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杨荣,老屋和她的神农架蓝莓

2015-7-5 18:43| 发布者: hisnj| 查看: 1640| 评论: 0|原作者: 神农架韦群

摘要: 之前在微信里写的文章在世界的尽头与我的太太相遇,用了一张神农架木鱼镇青天袍村老屋的图,拍摄者是神农架自然保护区罗永斌。好友黄运国看了以后回复我,这是他的老屋,卖给了他的表姐杨荣。并转载了那篇文章。 土 ...

之前在微信里写的文章<在世界的尽头与我的太太相遇>,用了一张神农架木鱼镇青天袍村老屋的图,拍摄者是神农架自然保护区罗永斌。好友黄运国看了以后回复我,这是他的老屋,卖给了他的表姐杨荣。并转载了那篇文章。

土墙老屋寂寞占领一片大山,是神农架人的一种生存标志,传承的不但是属于这片大山共存的生活方式,更有属于我们自己的文化和谁也无法理解的精神世界。图片上的老屋虽然就在木鱼镇至神农顶景区必经之路边上,骄傲又孤独的屹立,与路边稀稀拉拉繁华的砖瓦农家乐截然不同,但我从来没有去过,一是不通路,二是我觉得这里定然是住着一对七老八十的老两口,可能还又聋又哑没法沟通,就这样,我一直与这间老屋,和她的主人杨蓉,还有主人的传奇故事插肩而过无数次。

在神农架,我一直关注关于"神农架"的一切,开始在网上看到有人打神农架土鸡的品牌营销,打开一看,发货地址都是宜昌,神农架蜂蜜,发货地址都是十堰,神农架矿泉水,早就被房县人注册了去,神农架三个字响当当的名气,却一直被别人滥用,在品牌意识淡泊的今天,我们也无能为力。

去年网上热热闹闹的说神农架蓝莓,打开一看,是在襄阳市保康县,因与神农架接壤,别人也敢说是神农架蓝莓,没有过几天,我就在神农架的旅游超市,看到了神农架蓝莓果酱出售了。心中腾起无能为力的气愤。

一直到非常艰难的做出了决定离开神旅集团,我穿越千山万水去寻找我职业生涯里最高端的那个梦,再回神农架,大家已经客客气气的把我当远客在待。扬州在神农架坚持养蜂的刘春杨老师请我到杨荣家吃饭,并品尝她家的蓝莓。杨老师学习朴门农法,并坚持到神农架来实施他的田园梦想,令我们钦佩。

杨荣的家就是图片上的老屋,并不通公路,车在路边停下后还要走大约十分行的山路,近日老下雨,山路格外滑,一到山间开阔的屋场,我有种回到了我童年外婆家的感觉,老屋,茶园,菜园和森林。在舞动的云雾中安静祥和,房屋边上种的四季豆开着鲜红的小花,问这种四季豆的名字,杨荣笑着说:"那是看花豆"。

(杨荣的蓝莓园,蓝莓成熟后防鸟用透气的袋子套着)

杨荣看起来也才四十岁上下,和她的妈妈守着这个老屋和这片森林。两人脸上都散发出山里人才有的朴实平和的光芒。但说起神农架可以种植蓝莓,我还是持怀疑态度,一直到我亲手从杨荣的蓝莓园里摘下蓝莓。九百多株蓝莓散落在茶园里,成熟蓝莓蓝的如宝石,蓝莓苗种植去年的时候是五年苗,去年杨容把花都剪了专心长苗,今年有一百多株蓝莓结果。但巨大的人力物力投入,估计成熟一批也摘不到十斤蓝莓,而且蓝莓也是杨荣和另外的公司合作的,别人提供种苗,杨荣提供土地和管理,收获后利润杨容可以分到百分之几十的样子。

(杨荣的蓝莓没有农药化肥,因为她那有许多鸟)

摘完了蓝莓很快就吃饭了,我们的话题到没有说蓝莓,我心中一直担忧这片蓝莓虽好但无法给杨荣回报。反而是把话题扯到了文学,杨容说她看到好文章会一边读一边哭,我说起陈应松老师的《背铁斩上山》,关于这本书陈老师的演讲整理稿,我都是一边流泪一边看完的。杨荣说起了自己从阴浴河(神农架保护区核心地区,因成立神农架自然保护区核心保护区内居民全部搬迁)搬家时候,和小说里的主人一样,把每一样家当都步行背出了大山,又找一座大山,放下如家人的家当,在垒起房屋,架起火笼屋,升起炊烟,继续生活。

杨荣的腿不太好,走路都略微有点跛,也扛起背篓,把老家的家当,背到了这里。我们还谈到了希腊神话,谈人生,谈哲学。我们谈到了生态保护。

我们谈了梦想和未来,我问杨荣,你的梦想是什么?杨荣说,我的梦想是我这片土地不被政府征收,我把这里变的更美。

我不敢说我的梦想,人生仿佛一棵树,生出了无数枝丫,这个枝丫挂满了房子和车,那个枝丫上挂着带好孩子,还有无数个枝丫挂着努力努力再努力。没有人会责备我梦想太多,多到自己也找不到梦想在哪里了,但还有无数枝繁叶茂的枝丫,那是我的好朋友们,她们也在努力,我们仿佛神农架的原始森林,树与树挨着,枝与枝交叉,我们不是单独的个体存在,我们互相在一起,成了最美的风景。

所以,神农架的风景不一般。

还有,杨荣家的蓝莓真好吃。昨天微信圈里就有朋友咨询蓝莓采摘的事情,我个人建议,你要爱护杨荣的蓝莓园,蓝莓吃饱不大可能,尝鲜不错,她家可以做农家饭,可以商量定一桌农家菜,再摘点蓝莓,来个打包消费,也算是帮助她完成她的梦想。她在说建她的农庄的时候,反复用到了"愚公移山"这个词,她自己手脚不便,家里只有年迈的母亲,两个女人做大事,也只能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了。

更希望神农架有更多的力量关注做实在事的人,能够有资金项目扶持的,能否真的落到项目上,不在以一个宏伟报告为根据,有些人,永远只做事,不会写报告。但她们更需要政府的支持和关爱!

离别的时候特别伤感,没有回头看杨荣,但依然感觉的到她一直站在路口目送我们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