜昌,他被那里仙境给迷住了。威尔逊激动不已,立即组织了一支探险队,乘船逆江而上,穿过雄奇的三峡,向奥古斯丁·亨利提供的地图上标明的川鄂交界地带属于湖北一侧的兴山、巴东、神农架进发,宜昌位于长江三峡的西陵峡,素有“川鄂咽喉,鄂西门户”之称。威尔逊带着一群帮手在山里一阵走马观花后,终于在一个山沟里惊喜地发现了一棵珙桐树。遗憾的是它已被人砍断了,从大喜所望到大为失望。失望之余彻夜难眠。几天后,他们返回到宜昌,在宜昌古城外游山玩水,尽赏风光,稍作休整后,威尔逊又继续在鄂西山区的山野里考察,在此期间,他发现了造型奇特营养丰富的猕猴桃,稍稍弥补了自己糟糕的心情。四处转悠数月后,威尔逊的耐心获得了幸运之神的眷顾,5月19日这天,他在一片葱翠的密林里,赫然看到一棵满树飞舞着美丽白花的高大珙桐突然出现在自己身旁,他禁不住激动得尖叫起来。事后,他兴奋地记录道:“我以为珙桐是北温带所有树种中最有趣和最漂亮的……花朵和苞片垂挂在那些长长的花茎上,微风吹拂时,它们就像在树上慢舞的大蝴蝶。”

  珙桐为落叶乔木,通常高十数米,长有圆锥状婆娑树冠,绿叶呈宽卵形,叶子背面长有浓密的白绒毛,珙桐花开放时,犹如白鸽翻飞,花序下两片纯白的苞片酷似鸽子的双翅,紫红的花序像鸽头,黄绿的柱头像鸽嘴,难怪人们把它叫做鸽子花。珙桐是中国特有的单属植物,是1000万年前新生代第三纪留下的孑遗植物,在第四纪冰川时期,绝大部分珙桐植物相继灭绝,只有中国南方一些地区幸存下来,成为当今世界“活化石”。威尔逊真是大喜所望,威尔逊从这棵树上采集到许多珙桐种子,这些种子藏在橄榄状的褐色果核内,每枚果核里有5至7粒种子。与此同时,敏锐而干劲十足的威尔逊在同一区域里采集到上百种植物标本和植物新种,包括山玉兰、小木通、大白花杜鹃、尖叶山茶、虎耳草、盘叶忍冬、巴山冷杉、红桦、血皮槭等。
  1902年4月,初出茅庐便赚了个满钵的威尔逊,怀揣着几丝乡恋回到英国,受到后台老板哈里·维奇爵士的热烈欢迎,维奇爵士万分高兴之余掏出了一块金表,以示奖赏。不料几天后,一个令人恼火的消息传来,一个叫保罗·法吉斯的法国人早在1897年就已把一株光叶珙桐的几十粒种子带到了巴黎,其中的一粒种子还发芽长成了小树。威尔逊作为该树种“第一个引进者”的资格被剥夺的同时,更糟糕的是,他带回来的种子在苗圃里种下后一直没发芽。谁也没料到珙桐树种下地后,需要比其他树种长得多的时间才能发芽。老天爷是褒扬有功之臣的,那些种子终于发芽了,而且数目多达1000多株。威尔逊首次中国之行,因为这批长势喜人的树苗引人瞩目,维奇爵士奖赏他的金质徽章镶嵌了41颗漂亮的钻石。
  1903年,威尔逊领教了三峡之险
  1903年1月23日,威尔逊第2次接受维奇公司的派遣,前往中国寻找黄色罂粟科植物——全缘叶绿绒蒿。到达上海后,他招募了一批帮手,买了一艘有着房屋的大木船,将它命名为“埃伦娜”(他妻子海伦·甘德顿的呢称)。
  当威尔逊意气风发地乘着 “埃伦娜”穿过壮丽的长江三峡时,迅猛的江水变得诡异莫测,在秭归泄滩的江面上时值倾盆大雨,他目瞪口呆地看到前面有三艘船被发怒的江水甩到巨大的岩石上,船一下子被撞得粉碎,船毁人亡。“埃伦娜”号上的人无不惊诧莫名,着急的船老大跪于船头,祷告龙王保佑,他点燃蜡烛和祭香,燃放爆竹,嘴里不住地恳请水龙王庇护,并从船头朝江里祭撒酒米。接着,在100多人的努力下,“埃伦娜”被粗大的绳子拖到了险滩旁安全的水域。威尔逊终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但紧接着,威尔逊发现紧跟在后面的一艘船也翻了,眼睁睁看着两个人被水魔卷走。惊讶之后他不由得庆幸“埃伦娜”的幸运。好景不长,几天后,在经过一个湍急的漩涡时,一艘小船在慌乱中撞向“埃伦娜”,船上的一个人溺水而亡,船锚也滑落下来,“埃伦娜”差点翻入水中,所幸的是大家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齐心协力把船给稳住了。此次旅途,威尔逊领教了什么叫三峡。
  1909年至1910年,威尔逊在宜昌研究植物,拍下来许多照片。
  1906年,威尔逊第三次受到英国维奇花木园艺公司派遣到中国。出发前,萨金特要他在考察途中拍摄一些照片:“一套高质量的照片和你带回来的任何东西都同样重要,因此,你一定要带上照相器材,无论它的价钱有多高。”威尔逊的邻居瓦里斯曾为皇家园林拍下了许多珍贵照片。威尔逊临行前向他学习了摄影的基础知识,尤其是如何用玻璃感光片来获得好的照片。尽管威尔逊只有很少的时间去掌握十分复杂的相机,但聪明的威尔逊还是拍出了技术高超的照片。威尔逊随身带了两部相机,一步是高质量玻璃感光片相机,另一部是柯达相机。威尔逊将在中国拍摄的一些照片寄给瓦里斯冲洗。但一般是威尔逊从中国回国后才由瓦里斯冲洗。威尔逊在中国拍摄的一些照片,多为第三次和第四次中国行。
  1909年至1910年,威尔逊在宜昌研究植物,拍下来许多照片。1909年1月至6月这半年时间,威尔逊常坐着一乘凉轿,带着4名随从,晓行夜宿,一路步行。高山河流、树木青竹、农人草屋、寺庙陵园都成了他相机的美好瞬间。他的镜头下留下了婆娑多姿的珙桐树,留下了在这个古老国度里他认为值得记忆的画面。
  在兴山县响滩村发现木犀科新植物紫丁香
  1910年,这是威尔逊第四次到中国采集植物之行。3月,他离开波士顿,将妻子女儿送回英国,后乘火车到莫斯科至北京。6月1日到达湖北宜昌,故地重游,他对宜昌人友好的感情油然而生,即兴拍下了一位进城卖木碗的农家人,给我们留下了永远的记忆。宜昌东山寺兴于唐代,给我们留下的多为简单的文字记载,威尔逊这一次宜昌行,给我们留下了宜昌东山寺永久的历史画面。4日,威尔逊离开宜昌古城,10日,他在兴山县响滩村发现木犀科新植物紫丁香。6月22日,威尔逊从湖北神农架经巫溪进入四川境内。他从巫溪过宣汉,经阆中走南部,过盐亭到三台,7月19日那天,就在威尔逊即将到达古城阆中时,他信手拍摄下4张照片,有古树奇木,有庙宇码头。《威尔逊传记》记录了当时的大致情况。于7月27日抵达成都。他后来到达松潘、平武藏区。威尔逊收集的植物中,最著名的有被称为“中国鸽子树”的珙桐、黄花杓兰、岷江百合、“花中皇后”月季、“华丽美人”绿绒蒿等。威尔逊一次次回国带回神秘的中国植物,
  1930年10月15日,威尔逊和妻子海伦去探望新婚的女儿,当他们返回位于波士顿的阿诺德植物园途中,不幸遭遇车祸,不治身亡。在长达12年时间里,拍下了数不清的珍贵照片。威尔逊是“第一个打开中国西部花园的人”,他从古老的东方中国,为西方引入了新的植物,在西方园艺界引发了一场“革命”。威尔逊在他《一个自由主义者在中国西部》书中说:“中国人民是一个伟大的民族,她像凤凰一样,有过兴旺的时代,我们有各种理由相信,她将再次站起来,中国人民热爱和平,勤劳的人民会把握自己,与欧美的人民并肩合作,去掌握世界未来的命运。”
  我们在不忘威尔逊的同时,还要感谢研究中国植物问题专家萨金特提示威尔逊在考察途中拍摄有照片,为我们留下了百年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