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游记 查看内容

九湖忽悠

2015-5-22 20:58| 发布者: hisnj| 查看: 1594| 评论: 0

摘要: 小面包沿公路向西疾驰约摸五十公里,一道巨大的标牌昭示到达大九湖,偌大的停车场一辆车也没有。 进了大门还得跑,公路沿着碧绿的水库蜿蜒而进,一溜漂亮的屋宇叫人眼前一亮,问司机此乃何处?答曰:“大九湖乡”, ...

    小面包沿公路向西疾驰约摸五十公里,一道巨大的标牌昭示到达大九湖,偌大的停车场一辆车也没有。 进了大门还得跑,公路沿着碧绿的水库蜿蜒而进,一溜漂亮的屋宇叫人眼前一亮,问司机此乃何处?答曰:“大九湖乡”,赫然一座地砌招牌:《大九湖湿地管理局》,新铺的柏油路上标志线雪白,显然是刚刚刷上去的。前行不远,平坦的柏油路变成石头子的毛路,路边野花一派或黄或白,白的是齐腰深的荠菜黄的却不认得。间或还有片片玉米、向日葵,远处的农户当然不会有那么漂亮的房舍,相信在这地广人稀之处又栽种向日葵之类的经济作物,估计不会贫穷。           

    汽车停在石头子儿的停车坪,空旷的大九湖没有厕所没有凉棚,除了两个木头钉的垃圾桶啥也没有。水泡子旁边有个木牌介绍了面前的“黑水河”,原来这黑水里悬浮着泥炭所含的“人体养颜美容功效和珍禽异兽生存保障”的微量元素却连洗洗手的地方都没有。 “这就是大九湖?”我问司机。 司机笑着点点头:“对呀!你们吃了再去看还是看了回来吃都可以。”估计这内涵不可能更多了。既然来了自然要穷究其乐,火辣辣的太阳一点不温柔,沿木头走廊向前走我掏出相机想把这里拍得尽可能漂亮,同行的一位大姐用遮阳伞挡住镜头:“有啥好拍呀?” 我说:“花了钱买这么贵的门票,不拍几张照片岂不更亏?” “厕所也被你拍得漂亮得不得了,又不知道要骗多少人?”诸君看看本文所载照片,自诩还算漂亮。 然而这大九湖实在被宣扬得云里雾里。一曰:“亚高山草原”且声称“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二曰:“浅水湖泊”即所谓“亚高山浅水湖泊景观”。三曰:有四十七个落水孔,“系大自然为九湖设置的泄洪渠和安全阀”。四曰:有神树“枯木逢春”二百年前枯死的大树在百余年前复活。五曰:武则天的侄儿武三思的小妾白玉花相传为狐狸所变,被武三思错杀后埋葬于此谓之“娘娘坟”。六曰:“天然野生动物园”,即可与许多珍禽野兽“和谐相处”。七曰:“神奇大自然”,一年四季均有鬼斧神工的风景如画。转一整圈最多花两个小时就足够了。 真佩服神农架的管理者们敢于杜撰,可惜我眼拙,见到了牛蹄印却未见牛羊,但绝不是因为没有“风吹”而不能“草低”,遮掩了而不能“见牛羊”,连家养的牲畜或常见的麻雀都难得见到,野兽珍禽就更无得见机缘了。那小说里的薛仁贵、薛丁山、樊梨花、薛刚等人在历史上是否真有其人还不得而知,这所谓的“薛刚屯兵灭武兴唐遗迹”有多大可信性?展现在我们眼前的就只是乌黑的水泡、稀疏的花地、木头的栈道、失望的游人。

    大九湖也许具备湿地的一切特征但实在太袖珍,在大山深处有这么一块独特的地方的确难得,但作为旅游资源它是在太牵犟、太不能满足游客的期望,偏偏还开出那么个天价。更奇怪的是那个管理局,管啥呢?偏偏有那么阔气的办公场所相信拥有一大群“管理人员”,他们“管理”的大九湖收费如此之多却仅仅一条木头栈道其他啥也没有,难道就是对大自然奇迹的特殊保护? 汽车和游人都躲在树荫下,吃完带去的饮食便经由神农顶返回木鱼镇,一个个不约而同地想起了赵本山的《卖拐》,只是那花钱受忽悠的不是范伟而是我们和众多慕名而来的旅游者。

    我和老伴商量决定:“今后就只是避暑,神农架其他任何景点我们再也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