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游记 查看内容

夜游神农架,探知野人秘密

2015-5-21 13:13| 发布者: hisnj| 查看: 1005| 评论: 0

摘要:   如果不去神农架。该有多好!让她永远披着神秘的面纱。 才醒悟:没有什么比让大自然以自己的方式存在以自己的方式保管自己的尊严更能让世界美妙!去了一趟神龙架。神龙架。就成了一个遥远而神秘的梦。而现在乘坐 ...

  如果不去神农架。该有多好!让她永远披着神秘的面纱。 
    才醒悟:没有什么比让大自然以自己的方式存在以自己的方式保管自己的尊严更能让世界美妙!去了一趟神龙架。 
神龙架。就成了一个遥远而神秘的梦。而现在乘坐的汽车正向这神往已久的梦境飞驶!下午一点,中学地理课上。从宜昌出发,楼  林渐渐隐退,山岭越来越高峻,一步一步钻入大山的腹地。近了近了香溪河越来越浅,当她浅成一条小溪的地方,该会是红毛野人和生金丝猴的家园?

神农架图片


    香溪河的舞姿越来越婆娑。香溪河的欢唱越来越活跃。

  神农架有一段正在修路。直到三点多钟,路况可能不太好。导游说过好几遍了神农架地图并没在意。汽车被路上横着的牌子挡住去路。牌子上写着“前面修路,禁止通行”司机又来解释:从早上九点到下午五点,这段时间是禁止通行的只得在这山沟沟里一个小小的饭店布置下来,吃过饭。等到五点钟,大家唯恐落后地上了车。车排在队伍最前面,可以一路疏通到目的地了谁知没走几步就让让停停,迎面来的有道路施工车,还有旅游车。由于修路,很多地方成了长长的单行线,山路盘旋曲折,前面和后面的司机都难以得到信号,走着走着,一下子就阻滞了司机下车,和前后的司机们协商。车便在曲曲拐拐的山路上往后倒,再往后倒,有时几百米远,车轮擦着可能会塌方的标有红色标志的警戒线而过,让人倒嘘凉气。

  急躁、埋怨是没有用的还是看山吧。这儿的山个个威猛高大。神农架野人紧挨着我紧挨着你容不得更多的东西。给人的空间是那么吝啬,生得虎背熊腰;之间要么剑拔弩张;要么太过亲厚。只在河弯小小的窄地和山腰稍平一点的地方剔出一点点来让人去发展。不像我家乡的山,虽小,其貌不扬,却是很有度量,脾气要温和得多,任由人们脚下大片大片地开垦。老家,湖南中部的一个小山村,听祖父说是明清时从外迁来的当时仅有二户人家,经常受到老虎、豹子们惊扰,现在发展到二三百户了而这儿,去神龙架的路上,除了修路工人,看不到其它人,偶有稀疏的几个房屋似乎被遗落在山腰河谷。车不论停在哪里,绝没有小贩来围车叫卖。

  山之外还是山。月亮来垂顾。还是走走停停,一直看到太阳落山。幸而司机耐性好。有些地方司机要下车搬掉路上扎眼的石头才把车开过去。有一处,司机干脆叫我下车,步行几十米再上车。下了车,只听见轰轰的巨响,原以为是山泉,却是公路上面树林里的机器在发出劳动的高歌。几个工人在忙碌。

  快了快了只要几十分钟了导游不时地发布信息。正在期盼。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不料。一辆巨型吊车,横在路上争分夺秒地施工。任谁都只能顺着它脾气。下了车,幸亏有月可赏,不过心思又被吊车拽着,哪有闲情?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车终于能够给挪着笨重身子的吊车让开一条路。正计划着到木鱼镇的旅馆里美美地洗个澡。打打电话,看看电视。睡个好觉,车子又停了停在寂寂无人烟的地方。前面的车,连个灯都没开!这深山老林里只有月的光,只有月光下冷沉沉的车,会出什么事呢?

  车祸?不像。

  木鱼镇?更不像。

  司机一个人默默地下了车。与林中的百兽共眠了吧!走向暗夜深山中的路。如果司机扔下我这一车人可要与山林为伴。

  导游下去接应司机。传回了话:下车走吧,过了好一会儿。走二十多分钟就到木鱼镇了要不就在车上跟司机一块儿等。前面正在修路,路上的石头起码要三四个小时才干清理完。不愿走路的就跟司机在车上等吧。前面的车有的从上午十点开始等了司机在车上啃干面包等了一天了

  晚上十一点半。有幸得到这难得的礼遇!要我走!走路进神龙架!这就是神龙架给我礼遇么!二十一世纪的第六个年头。

  已经容不下对远方客人的等待了吗?哪怕就几天!神秘的梦中国度。

  将信将疑地往前走。一大堆乱石横卧路中。修路工人忙过来帮我从石头上爬将过去。原来这里白昼爆破山石,很快来到一处灯火通明的地方。拓宽路面,整整一天还没有清理好。

  深山中夜行。实在难得的人生经历。手牵稚子,且有月为伴。朝朦胧月光下的山之深处走去。月是清朗的山是深幽的孩子紧紧抓住我手,心里有些隐忧。谁知那暗暗的林子里,藏着些什么眼睛呢?修路工人可以晚上作业,按说不会有什么猛兽,但万一一只山猫、一只野兔、甚至传说中的红毛野人出现,人多,大概不会有伤害之虞,但要是惊吓了稚子,怎么办?当有带篷的摩托车开过来时,便和导游打了招呼,疾驰到旅馆。同伴们回来后,并没有听说山鸡野兔之类的见闻。

  第二天早上。车上游客满面倦容。有人说:昨天我还算幸运,见到一辆旅游车开进来。看他不知在哪里堵了一夜。

  司机是凌晨三点多钟把车开回来的

  就这样被抛在神农架

  神农架神农架没什么特色,玩了一天。其实就风景来说。不会让人发生神农归来不看山的感觉。底牌应该是原始”但公路、汽车、人群早已把这些原始惊扰了这里的原始正在一点点消退。去了生金丝猴曾经栖居的山涧,哪里还有它影子?当人类打扰了家后,群居的金丝猴去了哪里呢?莽莽苍苍的丛林里,寂寞吗?神龙架为了满足人们欲望,囚了几只被救起的金丝猴供人赏看。既已救起,又在大森林里,为何不放归自然呢?

  恩赐于它就有权囚禁它有权赏玩它吗?囚禁为你恩赐发明了条件?还是要用你囚禁来为恩赐发明条件呢?

  千里迢迢而来。像我这样与大自然打交道少之又少的人,生金丝猴对我来说依然是遥不可及的只能在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作一些遐想。实际上。不能在大自然中风餐露宿、栉风沐雨,凭你千里而来,凭你一天走马观花,大自然就要列队恭迎,受你检阅么?

  见到来无踪去无影的生金丝猴已是痴心妄想。导游在最后关头才道出天机。原来是某某年某某月某某日某某人在某某处发现过野人的脚印、粪便,至于红毛野人。带你某某处一游之后,让你去观赏野人博物馆,罗列一些见过野人的人和事。

  底还有没有野人。又遁迹到哪一方山野?如果有。

  野人生活过的地方。吸引四方来客,修建野人博物馆。对野人来说,这算是一种功德吗?

  野人是肯定有的确信。妈妈、姨、姑姑、奶奶等常常讲。因为我听着红毛野人的故事长大的小时候。

  神农架野人之谜一户人家。只剩两姐妹在家。一天晚上,父母出外。红毛野人来敲门,自称是外婆(大概晚上光线暗,看不清楚)妹妹热情地把“外婆”请进屋,搬来凳子。

  拿个桶子给我吧。这个凳子不好坐。

  大妹子生了疑惑。桶子里有响声,又听到外婆”坐下后。那是红毛野人的尾巴在桶子里摆动。

  去。哪个洗得干净,干干净净洗个澡。哪个就和外婆睡。

  大妹子却跑到猪圈里滚了一身的猪屎。细妹子去洗澡。

  大妹子就睡在同一间房的另一张床上。大妹子怎睡得着?朦胧中只见“外婆”拿了一把绳子一样的东西挂在床当上。于是细妹子和“外婆”睡下。

上一篇:千古谜地---神农架下一篇:九湖忽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