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黎国华神农架追寻野人36年 出书披露野人生

2014-12-30 13:32| 发布者: hisnj| 查看: 735| 评论: 0

摘要: 神农架是否存在野人,至今仍是一个谜。为了解开这个谜,神农架自然保护区科研所退休职工黎国华,从1976年开始,冒着生命危险在深山老林追踪野人。他常年住在神农架的深山洞穴,考察过数百座洞穴石窟,走访了90多个有 ...

神农架是否存在野人,至今仍是一个谜。为了解开这个谜,神农架自然保护区科研所退休职工黎国华,从1976年开始,冒着生命危险在深山老林追踪野人。他常年住在神农架的深山洞穴,考察过数百座洞穴石窟,走访了90多个有野人信息的自然村,记录下近百万字的科学探险笔记。饿了就吃野菜、野果子,冷了就披张兽皮,这种“野人”般的生活,他一过就是36年。

如今,黎国华将自己这段经历汇成新书《1976—2012我的野人生涯》,下月初他将在北京举办签售会。近日他接受本报记者专访,讲述自己这一段特殊的科考生涯。

记:30多年里,野外考察你主要住在哪里?

黎:主要住在一些人迹罕至的无人区。山中探险天黑了,就找一个可遮挡露气的山崖根过夜。以前没有睡袋,弄一些杂草,像野兽一样做一个“窝”就解决了睡觉问题。

记:野外遇到过最记忆犹新的危险?

黎:野外大难不死的危险有数十次,我算是豁出去了。1993年在老君山考察,我不幸摔下山崖,昏死了过去,幸好与我一同进山的教师李孜找到了我,用草药给我止血,并把我送到几十里外的医院救治,当时我的大腿股骨骨折了。

记:你为什么对寻找野人这么痴迷?

黎:除了兴趣,更多的是使命感。1980年5月在“鄂西北奇异动物科学考察队”的成立大会上,领导指示要想办法破谜,这是个大事情。野人之谜在中国流传千年,揭开野人之谜,将是当代自然科学领域的重大发现。

记:你曾多少次目击过野人,有没有记忆最深的一次?

黎:1980年2月28日,我在大雪封山、与世隔绝的深山中餐风露宿坚持了两个多月后,精疲力竭,准备返回单位时,我路过一个山崖边,发现了一个与我仅仅相隔五六十米距离,身高约2米,直立行走,披头散发的人形动物。野人朝我走进几步,发觉我不是他的同伴转身走开,因为身体虚弱已接近了死亡的边沿,我无法追上去,也没有照相机,只能无奈地举起土铳瞄准它,屏住呼吸扣动了扳机,然而因火药受潮结成了冰,土铳没有打响……

记:有人认为野人探秘纯属炒作,你如何看待?

黎:我1984年调入神农架自然保护区科研所,参与金丝猴生态习性研究,但我对野人追踪更感兴趣,我是一个科研工作者,别人的偏见我不予理会。

记:常年在野外生活,是否让你萌生隐居深山的想法?

黎:说现在隐居山林当然已经不现实,主要是自己老了,不再是冒险的年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