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神农架野山有茶魂

2014-11-25 00:07| 发布者: hisnj| 查看: 824| 评论: 0

摘要:   又到“春风品茗时”(杜甫)。人多怀春,世态寒凉,冬去春响,润雨一夜,东风千树。而在城里触春却非易事,满目依然灰色,四季红尘暴土,何处觅远芳古道,何处见寒木初芽?春消息只在山野间,轰轰烈烈,兀自燃烧 ...

  又到“春风品茗时”(杜甫)。人多怀春,世态寒凉,冬去春响,润雨一夜,东风千树。而在城里触春却非易事,满目依然灰色,四季红尘暴土,何处觅远芳古道,何处见寒木初芽?春消息只在山野间,轰轰烈烈,兀自燃烧。神农架友人从山中捎来新茶一盒,于是急不可待拆开,取少许放入杯中,开水冲泡。于是焙炒的春色醒来,杯中春涛骤起,支支绿芽凝翠,清风溢香。春晓雀舌鸣,碧峰青烟染,顿时心事高旷,魂飞山野。一杯茶,就这样把一座山,一道泉,一畈春,一个艳艳三月推到我们面前。到处是川谷飞岚,云奔雾驰,流水淙淙,新叶爆绽,茶确是春之信使,山之精灵。


  茶诗多多我不喜,却记得神农架一土诗人胡崇峻——汉民族神话创世史诗《黑暗传》的搜集整理者——的采茶诗:

  山姑采茶负篓行,老农焙茗带雾蒸。

  洇绿香溪一杯水,分来长江万里春。


  好诗!因为香溪有香魂(昭君),神农有茶祖。茶祖者,炎帝神农也。陆羽《茶经》说得很清楚:“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传说是这么说的:炎帝神农为给人治病尝百草,一天,神农在采药中尝到了一种有毒的草,顿时感到口干舌麻,头晕目眩,赶紧找一棵大树背靠着坐下,闭目休息。这时,一阵风吹来,树上落下几片绿油油的带着清香的叶子,神农随后捡了两片放在嘴里咀嚼,没想到一股清香油然而生,顿感舌底生津,精神振奋,所有的不适一扫而空。他好生奇怪,于是,再拾起几片叶子细细观察,发现这种树叶的叶形、叶脉、叶缘均与一般的树木不同。神农便采集了一些带回去细细研究。后来,就把它命名为“茶”。神农架正是神农氏搭架采药尝百草的地方。胡崇峻在神农架搜集的民间故事却是这么讲的:有一只专门为神农尝药的药兽,一天吃了巴豆果屙痢死了,神农就把它放在一棵青叶树下。过了一夜,这药兽却活了,原来是那青叶上滴下的露水到药兽嘴里,解了毒。神农把那青叶放在嘴里细嚼了一遍,觉得又解渴又提神,就知这是好东西,便教百姓栽种,用此嫩叶熬水喝解毒,这就是茶叶。传说归传说,现如今果然在神农架发现了古茶树,在青天袍,在三堆河,发现的古茶树达三亩之多。神农架因山高雨足,云雾缥缈,尽出好茶。

  说茶发乎神农,闻于鲁庄公。神农架之茶,照我看与鲁庄公似无瓜葛。那是另一支了。炎帝神农在此发端,自鲁庄公之前,我荆楚之乡,虽被北方或江南视为蛮夷之地,喝茶种茶的历史比什么“庄公”都早,应是茶之正宗,发祥之地,自成体系,自有品性,这是没有疑问的。要我说,“通仙灵”也好,“附灵性”也好,我神农架十万大山之茶,有她山野之气,莽林之魂。江南茶的细雨微风,残月纤影,委腻之态,绝不是我之风格。“从来佳茗似佳人”,这只是醉后苏轼的戏言自慰,神农架大山之茶,绝不忸怩矫媚作态,养的是浩然之气,通的是天地之灵。山品既高,茶品不得不高。此中茶有野劲,高山流水,松风浩荡。品这里的茶品的是味,提的是神。当今人六神无主,被商品经济折磨得气血渐衰,心如火宅,谵语连连。世道如此狂乱,茶如何还是佳人,让你放松警惕,沉溺温柔之乡,声色犬马?要壮阔你胸襟,重振你魂魄,让你吸纳天地精华,山川雨露,林涛水吼,剔除浊恶昏慵之气,升华你山高水长之情。若论有梳理之器,澄清之法,神农架的高山茶就是佳选!


  喝出茶的野韵,当然要野山之茶。可让杯中群龙竞舞,松雪万点,高香喷薄,正是山野深林的神韵,大千世界的绝饮。李白说,茗生此中石,玉泉流不歇。石中茶有玉泉声,说的是有什么样的环境,生什么样的茶。我在神农架神游写作多年矣,深爱此地茶,喝后腋下生风,胸有大壑,笔飞语烫,双目清澄无翳。神农架茶是挟了千钧的绿潮,汲了万山的香魂。其沉雄静壮,遒劲旷远无他茶可比也。


  野山出好茶,神农有茶魂!(文/陈应松)

  • 鄂ICP备14017416号-1.©2014-2021 野人网-
    GMT+8, 2021-7-26 22:30 , Processed in 0.134615 second(s), 21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