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豺狗复仇记

2015-9-15 11:42| 发布者: hisnj| 查看: 3879| 评论: 0|原作者: 神农架发现者

摘要: 秋季到了,盐肤木的叶子变的火红,火红的了。快要坠下山峰的落日,也含羞的红起了脸膛。云彩,山峰,大地,都红了起来,天地间呈现出一片惨淡的红色,神农架的秋色真不一般啊。 程奶奶在地里挖土豆,带着孙子吴寿挖 ...

   秋季到了,盐肤木的叶子变的火红,火红的了。快要坠下山峰的落日,也含羞的红起了脸膛。云彩,山峰,大地,都红了起来,天地间呈现出一片惨淡的红色,神农架的秋色真不一般啊。

   程奶奶在地里挖土豆,带着孙子吴寿挖土豆。今年的土豆算是丰收了。只是人手不够,挖的太晚了,土豆被地老鼠拖走了一多半。田里老鼠洞纵横交错,隆起了一个个小土堆,土堆下面皆是鼠洞。小吴寿忙碌着扒开这个土堆,又去掘哪个鼠洞。鼠洞里藏满了土豆,还有各种草根,这都是地老鼠处存的过冬粮。吴寿将胖胖的小手伸进鼠洞里,一个个小土豆被掏了出来,程奶奶见到也很高兴。

   虽然是秋季了,小蚊子还是非常利害。把个吴寿的额头叮咬的大个包,小个包的。奇痒难忍的吴寿,忍不住要用带泥的手不停的摸额头,摸鼻子,摸脸上。一会儿鼻子,眼睛,脸上全是泥巴。程奶奶见了,又觉好笑,又是心疼。吴寿父亲是个哑巴,村里人都叫他二傻子,去年死了。吴寿的母亲也是傻子,不会说话,除了会打猪草之外,就是整天冲着村里人傻笑,众人皆呼她为半哑子。程奶奶一直照顾吴寿,干活也要带着他。

   俗话说;拙娘养巧子,二傻子同半哑子却生了一个乖巧的儿子,大家都这么认为的。但是吴寿的爷爷吴铭却不这么认为,他爷爷精通于阴阳五行推算之术。吴寿出生时,他爷爷便为他掐指算了一命。据他说小吴寿的八字是五行相克,五煞相冲,难养之命;是前世欠他的钱,这世来讨债的命。于是吴铭给他孙子取名叫吴寿,吴寿即无寿之意。神农架人喜欢反喻,常把贵的比喻成贱的,贱的比喻贵的,吴寿即喻有寿之意,还是希望吴寿有长寿之意。吴寿已经七八岁了,到也平安无事。只要满十二岁,过童关了,便能养得大了,吴铭常对好友们说道。

   程奶奶挖了好几筐子土豆,等着老头子吴铭回来,好让他背回去。程奶奶挖累了,便坐下来休息一会。这几天她的眼睛不停的跳,莫名其妙的跳。左眼跳了,又跳右眼。心里面有一种漠名的恐惧感,似乎有什么灾难要发生。这几天夜里,自己养的狗,大黄也不停的咬,整夜的狂吠。是不是要死人了,是不是有生魂来捡脚板?程奶奶暗思道。也给她平添了几分恐惧感。

   神农架的秋季已经很冷了,又刮起了秋风。吴寿的脸冻的通红,两砣鼻涕快流到嘴角了,他浑然不觉,偶尔呼噜一声,又吸了上去,吞进肚子了。程奶奶把他紧紧抱在怀里,仔细端详的看着他的脸,用风斗菜叶揩掉他的鼻涕。前面一棵老核桃树,叶子全部落了,光秃秃的。一只乌鸦落在了上面,不紧不慢的叫了两三声,向东南方向飞去。程奶奶顿时毛骨悚然起来,感觉有一种不祥之兆袭来。难道是老头子吴铭出要事了吗?程奶奶暗想道。

   吴铭是个老猎人,这几年走山运,经常上山上捕猎。他上山上搞野生口,从来不跑空路,不打空手,没有失过手。猎人王怀仁说;吴老头会天罡掌决,善掐天罡时,他上山会算日期,会挑日子。他每次上山的时候,都会算算那天犯天隔,那天犯地隔,那天是犯山隔,那天又是犯人隔,还能算出那天是兽死日。猎人们都知道,上山捕猎,若犯隔的话。十次定有九次空,一次不空也大凶。

   据说吴老头除了能掐会算外,会挑日子之外,还会些法术。能把所有的动物拘到自己捕猎的山上,只钻进自己的套索,不钻进其它猎人的套。其它猎人若是得罪了吴老头,或者进山没有跟他打招呼,他便施展隔山法术,隔开所有的动物。无论你看见山上动物如何的多,如何的丰富。凡是吴老头去过,被他施过法术的,真是活见鬼了,看到动物成群的跑,就是甭想捕猎得到,都被他隔开了。

   王怀仁也对其它猎人同事们私下报怨说;吴老头每次捕猎时,都要算日期,掐时辰,施法术移走动物,断了其它猎人的财路。这样捕猎方式,私心太重,杀戮太重,迟早是会遭报应的。生了个二傻子,就是他得到的现世报应。

   程奶奶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却见老头子吴铭背着脚背篓,拿着打杵子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吴铭身材瘦小,鹰钩鼻子,嘴角下稀稀的长着几根鼠须胡,一头乱发,似乎从来没梳理过。脸上灰灰的,没有点血色,一对上板门牙凸出唇外,一双眼睛布满血丝,活像一对牛卵子。手里拿着约五寸长的旱烟袋,猛的叭叽叭叽吸了几口,吐了一口唾沫。

   程奶奶把这几天,狗咬,眼跳,乌鸦啼的时间及飞翔的情形,细说了一遍,要老头子掐指算一下吉凶。吴老便伸开左手掌,右手抚摸着鼠须。他用天罡掌决一边掐算,一边念着口决道; 正九寻牛五月鸡,二八须从子上随。三七都依亥上起,四六还须戌上移。十月十二寅上数,十一当从卯位推。月上起初一顺去,吉凶掌上辨灾厄。

   他又占鸦噪口决道;
   天罡加孟防口舌,加仲宾主两相宜。加季须忧三四曰,灾危纵有自分离。他沉吟片刻,推算了半日,总是吉凶参半,一时也拿不准主义了。便问道;时刻准确吗?程奶奶一会说是未时,一会又说是申时。时刻不准确,算个鸟啊,吴老头愤愤的说道。

   天色渐晚了,程奶奶帮忙把一筐土豆抬到脚背篓上。剩下的土豆就明天背吧,程奶奶说道。嗯了一声,吴老头吃力的站了起来。嗨哟,嗨哟的背着往家里走。程奶奶,吴寿前面回去了。吴寿的妈妈半哑子,正在家里哼哈,哼哈的刮土豆。见到程奶奶及吴寿回家了,只冲着她们一阵傻笑,嘴角边的唾液吊下来老长老长。

   程奶奶把土豆倒进吊锅里,挂在火塘上煮了起来。又在灶上煮了一锅懒豆腐,一家人便开始进晚餐了。突然大黄狗在外面叫了起来,只见王怀仁手里拿了一条红宝花牌香烟走了过来。王怀仁进屋坐下后,给他递了一盅茶。吃饭没有,没吃的话就吃点便饭,程奶奶问道。吃过了,吃过了,王回答道。王怀仁又一脸的谄笑,双手给吴老头递上一支香烟,划了一根火柴点上,然后自己也点上了一根香烟。

   便说道;我是专程来找老哥帮忙的,也只有老哥能帮上这个忙,有本事帮这个忙,对不对。究竟是什么事,要我帮忙?吴老头道。说来惭愧啊,我放的十几只羊,在酒壶坪竟被豺狗吃了。王怀仁还没说完,吴老头便哈哈大笑起来。亏你还是猎人出身,这种小畜生就拦到你了吗?
   不瞒哥哥说;我用了很多捕杀方法,硬是没拿住哪几个小畜生,所以才来请哥哥帮忙。知道哥哥懂法术,又会算日期……。帮这个忙容易,不等王怀仁说完,吴老头便爽快的答应道。十月十四日是兽死日,可以去捕杀哪几个小畜生,只是十四日那天犯红煞,要注意安全。

   晚上,王怀仁便留在吴老头家住宿。天明吃罢早饭后,二人上山上去踩点,寻找豺狗子的活动范围及踪迹。吴老头不愧是猎人,捕猎高手,很快就找到豺狗的活动范围及洞穴。用啥工具,啥办法捕杀这群豺狗?这个我自有办法,吴露出一对板门牙嘿嘿笑道。这个自然是,这个自然是,您老的手段是众所周知的,王怀仁不失时机的恭维道。

   十月十四日清晨,王怀仁,吴铭带着铁猫子(捕兽夹子)上山了。山里树叶黄了,杂草黄了,神农香菊也开了金灿灿的花儿。秋风扫过,树上的橡子像雨点般打下来。一抓一抓的猫儿屎,泛起了蓝光像手指,难怪非洲人叫它死人指,果然叫的形象;沉甸甸的,压的树枝都弯了腰。林子里的野猪在狂奔,大嘴乌鸦在啼叫。小心点,要小心点;今天的日期虽然好,但是犯红煞,主凶事。吴老头边走边嘱咐王怀仁道。

   吴老头在一个悬崖上,选了一条路,一条豺狗必经之路。让王怀仁在路上挖了个小坑,把铁猫子机关打开,安在小坑里。上面覆盖了一层枯树叶,恢复了原来的模样。铁猫子另一端的铁链子拴在大树上。吴老头从怀里取出来两三张黄表纸,用火点燃,口里念念有词。王怀仁只听清了最后一句;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铁猫子安好后,二人迅速撤退。王怀仁略懂医术,顺便采了一些文王一支笔,七叶一支花,扣子七,太阳草,升麻等中草药。凭感觉,明天就应该捕到豺狗,吴老头自信的说道。二人约好了,明天一起上山。

   一宿无话,吃罢早饭,吴老头把柴刀磨的锋快。王怀仁背了一个背篓,带上麻袋,还有绳索。临走的时候,吴寿拉着他爷的手,死活不让吴老头上山。程奶奶左哄右哄,吴寿就是抓住他爷爷不撒手,还哇哇的大哭。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啥玩具哄小孩玩,程奶奶顺手拿了一沓冥币递给了吴寿。吴寿见冥币上花花绿绿的,便不哭了,拿着玩去了。

   王怀仁,吴老头刚到半山腰,就听见了豺狗的惨叫声。这是豺狗子上了铁猫子叫声,吴老头说道。爬到悬崖上,豺狗果然上了铁猫子。一只最大的豺狗,右腿被夹住了,犬牙交错的铁猫子,紧紧咬住了豺狗的右腿。还有几只略小一点豺狗不肯离开,被夹住的是豺狗的首领,王怀仁兴奋的大叫道。

   其它豺狗见有人来了,其它的全部逃走了。被夹住的豺狗果然凶狠,大树的皮被它啃光,铁链子也被它咬的惨白惨白,像是被钢错打磨过一般。吴老头砍了一根红华树,举着木棍对豺狗的脑袋一阵猛打。约敲打了百余下,豺狗躺下了,停止了呼吸。王怀仁把铁猫子取了下来,吴老头把铁猫子仍然安那里。

   王怀仁把豺狗装在麻袋里,扎紧口,从悬崖上扔了下去。从山上下来,两个人轮换的背,很快就到家了。王怀仁解开麻袋,把豺狗放在地上。吃午饭了,来剥皮,吴老头说道。刚好程奶奶的午饭好了,大家进屋里吃饭。屋里放了一张小方桌,上面放了一个小火炉。火炉里的木炭烧的很旺,火锅里是腊肉掺土豆,被煮的热气沸腾。放了一碗懒豆腐,一碗酸泡菜,一碗扎广椒,还有一盘土豆丝。还摆放了四双碗筷,两个酒杯。当然,吴寿他妈,半哑子是没有资格坐桌上吃饭的。

   吴老头与王怀仁互相敬了几杯酒,便找剥豺狗皮的家伙。吴老头拿了一把明晃晃的牛耳尖刀。两个人出来一看,大吃了一惊,只见原来躺在地上的死豺狗,现在站了起来。瞧那豺狗!就像是刚出生的小牛犊,还站立不稳,挣扎着在那里拜四方。它的头虽然被敲打的血肉模糊,面目全非了。但是它站在那里,目露凶光,呲牙咧嘴露出了白森森的獠牙,还是令人不寒栗。小孩吴寿却一点也不害怕,格格的笑着向豺狗走去。

   吴老头见状大骇,赶紧超起一根打玉米的木棍,扑向豺狗。沉闷声中,豺狗再次倒下。为了防止豺狗再次复活,吴老头举起棍子奋力的打。直到自己累的汗流浃背,筋疲力尽的时才罢手。快把吴寿拉屋里去,别让他在外面玩,危险,吴老头对程奶奶说道。程奶奶拉着孙子吴寿进屋了,吴老头,王怀仁开始剥豺狗皮。吴老头先用尖刀,把豺狗的四只腿的皮划开,慢慢的剥下来了。然后从头至尾划开肚子上的皮,最后两个人合力一拉,一张完整的豺狗皮便撕扯了下来。

   皮剥下来后,两个人感觉有点冷,便商量先进屋里烤会火,暖暖身子,再来分肉。程奶奶在地上放了一张塑料纸,王怀仁把剥了皮的豺狗扔在上面了。二人进屋了,程奶奶往火塘里加点柴,又沏了一壶茶,端了过来。两个人边喝茶,边聊豺狗今天复活的故事。我从小打猎至今有三十余年,什么样的生口没有遇到过?什么样的怪事没见过。但是今天这事真奇了,不仅是奇了,而且是闻所未闻的事。打死了,从悬崖上扔下去,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扔下去,它居然活了过来。幸亏还发现的早,幸好吴寿还没有靠近,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噢!现在老了,也不想干这杀生的事情了,以后决定不干了,吴老头怀着忧伤的说道。

   吴老头,王怀仁两个人在屋里聊天的时候,隐约听到了一声小孩的哭声。当时谁也没在意,两个人继续聊着天。只见半哑子从外面急匆匆的跑进来,手里不停的比划着,大黄狗也叫了起来。程奶奶跑过去一看,顿时吓得魂飞九天。只见吴寿倒在血泊中,那只被剥皮的豺狗紧紧咬住了他的脖子。巨大的犬齿,早已穿透了他的气管,人已气绝身亡了,豺狗也断气了。


   早上程奶奶给吴寿玩的冥币,他装在荷包里,此时也散落了一地,被血染的鲜红。吴老头见此情景,顿时晕了过去,王怀仁也吓得呆若木鸡。一阵秋风,卷起了漫天黄叶。盐肤木的叶子依旧那么鲜红了,快坠下去的落日那么鲜红了,神农架的群山是那么的鲜红了,程奶奶的眼睛是那么的鲜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