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神农架夏至未至

2015-6-4 15:53| 发布者: hisnj| 查看: 1078| 评论: 0

摘要:   交叠而过的翅膀,它们拍响了诗歌的节奏,沧海的日光,岁月像是被地平线压进黑暗。  我路过很多地方的夏天,北京,上海,广州?从四月下旬通常大多数地方开始进入夏季,大城市的夏日就像叼着烟嘴,舞着折扇的包 ...

  交叠而过的翅膀,它们拍响了诗歌的节奏,沧海的日光,岁月像是被地平线压进黑暗。

  我路过很多地方的夏天,北京,上海,广州?从四月下旬通常大多数地方开始进入夏季,大城市的夏日就像叼着烟嘴,舞着折扇的包租婆。太阳一升起男女老少们就‘噌’地钻进公交、地铁站,每个人都开始各自快节奏的一天。

  这次来和我迎面相遇的夏天却是有着暖阳一般地微笑,穿着白衬衫的少年——他是神农架。我是好喜欢这里的夏天,它有足够的光线,白云一朵朵的显得特别扎实和饱满,飞机呼啸而过,还会留下长长的尾巴,不像秋天灰蒙蒙的连成一片。有翠绿连绵的高山,清澈潺潺的溪水。晴空万里时微风拂面,片片云儿好像就要跳起舞来。即便阴雨连绵,山间弥漫的云雾会让人想起那句‘山里面有没有住着神仙’。盘山公路边,总能看见老伯伯赶着他的羊群,在悠闲地觅食。这里的夏天来了,却又清爽地让你还未曾感觉到它的存在。

  大山里的高马尾和连衣裙虽然姗姗来迟,但夏至时节却是如期而至,那似乎是时间的沙漏里最大的节日,永远感受不到忧伤的日子,永远充满期待的日子,永远没有遗忘的日子,我们的青春如同眼前这绵延百里山脉,谁都相信我们能够感动世界,若是还有人不相信,但我信。

  夏至是什么,夏至像是曾经的年月,所谓曾经的年月就是再也回不去的日子,像是欲言又止的仓皇,谁也没来得及记得谁,只是在许多年后恍惚的想起许多年前有人默默的离开,你曾经突然的毕业,突然进入社会这个大熔炉里历练,有那么多的话来不及告诉他们,就匆匆地说了声‘再见’,有那么多想做的事都没来得及实现。你在一个烈日当头的日子里站在树荫下和好友合照,也许你本想笑一下可是却被阳光照地睁不开眼。又或是在一个阴雨连绵的日子独自坐在窗前伤感,你却不知道下一站即将去往一片风景如画的山林。

  夏天从头顶上像雷声一样滚过去,你可能没有注意到满山郁郁葱葱的树叶也有些泛黄了,飘了几场雨,山顶的机场上晚风刮的呼呼作响,雨水汇聚成流,沿着蜿蜒的公路和岩壁哗啦啦地朝两旁奔流而下,树叶湿漉漉的粘在地上,铺满两侧。而几次大雨后,这里本就凉爽的夏天更加没了热度。白昼变短,黑夜变长,路边有许多小贩支起炭火炉子,烤出热乎乎的玉米棒,柿子黄了,板栗在锅里炒的香气四溢,只有本地才能见到的小小猕猴桃也新鲜上市了,这时候早晚的凉意会让年长的人们有些不习惯,哆嗦的进屋又添了一件外衣。

  于是,夏天似乎还没来却就要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