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神农架韦群作品:《冷杉》(下)直上云霄

2015-5-19 13:31| 发布者: hisnj| 查看: 1036| 评论: 0

摘要: 林月儿在都市里,很少抬头看月亮。都市的夜,被各种霓虹灯照的热闹非凡,唯独月亮与星星很少参与到这繁华的闪亮中来。 转眼毕业一年了,那个告诉自己故乡的云与天空美得自由自在的男孩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地方,不问前 ...
    林月儿在都市里,很少抬头看月亮。都市的夜,被各种霓虹灯照的热闹非凡,唯独月亮与星星很少参与到这繁华的闪亮中来。
    转眼毕业一年了,那个告诉自己故乡的云与天空美得自由自在的男孩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地方,不问前程。仿佛从来都不曾在林月儿的生命中出现过,在都市她们一起走过的路越变越繁华,属于这对少男少女的回忆,越来越遥远。深秋的一个夜里,林月儿突然间抬头,看到了漆黑的天空悬着一轮惨白的明月,林月儿想起了王杉给她讲神农架的月夜。
    王杉总爱说小时候,镇上还没有路灯,孩子们在月光下嬉戏玩耍,天空好像一张巨大的黑布,上面镶嵌着宝石一般的星星,山林里的蛐蛐鼓足了劲儿唱歌,小伙伴们捉迷藏的时候不但要藏好自己,还要藏好自己的影子,神农架的月亮把一切都照的通透,星星闪啊闪,一直到各家的家长们来喊孩子们回家。
    王杉也更爱说他更小的时候。王杉和妈妈一起在神农架最高的护林塔哨陪爸爸,夜晚的风刮的呼啦啦的响,屋子里不通电,就点着昏暗的蜡烛,小小的塑料纸糊的窗户,被风吹的呼啦呼啦响。屋子外面有狼恐怖的嚎叫声,能够让王杉安静下来了,除了父母的讲话声,还有天边明亮的月亮。王彬总是喜欢在林月儿耳边轻语:“我认识你好久好久了,月儿。我从塑料纸窗户往外看,月亮总是停留在冷杉树枝上,照亮了森林,也照亮了我。”林月儿听完总是咯咯的笑。
林月儿的母亲是音乐家,希望女儿学音乐,但林月儿却喜欢花花草草,一定要学林业。为了能和王杉在一起,林月儿与父母抗争过。甚至打算与王杉私奔去神农架。但让林月儿放弃的原因是毕业前全班一起去东湖看水杉。林月儿对王杉说:“我喜欢水杉,武汉的市树。武汉是江城多水,水杉依水而生,高大挺拔。你看这一棵棵的水杉看尽都市的浮华。却不曾低头与侧目,永远直上云霄。我喜欢的男人,就要和杉树一样”王杉却一直低头不语,他担不起一个女人为了爱与自己父母决裂的重担。
    林月儿家不缺钱,所以林月儿觉得一切可以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王杉父亲病重,为什么不能到武汉来治疗呢?难道武汉的医疗条件比不上神农架吗?王杉的父亲就那么害怕王杉找不到工作,一定要让他回去吗?而王杉,就那么看重一个事业单位的编制,不惜放弃自己心爱的女孩?
林月儿毕业后的生活丰富多彩,这段校园四年的恋爱却一直不能从她心中被遗忘。她的生活进程按照父母既定的路线前进,进入市园林局谋得一闲差。上上网,读读书,参加年轻人的PATTY,家里养了猫狗与花无数。在王杉生日那个夜里在酒吧喝醉了酒,看着没有月亮的天空,看到一条微博:“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在热闹的酒吧里宣布我要戒酒。我一生无不良嗜好,独爱与朋友饮酒。我若能戒的掉酒,那我也能戒了你。”林月儿回复:“今天是他的生日。没在他身边祝福他,如果喝醉了能彻底忘记一个人,我愿意长醉不醒。”
    王杉没有微博,很少上微信。在信息及为发达的今天,王杉所呆的保护所,刚刚通电,连那一步与外界通信的电话,也是保护区与电信协调很久才装上的,更不要谈宽带,WIFI,王杉喜欢看书,一本接一本的看。网络里的繁华世界对于王杉在深山老林的年轻人来说,依然很难在里面找到存在感。他关心的是每月既定的或是不定巡山线路,留意野生动物,金丝猴、野山羊、岩羊、麂子、野鹿、狼、豹猫、黄鼠狼、飞鼠的脚印和粪便。查看远红外线照相机拍摄的野生动物,观察各种植物的生命轨迹,观察昆虫与飞鸟树木。每日写下巡山日记,一年下来也是厚厚一本。老前辈们晚上闲暇时候喜欢用喝酒、斗地主与打麻将来消遣工作中的枯燥,生活里的无聊。而王杉每记下一种动植物,脑海里总是浮现如果林月儿在身边,她会有多欢喜。于是枯燥的工作越干越开心。
    张燕要离开保护所的前一天夜里,王杉看天上的月亮,迟迟没有下来,王杉也想起了贺所长的话,想起了自己瘫痪的父亲,每天叨叨着让自己快点结婚生子的母亲,神农架再也不是小时候可以在月光下躲猫猫的神农架,小镇的夜晚也闪起了霓虹灯,山外的人越来越多的来到这里探寻属于自然的秘密,姑娘小伙子们结婚也开始问起了你有没有房子,在哪里上班,月收入多少。旅游开发让好多神农架人成了“土豪”。张燕虽然只是高中毕业,但听王杉的好哥们军说她的收入绝对是在护林站上班的“事业编制”两三倍。王杉看着高高的月亮长叹了一口气。愿如贺所长所言,两三年能调回镇上,哪怕还是在基层保护站。这样,无论是与谁结婚,完成父母所愿传宗接代的任务,王杉也要有一个男人应该有的担当。王杉知道林月儿恨自己没有担当。违背重病父亲的意愿,身为独子的王杉,担当不起。支持林月儿私奔与她的父母决裂也担当不起。分手或许是对彼此最理智的抉择。
    猫头鹰在夜里叫的毛骨悚然,王杉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迷迷糊糊的睡去了。
第二天从保护站所在的村庄出来的吉普车没有几个人,司机打着哈欠帮保护所装要出山补给的大油桶。虽然只是深秋,山顶上已经有了积雪。王杉晚上没有睡好,乡村的山路坑坑洼洼,王杉就在座位上睡着了。张燕看着心中的白马王子在自己身旁歪歪扭扭的打着瞌睡,嘴角还时不时滴下口水,幸福感油然而生。
一车人几乎都睡着了。包括打了一夜麻将的司机,在一个山的转角,吉普车失控滑下山谷。
   张燕满脸是血的醒来的时候,是在山谷乱石滩的豁口,她艰难的动了动四肢发现自己只是皮外伤,而身边的王杉还在昏迷,张燕使劲的喊王杉的名字,终于把王杉喊醒。手机没有信号。王杉身上有明显的外伤,内伤张燕不能确定。在张燕简单的包扎后,毅然的把王杉背出这个山谷。
    医生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一米七的男伤员是一个胖丫头从400米下的山谷背出来的,伤口虽然简单包扎但绝对专业,止住了血液流失,为救治伤员争取了时间,疑似骨折的地方也很专业的做了固定处理,确定是小腿与手臂骨折。神农架旅游委员会每年对导游员的培训里,就有紧急外伤处理,张燕全部用对了。王杉的哥们军儿一口一个老子的说:“看TMD谁还敢瞧不起我们神农架的导游,关键时刻还能救命,哥们,你这救命之恩打算怎么报答人家啊,以身相许算了!”。
如何所长所言,一来王杉这样的年轻大学生,专业又对口,二来也算是考虑到王杉的家庭实际情况,也算是因祸得福吧,王杉车祸两处骨折痊愈后,就被调到保护区的科研所,就在王杉家的小镇上工作。他与张燕,也开始了一场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
张燕的手机上,有年轻人爱玩的微博,并且教王杉注册。注册成功以后,微博推送:“玄月”是你的校友。王杉一看到熟悉的头像,那是林月儿没错。点开,全是熟悉的点点滴滴,虽然没有发林月儿本人的照片,但说话的语气,晒花晒草晒猫晒狗。自己生日那晚,喝醉的人不止王杉一个。看了林月儿微博许久,王杉还是没有点关注。不一会,弹来一条张燕@他的微博:“我喜欢神农架的冷杉,生长在海拔2800米的高山上,不畏风雪直上云霄傲立在群山之巅,卫士一般守卫着神农架这片古老的生态宝地。献给护卫神农架的森林守卫者!”。
    王杉回了一笑脸:感激一路有你,愿与你同行走完开发与保护神农架的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