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神农架传奇--奇 观(三)

2015-5-21 13:17| 发布者: hisnj| 查看: 567| 评论: 0

摘要: 一滴冰凉冰凉的雨水落在了他的脸上,他睁开了微闭着的眼睛,那是顺着洞口的石棱上滑下的一滴雨水,他没有去揩拭它,任它顺着满是胡须的面颊淌下去。林步森忽然想起了柳永一首写秋雨的词《八声甘州》,颇与现在的心境 ...
    一滴冰凉冰凉的雨水落在了他的脸上,他睁开了微闭着的眼睛,那是顺着洞口的石棱上滑下的一滴雨水,他没有去揩拭它,任它顺着满是胡须的面颊淌下去。林步森忽然想起了柳永一首写秋雨的词《八声甘州》,颇与现在的心境相吻合。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
    一番洗清秋。
    渐霜风凄紧,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
    是处红衰翠减,
    苒苒物华休。
    惟有长江水,
    无语东流。
    真乃妙笔。林步森在心里反复吟诵了几遍,不觉两颗冰凉冰凉的泪珠从眼窝里滚了出来,沿着面颊滑进翕动着的唇角,感到一丝咸咸的苦涩。
    到底为什么流泪呢?他说不清。
    雨落着。
    下雨的傍晚,天黑得特别早,妻子和儿子还没有回来,应该是回来的时候了,可还不见她们的影子,他心里有几分焦急。山大林密,秋雨天也是凶猛的野兽出没最频繁的时候,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他想出洞寻找,可是面对这个茫茫苍苍的雨天湿地他到哪里去寻呢?
    天完全黑下来,还不见妻子和小野考的影子。已经是深夜了,林步森终于看到了妻子拉着儿子回来了。儿子身上有许多伤口和血,妻子的脸上是泪水、雨水和血水。林步森赶忙点起火把,为儿子清洗伤口。原来,母子俩下午在采集果子时,不幸遇上了一只豺狼,向小野考扑来。女野人听到小野考的呼叫声,赶紧追来,经过一场搏斗,才从狼口中把小野考救下来。他们找来药草为小野考伤口敷上药。由于疼痛,小野考不住地呻吟,那一夜林步森和野人妻没有睡觉,点着火把,一直守着儿子小野考。
    半个月后小野考的伤才渐渐好了。
    阿乌波再也不让小野考随她一起上山采果子,让他在洞里陪着父亲。受了这一场惊吓,小野考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男孩,胆子小了许多。然而,也许是天生的野性,过不了多久,就呆不住了,又闹着要随母亲进林子采果子,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母亲见儿子执意要随她进山,也不勉强,母子俩又每日进山摘采野果了,自是一番乐趣。
    天气早已晴了。
    经过一场秋雨洗涤后的天空,变得更高更远更蓝,树林也显得格外地碧绿青翠,漫山遍野的山花在秋风中灿然开放。一些变红的树叶在碧绿的树林里像一把一把鲜艳的火炬,更像是碧波上跳动着的航标。鸟儿也在天空中自由地飞翔……
    林步森闲来无事就常到洞前的菜园里去浇水松土,他把种的青菜送给野人王和野人王国的人。反正谁愿意要就给谁,谁愿意拔,谁来拔。现在,在天坑里,只要有溪流的平坦的地方,到处可以看到这样一片一片的菜畦,还有一块一块金色的野高粱和六谷田。看到秋雨后到处积满了水坑,他正在一片溪流边的空地上准备砌一个养鱼池。
    鱼池很快修好了。闲着无事,他又想到了那个神秘的野人谷。他想这是一个不冷不热的季节,又刚下过一场雨,那里的风景一定会更美的。因此,他决定再次探险那条又长又险的大峡谷。
    第二天是个大晴天。他背上自己的旅行包,带上食品,沿着曾经走过的那条山谷,一直向峡谷的深处走去。经过秋雨洗涤后的山林显得更加壮阔雄奇。山上的树林像一幅巨大的油画,山麓生长着茂密的野草,有的依然翠绿,有的却已开始枯黄。山谷中高大挺拔的铁树,干如黑铁,树冠墨绿。山谷中虽然视野并不开阔,一眼望去,依然使人看到秋天的苍穹下蜿蜒起伏的神农架山峰蔚为壮观。刚经过一场秋雨,峡谷中到处飞溅着清清的山泉、瀑布,那激流碰击在石头上发出的琮琮的声音,像七弦琴一样拨着动人的心弦。
     林步森一边看一边向前攀援,虽然没有道路,但凭着他做了五年野考队员的经验,凭着他这四年时间“野人”生活的锻炼,攀崖过涧对他来说已非什么难事。又攀援了一段路程,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奇异的世界,这是一个花的世界。在峡谷内,有一座小山丘,拦着峡谷的口,小山虽然不高,但十分险峻。想来,那石壁是常年累月被洪水冲击的结果,山上开着各色各样的花卉,这些花卉在他曾看过的生物学书上是不曾见过的。特别令他惊奇的是那一朵一朵高高挺起的灿然开放的黑色的、紫色的花朵,虽叫不上名字,但他知道这十分名贵,无论它们属于哪一个花科,都是十分稀有的珍奇花种。
    他索性停下来,坐在一块突起的岩石上,仔细地眺望这座名副其实的花果山。许多蜜蜂在花上飞来飞去,有的蜂有拳头那么大,发出嗡嗡的声音,像一架微型飞机,乍看令人心生颤栗。那开满花卉的小山丘上有野羚羊、麋鹿、麂子的叫声随风传来。在绝壁的树枝上,他看到了一群金丝猴正在攀援嬉戏,采摘果子。那金色的长毛,油光光的,闪闪发亮。突然一群白色的猴子从树林里大摇大摆地跳出来,个头远比金丝猴大,像猩猩一样,两只眼睛蓝蓝的,远远望去像嵌上去的一样。
    在谷底,有两只梅花鹿悠闲地站在那里,另几只正把头伸进溪流里饮水,然后又一起消逝在树林里……
    这儿也是一个动物的乐园!林步森自言自语道。过了一会儿,他起来下到谷地,绕过开满山花的小山丘又向前走去。
    绕过山丘,豁然开朗,面前出现了一片旷地。峡谷两边耸立着斧削一样的峭壁,峭壁上爬满各色树根,青的黄的红的黑的,五光十色,粗的如碗口,细的像指头,纵横交错,密密麻麻,像爬满了巨蟒细蛇,令人惊叹!
    林步森惊奇之余,不由得向陡峭的绝壁顶上望去,那上面郁郁苍苍的茂密树木,长进了缭绕翻飞的白云里。他明白了,峭壁顶上那些树根扎不进坚硬的岩石,就顺着绝壁爬下来寻找水源,一直扎到绝壁脚下的溪水旁边,因此形成了这种奇观。他想给这奇观取个名字,忽然发现这些树根像是从天上扎下来的,就叫“天根”吧!他马上掏出笔记本记下了这个奇观。天根爬满的石壁上有许多洞穴,林步森想,这里一定有野人住着。在绝壁之间,夹着一条宽大的幽深的曲曲折折的河谷,一条奔腾的急流波涛奔涌着,发出雷鸣般的咆哮声,在两边山谷中响彻着永久不息的回声。根据水势和去向推断,这条河是香溪的源头,最终几经周折,注入长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