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神农架传奇--奇 观(二)

2015-5-21 13:16| 发布者: hisnj| 查看: 620| 评论: 0

摘要: 野人王阿乌亢龙听说又捕获一只白鹿后,异常兴奋,认为是天降吉祥,急忙来见。当他来到天王洞门口时,那头雪白雪白的白鹿望着他发出呦呦的鸣声。原来,他的身后跟着那只雄性白鹿。当雄性白鹿看到雌性白鹿后,一边叫着 ...
    野人王阿乌亢龙听说又捕获一只白鹿后,异常兴奋,认为是天降吉祥,急忙来见。当他来到天王洞门口时,那头雪白雪白的白鹿望着他发出呦呦的鸣声。原来,他的身后跟着那只雄性白鹿。
    当雄性白鹿看到雌性白鹿后,一边叫着一边飞奔过来,两只白鹿耳鬓厮磨,那样的亲昵,像一对久别重逢的恋人。
     林步森看着这一切,想到自己的判断没有错,这一定是一对白鹿,便让阿乌依解开了拴在雌性白鹿脖子上的绳索。
    得了两只白鹿,阿乌亢龙很高兴,召集野人王国的男女老幼大摆宴席,大吃三天,像过节一样。野人们吃足喝饱,便戴着用各种树皮、兽皮、鸟羽做的头饰,狂热地跳舞唱歌。歌声高亢而悠扬,在山谷中久久地回荡……
     狂欢之后,林步森还在想着那个意外得到白鹿的山谷。虽然上次险遭不测,若不是巧遇女野人阿乌依救了自己,早已一命呜呼,但那个神秘的山谷深深地吸引着他,召唤着他。他想,那个大峡谷一定深藏着许多不被发现的玄谜。
    当林步森作好一切准备,再次探访神秘大峡谷时,天却下起雨来。秋天的雨下起来就没完没了。他呆在居住的山洞里整理他的笔记。其中,在一篇日记中这样写到他当时的心情和对野人王国的印象、感受:我不知道现在具体的日子是哪一月哪一天,我只能根据季节的更替判断,这是我来到这里的第四个秋天。也就是说 年的秋天。我已完全是一个十足的“野人”了。不仅过着像野人一样的日子,而且也像野人一样没有衣服,只是披着简单的兽皮。不知道现在山外的世界又发生了什么变化。虽然,这里的条件很艰苦,艰苦得令人难以想象,但我却从心里喜欢上了这里,喜欢上了这里的野人、走兽、飞禽,甚至一草一木。虽然这里没有灯红酒绿美味佳肴,没有高楼大厦,亭台楼阁,没有功名利禄,一切的一切都已远去,是那么的遥远,然而,我却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欢愉和快乐。我发现了许多从未发现的事情……现在,我才明白,在地球上,所有的花儿都美丽芬芳,所有的鸟儿都想在蓝天下飞翔,所有的幸福都是一个模样,都值得我们去共同尊重、共同分享……野人的生存条件从表面上看远不及进入高度文明时代的人类,几乎和其它野兽一样过着本能的生活,但他们自有他们的快乐和幸福,他们仿佛生活在一个神话一般净美的世界。或者说他们的生活态度或“人生观”就像大彻大悟的“佛子”一般,没有过分的欲望,生死恩怨……尽管对于生命的意义,至今还没有一个像样子的认识,但他们依然在任何时候都在展示着生命的最美丽的一面。虽然他们还没有足够能力去改变他们生存的条件,像一片风吹起飘飞的叶子,沿着大自然为他们规定的轨迹前进,由不得他们,但他们却在那个区域内让时间变慢,生命延长,营造出一个属于他们的、不可思议的诗意的世界,他们那种牧歌式的日子足以令我这个从科学高度发达的时空里过来的人诧异和吃惊。
    尽管,我的发现和对于野人世界的认识有限,十分肤浅,要想真正解开野人王国之谜,还需要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但我却怀疑是否当解开野人之
 谜的那一天,就是野人走向灭绝的开始雨,仍旧淅淅沥沥地下着,寒意随着秋风阵阵袭来,在迷蒙的雨雾里,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石窟洞壁上已被雨水渗得湿漉漉 的,放在洞内的干草木柴也回潮发润,软塌塌的,有些洞壁上细小的石缝,甚至开始滴水。仿佛整个世界都湿透了一样,有刮不完的风,下不完的雨,天似乎被谁捅漏了一般。
    小野考在山洞里嫌闷得慌,也随着母亲一起到林子里采果子去了。披着父亲用竹叶和竹篾编的斗笠,提着竹篮,他虽然只有三四岁,却已十分懂事。林步森一个人呆在洞里,望着无休无止的雨,他有些烦躁不安,心情也像这铅灰色的天空一样沉闷而抑郁。他把笔记本翻了翻又放下去,轻轻地闭上自己的眼睛。这样的天气容易让人昏昏欲睡,或者想起过去的往事。他想到了中美联合科考队的队友们,他想到科考队的美国年轻女科学家莱温妮娜,他想到了自己的妻子女儿,他想到了自己年逾花甲的父母,他想到了自己小学、中学、大学时代的老师、同学、朋友,他想到自己初恋岁月的日子……这一些都像过电影一样在他的脑海里不断地浮现出来又倏忽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