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神农架与阿里山

2015-1-1 15:42| 发布者: hisnj| 查看: 684| 评论: 0|原作者: 古清生

摘要:   从小听着阿里山日月潭这首歌长大,隔着大海的台湾名山阿里山,在心里的印象远比神农架深得多。歌唱的渗透力,贯穿着人的记忆,伴随成长,直至老去。因而想到,童年时一定要听好歌,经典名典。可是,儿童不会选择 ...

  从小听着阿里山日月潭这首歌长大,隔着大海的台湾名山阿里山,在心里的印象远比神农架深得多。歌唱的渗透力,贯穿着人的记忆,伴随成长,直至老去。因而想到,童年时一定要听好歌,经典名典。可是,儿童不会选择,听到什么歌,受到成长环境的限定,监护人与教师的选择便极重要了。神农架依然是中国重要的山,在秦巴山脉的东沿,生长和活动着地球同纬度最多的植物种类与动物。它也是秦岭南麓常绿阔叶林地带,在白雪皑皑的冬季翠绿的植物布满阴坡的山梁。我不知道如何拿神农架去对应阿里山,宏阔而苍莽的神农架山群,在亚热带的华中或中国东部,神农顶的海拔高度真可是一览众山小了。
        去年回北京,从鼎泰丰白总那里拿了一点阿里山高丽菜的种子,秋季请茶工铺腐殖土的时候,让他们顺手种了。或者是心里特别珍惜这些种子,我让他们给我留下几十粒。果然,农民给我种的高丽菜只发芽存活一棵。留下的种子,等到春天种在花盆里育苗,长出四片叶再行移栽,种到三片地方。
        海拔1300米高的官门山的菜园,种了两小块地,茶园里种了一小块地,高丽菜在春天里,温柔的阳光拂着它小小的叶片。不久,就来了黄曲条跳甲,它在叶子上咬出一些小孔。照例,给撒了一些草木灰上面。我的柴炉,总有些草木灰。撒了草木灰,二天没见跳甲,三天又来了。接着,撒了一些生石灰,生石灰驱虫的效果好,我不希望灭虫,驱了虫就好。然而,石灰不能多撒,那样土壤碱化过快。等到又发现跳甲的时候,茶园开园了,炒茶时有茶粉,我将茶粉撒下去,生态有机的茶粉,撒了下去跳甲都跑了,它们对碱性物质不喜欢。茶粉在土地上渐渐转红,铁锈红。
        高丽菜渐渐长出大叶片,合掌状向上,这时候没有跳甲了。有一天,发现来了菜青虫,原因是菜园种的油菜开花,引来很多菜粉蝶,是它们繁衍的吧。有一天,捕捉了一个下午,又看到来了游蛛。游蛛猎食虫子,此后再没虫了。高丽菜,很质朴地生长着,它们从阿里山来到神农架。
        高丽菜经历了神农架与阿里山完全不同的气候,八月份去北京,那时候神农架大旱,它的生长感觉受到一些影响,有些菜包不够大。摘下最早成熟的一棵清炒了,果然与本土的包菜差异甚大,同是十字花科,芸苔属的甘蓝,高丽菜的叶片薄、白、脆,清炒了吃,脆、嫩、鲜、甜。这时候吃青辣椒炒农家土猪肉,顿觉有些俗气在其中。
        秋天了,早结包的高丽菜开始炸裂,这是我所料不及的事情,赶紧将高丽菜摘回来吃。照例清炒,发现比夏天时吃的要甜和脆,也嫩。是否秋天的空气湿度降了呢?高丽菜的外包叶渐渐转红,淡然的胭红,这远隔海洋名山的植物,我就在清凉的细雨纷纷的神农架之夜品尝它。
        人生总是有一些想象,仿佛在神农架生长的阿里山高丽菜里面,也有阿里山的阳光,它们世代在阿里山生长,被海风吹拂,却在大陆的神农架高山腹地也成长了。相比较神农架的阳光,紫外线强大,高山的女人,脸上都有一团高山红。男人,脸部黑釉,植物在此承接的光照,也都不一样了。茶芽到了夏天萌发,也呈紫芽。心里觉得,明年再种高丽菜,一定会比今年的好。因为可以选择在种高丽菜边的地上,适当种一点玉米为它们遮光。在春天里,给它们安上防虫网,这样的防范,对于阿里山高丽菜来说,可称是够得上关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