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神农架韦群作品:《冷杉》(上)冷杉树枝上的冷月

2015-5-19 13:30| 发布者: hisnj| 查看: 889| 评论: 0

摘要: 王杉是被森林里的黑枕啄木鸟敲打树木找虫吃的声音给吵醒的,嘟嘟嘟,嘟嘟嘟!王彬来不及埋怨这只鸟,连忙看手表。十点多了!昨夜是被那帮铁哥们儿灌了不少酒,这是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个生日,哥们儿们特意给所长请了月 ...
    王杉是被森林里的黑枕啄木鸟敲打树木找虫吃的声音给吵醒的,嘟嘟嘟,嘟嘟嘟!王彬来不及埋怨这只鸟,连忙看手表。十点多了!昨夜是被那帮铁哥们儿灌了不少酒,这是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个生日,哥们儿们特意给所长请了月休假,从那个只有兽拉屎鸟下蛋的破林子给放出来四天。过了昨天还能再休三天,一想到这里,王杉心里踏实了不少,昨夜酒喝到最后,已经不记得和那些家伙们一起做了些什么,居然还能回家。王杉摇了摇有些疼的头,准备起床洗澡,手机响了。
王杉期待会是月儿打来的,这是他们分手后第王杉第一个生日。
来电显示,张燕。希望破灭了,王杉接起电话。张燕银铃一般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杉哥,你昨晚喝多了,都吐了好几次,伤了胃,我给你熬了粥,在你家门口呢,你快开门把粥喝了。”王杉带着一身酒气还有些迷糊的开了门,见了张燕就损她:“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你再吃啊,怕我家门你都挤不进来了,昨天还和那帮孙子一起灌我酒,现在晓得心疼哥哥啦?”
    张燕是胖,但胖的可爱,甚至有点缺心眼,一边从保温盒里拿粥出来一边说:“我还没有吃呢,不就想着趁热给你送来啊!再说了,谁能灌的醉你啊,你什么酒量啊?除了你自己能把自己喝趴下军儿、林娃子还有凯凯他们十几个一起和你喝酒未必能灌的醉你,酒最后都是你自己喝的,他们几个和媳妇一起凑才把馆子的酒钱给结清了呢。你喝醉了还喊什么月儿什么的,但我要告诉你,昨晚满天满天的星星,月亮楞是不给你面子,楞你喊破了喉咙也没出来。”王杉一听到自己又在喊月儿,知道一定是自己又喝多了,不好意思跟这个小妹妹多说,让她先吃着,去洗澡去了。
    夏末秋初的太阳能里放出的热水打在皮肤上暖暖的,王杉习惯性的想起了林月儿。自己的大学同学,也是他的初恋。从神农架到武汉这个大都市读大学的王杉,身上背负太多家人的期待,林月儿这个城市的姑娘不但向王杉打开了恋爱这个奇妙的世界大门,更尽职尽责的向这个山区来的男友展示了一个大世界。
暖暖水从喷头撒在王杉头上,仿佛他才到学校的那天上午九月的阳光,王杉虽然来自神农架的大山,但英俊潇洒的王杉一到学校,就吸引了不少女孩的目光。是林月儿主动追求的的他。这个美丽的城市女孩,搭讪的方式在王杉看来一点也不特别:“听说你们神农架的蚂蚁有狗那么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王杉。王杉也不是吃素长大的:“我们神农架不但蚂蚁有狗那么大,狗有牛那么大,还有野人,改天我带你去看看。”从此四年,王彬倒是从来没有带林月儿去过神农架看狗那么大的蚂蚁,到是林月儿带王杉看遍了武汉这个城市的角角落落。
    那是美好的四年。林月儿美的与她的名字一样,带着从月亮来的灵气。她喜欢花,却从来不要从花店买来注定几天就会枯萎的花,总是在春天拿个喝剩的饮料瓶,从路边的花坛剪了带芽的月季枝条,插着。第二年春天寝室的窗台都盛开着月季,仿佛她的手会拷贝生命一般神奇。 学校追求林月儿的男孩多了去了,林月儿看也懒得看一眼。王杉问林月儿,为什么喜欢我?林月儿捧着王杉的脸说:“月儿停在杉树伸展到天空的树枝上。”
王杉都决定了毕业要和林月儿一起留在武汉这个热的要命的大都市里的,与这个带着灵气的女孩一起闯一片天地,在把爸妈从大山里接出来到城市好好享福。
为此,父子大动干戈。王杉的父亲是神农架保护区工作了30多年的老护林员了。把孩子送到林业大学,就是指望着孩子毕业能回来继续守护这片大山。老爷子对山可有感情了。一边是爱情,一边是亲情。选择太难了。父亲可能是被王杉给气的,住了院,王杉终于问林月儿:“能跟我回去吗?我们神农架没有狗那么大的蚂蚁,没有牛那么大的狗,有没有野人我不知道,但有你喜欢的花花草草,有天天四处飘得云,云走在大山上,还有喜欢吃花蜜的太阳鸟,跟我回去,嫁给我,和我一起陪爸妈。”
    王杉要是觉得林月儿没有努力过,那就是天大的误会了,可是林月儿是个低调的女孩,她父母一个是艺术家,一个是企业家,就这个宝贝女儿,暂且不说会不会同意他们的婚事,但远嫁到神农架大山里,是绝不可能的。
    所以林月儿给王杉的回复是:“你有父母,我也有。”
王杉还想再努力一把,医院给父亲下了病危通知书。他顺服了。到了深山的护林所,观察动物和植物,保护森林,就住在护林所,每月回家四天。23岁生日这天,已经是从学校毕业一年,也是与林月儿分开一年了。这一年,除了月儿那条“你有父母,我也有”的信息,他删除了他们之间的一切。
可是有些记忆总是无法删除。无数个深夜,就住在森林里的王杉从窗外看月亮,月亮从山顶升起,爬着爬着,就爬到冷杉伸展到天空的树枝上停下来。有时候是圆月,有时候是弦月,有时候是半个月亮。
    张燕在外面狠狠地拍浴室门的时候,王杉妈推着王杉父亲出去透风回来了。进门看到张燕在自己家拍门皱了皱眉,她不喜欢这个咋咋呼呼天天爱跟在自己儿子屁股后面的胖妞,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陪的上我们家王杉吗?
    张燕尴尬的走了。
    回到镇上的王杉,除了白天陪半瘫的父亲,帮母亲做些家务,晚上总免不了跟几个哥们一起聚聚。男人们一起喝酒吹牛总离不开女人。
军儿开口问:“哥们跟你说个实在话,张燕喜欢你不是一年两年了,这丫头心眼死的很。说你王杉是个帅哥没错,又是到省城读了几年书回来的,但我问你为啥回来?不是为你那半瘫的爹回来的?女人漂亮是撑门面的,你家有你这个帅哥撑门面够了,你别说我是张燕老板撮合你们,你是我哥们儿。我那漂亮女导游多了去了,怎么不给你介绍?那些美女心大心高着呢?我们家张燕有次带团,客人一看来了个胖妞不高兴,人嘛,都爱美不是,张燕往车上一站,人家有眼色的很,直接一首高音《郎在高山》把客人给唱服了。她带团从来没有投诉的,不止因为人家歌唱的好,歌唱的好那是特长,是因为她有耐心又善良,你看你家,就你一个宝贝儿子,你爸爸以前看山护林,身体还不错,但还是不到60岁就中风偏瘫了,你妈又一直没有工作,你们家条件也不算特别好是吧,我和你是哥们儿才直话直说,你长得是帅,想挑,挑谁?挑漂亮媳妇儿给你伺候你爹?怕是挑不到,挑苗条媳妇儿跟你那爆脾气老妈过,我怕也过不好,人家张燕喜欢你,爱你。这么多年等你,她能干,会挣钱,人家好吃但会做饭做家务。胖有什么,摸上去还有手感。我不是来说媒的,你小子出去见识了几年花花世界心变了没有我也不知道,但哥哥敬佩你为了你爹回来守山林子,这一年我看了,你是个耐得住寂寞的男人,才把我这个妹子,也是我们大家的妹子说给你,你不要不珍惜。”
    王杉拿着酒杯说了声谢谢,继续喝。
    军儿是旅行社老板,话唠:“你谢什么谢啊,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我跟你说我媳妇家就那在工商局上班的,我那小舅子,要钱有钱单位比你好,可求我好多次做媒了,你别以为张燕长得胖就没有人追啊,还就不少男人喜欢丰满型的,就你那月儿,风一吹就能跑的,这不,还不知道跑哪去了呢,你要记得,你在神农架山上,风大,要找媳妇找抗的住风的。”
    张燕家其实就和王杉家住在一个山坡上,她喜欢这个邻家的大哥哥不是一天了,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在她眼里的王杉,就如山上的冷杉树,俊朗,正直,挺拔。她想做一只会唱歌的百灵鸟,在这棵冷杉上唱歌。可是有这么胖的百灵鸟吗?张燕自己也自嘲呢。
军老板的小舅子,追张燕追的可紧了。追的张燕烦了,干脆在十一忙完了,买了一大堆吃的喝的,借着打听,转了三趟车,最后一次是几乎十几个人挤在一台破吉普车里,到了王杉在深山老林的护林所。山路把张燕绕的七荤八素的,她也不忘记进门就给王杉收屋子做饭。护林所都是男人,没有一个女人,好在还有多的房间床铺,大家赶紧张罗给张燕开了张床。张燕每天给所里的男人们做饭,满山爬的男人们回来有了可口的饭菜,张燕嘴巴又甜,叔叔伯伯们叫的王杉的同事们喜欢及了。
    十一月的大山美得炫目,各种颜色奋力在秋季疯狂的渲染着大山。要回归土地的树叶,好似不愿意与青春告别的女人一般疯狂的展示自己的魅力。紫色就有深紫,浅紫,半黄半紫,更别说大红,橙红,粉红,,半绿半红,半黄半绿,整个山都被颜色沸腾了。接着就是连续几天的大雨。
下雨日子,护林站就可以调整巡山的时间。大半时间都在宿舍呆着。张燕给大家做了一个月的饭。把每个人都收买了。每个人撮合着王杉娶了这能干丫头。
除了贺所长。
    晚上,贺所长和王彬在雨廊下抽烟。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贺所长先开的口。我们这些在基层呆的,山里来来去去的,还真图家里有个人照顾,保护区的所站我呆的多,见的也多。男人女人就是那么点事儿,我也看透了,你和他们不一样,你上过大学,又对专业,在基层顶多就是一两年就会调回机关,有些事别着急,男人要耐得住寂寞。虽说结婚就是男女搭伙过日子,但也得找个看的顺眼你喜欢的。
    以前我们巡山苦,现在巡山还是苦。以前条件差,饭都吃不饱,我上班的时候还要挑水吃,冬天冷,砸冰回去化水喝,冬季封了山不通车,补给粮食运不到,我们到老百姓家讨米吃的日子都过过,那时候我还年轻,好多老同志都是带着老婆孩子来给男人做饭。你小时候你妈就带你在站里呆了好几年,你爸老跟外面吹牛说有一回和你妈出去挑水,你调皮往外跑差点被狼叼走了。要说在现在条件比起那个时候,真是好。但再也没有哪个的媳妇儿操心山上的丈夫没有饭吃来做饭了,到是有的人,有男人有女人,两口子长期分居,在外面鬼混的。我看了张燕是个好丫头,你要是喜欢就珍惜,要是不喜欢就跟人家把话讲清楚。别把人家姑娘害了,过几天你就休假,赶紧把人家送回去,姑娘在外面这住时间长了没事也有事了。
    王杉休假前的那个夜晚,风吹走了所有的云彩,月亮出来了。张燕依然和往常一样收拾完了碗筷,大家说张燕明天要走了,几个叔叔缠着张燕在火炉边打升级。张燕年轻反应快,和王彬搭档把两个小老头满脑门子贴上卫生纸条子。 贺所长过来,说联系的车走的早,叫大家早点散了回去睡觉。
王杉在门口看月亮,月光冷冷的。没有一丝云彩,也没有一颗星星。一轮圆月挂在黑夜的晴空。王杉盯着月亮看,想看月亮爬呀爬,和往常一样爬到冷杉树枝上。
    可今晚的月亮没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