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野人网首发】神农架驴头狼之谜

2014-12-31 13:52| 发布者: hisnj| 查看: 1621| 评论: 0|原作者: 神農耕者

摘要: 神农架有许多神话传说,和未解的自然之谜。 我自幼受到传统文化的熏陶,不是亲身经历,亲眼所见,自然不会相信,怪力乱神之事。 我一向认为,神农氏尝百草,架木为桥,在神农架,一日遇七十余次毒,为后人牵强附会 ...
     神农架有许多神话传说,和未解的自然之谜。
     我自幼受到传统文化的熏陶,不是亲身经历,亲眼所见,自然不会相信,怪力乱神之事。

     我一向认为,神农氏尝百草,架木为桥,在神农架,一日遇七十余次毒,为后人牵强附会之说;至于神农架传说有野人,驴头狼,扒狗子等动物,则认为是无稽之谈。

     2014年,12月18日。这天阳光灿烂,惠风和畅,自然大学发起人,冯永锋老师,及同事来我家里。

     这天正赶上我家中杀年猪,有周围的邻居,以及向永青,我干爹谭之虎等人帮忙。

     中午。午饭时,大家围着火炉而坐。锅里煮着土猪肉排骨,喝的自家酿的苞谷酒。席间!大家尽情谈笑,毫无拘束,气氛十分活跃。

     酒酣耳热之际,冯老师与乡亲们的的话题,渐渐聊到神农架的,乡土文化,与当地的奇闻异事故事方面了。

     说到本土文化,讲到当地故事时。乡亲们无不眉飞色舞,脸上露出得意之色。

     他们对这片土地的热情,有讲不完的故事,道不尽的神奇。
     乡亲们讲起家乡的故事来,果然是如数家珍,滔滔不绝。
     向永青是我的邻居,以前是个猎人。
     现在参加了我们反盗猎团队。
     他经常参与上山,解套,清理兽夹子,电网等捕猎工具,成了一名保护野生动物的志愿者。

     他在野外,有丰富生存经验;对大自然有很强适应能力。他同冯老师聊起天来,更是谈笑风生,滔滔不绝。

     他聊起了以前神农架村民上山,如何防范被野人抓住的故事。

     传说野人见到村民上山,立即抓住人的双臂。
     兴奋的对视着人的脸,相视而狂笑。最后,野人笑的全身颤抖,只到失去了知觉,晕死过去。

     但是野人的那双手,还是死死攒住人的双臂,就像钢铁铸成,莫想挣脱分毫。

     大约一盏茶的时刻,野人就会苏醒。
     待其醒复之后,便会将人吃掉,或者被其虏走。
村民上山,为了防止被野人抓住,臂膀上都带着竹筒上山。

     若被野人抓住,待其笑晕之时,双臂便轻轻的,从竹筒中抽出来了。人就很轻易的逃脱了。侍野人苏醒时,手里只攒得两个竹筒,空空的。

     接着!向永青又聊了一件既离奇,又令他终身难忘的一次遭遇。

     时间大约是1975年,当时他只有十二岁,他回忆说道。

     那时,他还住在老家。在木鱼镇,青天村一组。
     刚修建的209国道,还是毛路,
     从他家旁边,蜿蜒盘旋而过。

     亿万年保存完整的神农架,
     有着茂密的原始森林,其中蕴藏着,各种珍稀动植物,
     还有不朽的神话传说。

     放学后的向永青及小伙伴们, 无非干些数星星,观月亮的勾当。偶尔也去草丛中,寻找萤火虫。

     他清晰记得,在七月中旬的一个晚上。刚刚入睡,朦胧中听到猪的惨叫声。旋即!被妈妈叫起,只见她十万火急!又气急败坏的说;家里养的猪,被偷走了,快快起床!赶紧去追。叫喊声惊动四邻,大家皆来相助。朝着猪的惨叫声方向追去!

     未行百步,月光下,发现有点点滴滴的小斑点。
     有人用手摸摸,湿的,闻闻,还有腥味。

     大家说是血迹,有人用烛光一照,果然是血迹。这时猪的惨叫声停止了。月色如练,四周寂静,只有一点微风。

     大家停止脚步,异口同声的说,“这猪是被野生动物叼走了,端的不是人为的了。

     有人提醒道;这只猪足有七八十斤重。太沉,野兽叼着走不快,必然还追赶得上。

     于是大家寻着血迹,奋力向前,追了一程。

     月光下,豁然见一怪物。身体长大,头扭向脊背,两耳竖立。

     背上驮着猪,口中还有咀嚼声,慢慢悠悠,气定神闲,毫无惊惧之态。

     举着火把,将这个怪物团团围住,正在商量如何它拿它之时。

     那怪物,突然放下背上的猪。昂首长鸣数声!震动山谷,空谷盈声。

     其声!似驴非驴,似狼非狼。
     咆哮声!胜如猛虎归山,发威处!犹如烈龙离渊。

     只吓的众人,腿软筋麻,目瞪口呆。
     转眼间,那怪物便逃的无影无踪了。

     大家回过神来,举着火把细看,只见到半截猪。
     头和脖子,都不见了。
     有人惊呼;这是“驴头狼”叼走的猪。

     传说“‘驴头狼”是一种很凶残的动物,不仅是叼家畜,有时还攻击人类。

     向永青说,自从那次见过驴头狼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冯老师对我说;应该把驴头狼的故事写下来。

     多做一些访谈,看还找不找的到见过驴头狼的目击证人。要多搜集整理,有关驴头狼的故事,要详细记录下来。

     他还说;“乡土文明逐渐在消失,一些珍稀物种在消失,大自然在变化,社会在变迁。

     如果一些事物,当时没有详细的记录,没有人去整理研究。

     下一代人,就无法知晓,文明得不到传承,一切美好故事也不能延续。希望我多挖整理这方面的故事。

     访谈,写作,都不是我的强项,因为我从来就没有过写作的经历。

     要写动物就更难了,而且是我没有见过的动物!而且还是传说中的动物!而且还是我根本就不相信世界上有的这种动物。

     怀着不负冯老师的期望,怀着一颗对大自然的敬畏之心。

     我只好硬着头皮,免为其难的去搜集,整理有关驴头狼的故事。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访谈过程中,还真找到了几位见过驴头狼的目击者。访谈中找到的所有目击者证人,平均年龄,都在五十岁以上。这几人除了向永青,谭之虎祖籍是秭归人之外,黄昌吉,王尚学皆是神农架本地人。黄昌吉,王尚学都居住在青天村,龙降坪。龙降坪是一个很古老的村落;据说中宗李显,谪迁房州时,在此小驻,因而得名。康熙年间,有豫章郡黄姓人家迁此居住。其子孙历经数百年,皆为当地富户。只到民国末年,黄家始败,黄昌吉乃其后人。

     在访谈中!向目击者了解驴头的经历,不外乎这么几个问题?
     世界上真的有驴头狼吗?它有多大,是什么颜色。它很凶猛吗?能确定它不是狼吗?会不会看花了眼呢。

     目击者!黄昌吉是这么回忆描述的;
     这里百草丰茂,水源充足,农户都喜欢养山羊。清晨!他去放羊。把羊赶到一片草地里,这地方叫梨树坪。

     羊羊们,悠哉游哉的啃着嫩草。黄昌吉躺在草丛中,双手枕着脑袋,翘着二郎腿。望着蓝天,白云,不时还哼几句山歌。

     一阵风生,突然跳出一只怪物。那怪物长的真奇特,怎见得!头似驴,身似狼,尾似牛,足似犬。不是子牙四不像,却胜姜尚胯下驹。民间皆呼驴头狼,利爪一伸鬼神愁。能使殷受惊破胆,可叫武二呆若泥。纵有人间伏虎士!若遇此物步难行。

     那驴头狼全身灰色,咬住一只最大的山羊,一扭头把羊抛背上,驮着狂奔而去, 转眼不见踪迹了。

     现在回想起!心中还有余悸。所幸那次见过之后,就再也没见到过了,黄昌吉回忆时说道。

     1962年,王尚学在牛场的放羊。(现在的滑雪场)羊也被驴头狼叼走了。讲述经历,与黄昌吉相同。

     在1981年,冬天。谭之虎在大龙潭见过驴头狼。当时他在打猎,见到驴头狼之后,他未敢开枪。因为驴头的长相,太凶狠,恐怖了。

     此后!神农架再也没有人见过驴头狼了,驴头狼的踪迹成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