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游记 查看内容

避暑去!这里就是天堂!

2015-8-25 14:24| 发布者: hisnj| 查看: 1312| 评论: 0

摘要: 在全国各地那么热的,这里确实避暑天堂,安静悠闲,如世外桃源般。总是久闻“神农架”大名,却从未踏入他的领土,去之前,听说神农架很美,但并未料到她能如此触及我的内心。 这次去的时候稍微留了下心,以前从来都 ...

      在全国各地那么热的,这里确实避暑天堂,安静悠闲,如世外桃源般。总是久闻“神农架大名,却从未踏入他的领土,去之前,听说神农架很美,但并未料到她能如此触及我的内心。
      这次去的时候稍微留了下心,以前从来都只是照照照片,但是没有录下视频,挺可惜的,这次就把沿途的风景都摄下来,回来做个纪录片,不光这次,下次,下下次,下下下次都要这么做!将来看的时候,更有成就感!虽然水平不怎么样,但总是在打击中和尝试中慢慢成长。相信我,会越来越好!

 


 

      早上就约好朋友在汉口火车站聚集,在自助柜台领取火车票。火车站是个特别的地方,在这里,每天没遇到很多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故事。有人久别重逢,也有人要离开他们最心爱的人,也有人去追寻自己的梦想,缘来缘去,聚合离散,试问还有什么地方,可以体会到这么丰富的人生经验?
      从武汉到宜昌东1小时44分,在火车上用ipad看《今夜天使降临》,时间很好打发,再次踏上旅途,Happy!!!
      下了站台,穿越人群,就看到很多人在门口举着牌子揽客,看来到这边旅游的人真不少。虽然旁边也有汽车站,有班车去木鱼镇。但是丝毫不影响一群以每天往返宜昌-木鱼为生意的面包车司机,虽然这比坐大巴贵,100元/人。可时间相对要短一些,还不用等。人齐就发车,从宜昌东开小车木鱼镇要4个小时,车上被塞得满满的,整整12人。但是时间短,所以还是挺多人上钩的,比如像我这样的。。。   听我们这趟车的张司机讲, 他做这个生意都赚钱盖了6层楼的房子做酒店,有的顾客一来就是包月住,对于天气炎热的武汉来说这里最适合避暑了。听的我羡慕嫉妒恨,想想还打什么工,自己做老板才是王道······  
       抵达木鱼镇,已是下午三点了。顿感气候宜人,温度一下子降了好几度。看了看汽车温度计,刚刚15℃。 

 


 

     急忙忙的找了家叫陶然宾馆的 。标准间最少180元,周末估计会更贵。在他家住的时候,手机充电器忘记带走,当我游玩几天从神农架回木鱼镇时,酒店店主仍然热心给我保留了,所以我再次强烈赞一个,很靠谱的宾馆,大家有机会可以住一住。 要订的话提前订,不然会很俏,没有房了。 
      放下行囊,午饭没吃的我们早就饥肠饿肚,拎着相机就外出找吃的。 顺便去逛逛街,打探一下土特产的行情;散散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缓解一下疲劳的神经。晚上的气温还是有些凉,睡觉不仅不用开空调,还得盖被子,这满山的植被就是最好的天然空调。
      一清早,就有朋友开大奔来木鱼接我们,四个人,一台车,很舒服。在神农架几百个U形, Z形的山路上以80公里的速度过弯。在刺耳的刹车声,强烈的离心失重感中寻求快感。“我,就是要在这里疯一把“。

 

       从海拔1000多米的木鱼镇到海拔2800多米的神农谷,我们用了近2个小时。一下车就感到特别冷,风很大,温度很低,山的表面被各种野草野花覆盖,在风中摇曳生姿,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初春。神农谷的奇特之处在于山谷之中有很多自然形成的石柱、石笋,从上向下望去,这些石柱、石笋矗立于云雾之中,仿似人间仙境。要不是因为太冷,真不想离开这个地方。
       位于湖北、陕西、四川三省的边界,南濒长江,北望武当山,是大巴山脉和秦岭山脉交结的地方,亦是我国南部亚热带向北部温带过渡的地带。 同样是自然形成的石柱、石笋,与神农谷不同的是,这些石柱、石笋是在山表面的,一块一块、一根一根,就像是从天上掉要下来的,形态各异,在这里借用别人的一首七绝《神农架板壁岩》来形容:“漫山箭竹挂云帆,石柱凌空板壁岩,玉兔惊蛇农虎卧,高寒草甸脱青衫。”板壁岩景区里有一个野人栖息地,据说在这里发现过野人的毛发和粪便。但随着人类活动空间的不断延伸,如今野人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清晨6点多在酒店附近的小点吃了肉丝面,农家菜的味道真是美味。吃的连汤都不剩,荷包蛋也煎得焦焦的。氤氲弥漫,凉爽逼人,要加个外套,否则有点小冷。

 




 

        这里负氧离子含量很高,就像一个天然大氧吧。 
 


 

         车子在向前飞驰,多想停下来,再一次,再一次的停下来,在遥远的山巅,总有那么一束灿烂的小花,永远开放在灵魂的湿地!要回家了,中午在木鱼镇要尝尝当地的冷水鱼。其中一种叫丁桂鱼的,味道很鲜美,红烧火锅都行,刺很软,可以吃的,不怕被卡,而且鱼皮相当厚,像猪肉皮。价格这鱼80元一斤。
 

         在几天后,回到省城。站在高楼的窗前,在闪烁的霓虹灯影中回望来处,记忆如同穿行在一个时光隧道里面,在现实与梦境中频繁切换。时而清晰,时而迷幻。时常我会感觉,我的精神生命早已游离在有形的躯体,伴随着舞动的灵魂,留在了神农架茫茫林海的最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