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游记 查看内容

横涂竖抹神农架

2020-8-3 10:40| 发布者: hisnj| 查看: 171| 评论: 0

摘要: ◆方玉毛写生,是一个画家长期乃至一生要培养和训练的基本功。一件优秀的写生作品,也不失为一件完美的艺术作品,在摄影高度发达的今天,一些画家对景写生的本领必不可少,相机只能反映事实,而现场写生却能把思想情 ...

◆方玉毛

写生,是一个画家长期乃至一生要培养和训练的基本功。一件优秀的写生作品,也不失为一件完美的艺术作品,在摄影高度发达的今天,一些画家对景写生的本领必不可少,相机只能反映事实,而现场写生却能把思想情感和感受融入其中,取舍更为自由。

多年来,作为蚌埠人的我一直梦想放下手中所有闲事,走遍名山大川,为山花小草写生,为河流小溪写生。恰巧前年“中国梦”画家行写生组汤剑老师给我发来邀请函,去神农架写生,我愉快地接受了邀请。

从宜昌到神农架,有近5个小时的路程,我们租了一辆中型面包车,司机是本地人,一边开车一边讲述路边的风景,一路好景尽收眼底,使我写生的欲望愈加浓烈。

临近黄昏,写生组抵达了红坪镇。红坪镇素有“红坪画廊”之称,又称“神农天梯”,上世纪八十年代,著名画家张步先生来到红坪,被小镇的景色所吸引,亲题“红坪画廊”四个大字,篆刻在一处高大峻险的岩石上,并创作了著名的“神农架下”系列国画。“十里画廊十里天,百里画廊不见边”。从此,红坪画廊不再藏于大山深闺中,在丹青妙手的引领下,如今到红坪画廊写生爱好者络绎不绝。

行走在红坪小镇的石板路上,仿佛神游仙境一般,小镇的建筑很有特点,三层小楼依山傍水而建,我们正陶醉在小镇的古色古香时,房东招呼我们吃饭,进屋后看见大铁锅里煮着高山土豆和土鸡,香气扑鼻。我们吃着热气腾腾的饭菜,喝着山民自酿的玉米酒,加上房东的热情,一路奔波疲劳立刻抛之脑后了。

第二天清晨,备齐了所有的写生工具,经过一个小时的山路,到达了神农第一景——神农谷。大凡名山都有自己的特点,神农谷也不例外,在神农架的众多群山中,当属神农谷景色最佳,它具有:黄山之姿,华山之险,泰山之佛,庐山之霞等。站在神农谷俯瞰,你或许会发现,其实人间至景并不是纸上彩墨、字间逸想。此时,它就真实地呈现在你面前,让人疑真似幻,惊为天境。

神农谷有三层观景台,凡是能观赏到美景的地方基本上被我们占据了,我支好写生架,把心中的感受与感动都写进了画里,不一会就进入忘我境地。起初我们担心在此写生会不会影响到游客拍照,但后来发生的事是我们始料未及的,原来,游客早已把写生组当做衬景拍照了,我想,也许人们是对画画人的好奇心吧!其实写生是件苦差事,但看到自己一件件作品完成后,苦和累都忘记了。写生首先心中要有丘壑,以大观小,仔细观察山体结构,丛林布局及瀑布溪流的来龙去脉; 用怎样的线条、手法来表现,要做到心中有数,即:山水在心!画中之景亦非眼前之景,但分明又是受当前景物的启发,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妙在似与不似间”,这是最朴实,也是最高的艺术。

燕子垭景区层峦叠嶂,群峰苍翠,溪流纵横,当我们陶醉在写生的热情中,不知何时,有一老者加入了写生的人群中,后来才知道,他是来自宝岛台湾的画家孔依平先生,孔先生在台湾执教美术近五十年,早已是桃李满天下。观孔先生的山水画,很有特点,用笔老辣,构图饱满,虚实相生,传统功底深厚。孔先生说,过去画画只为糊口,现在多为消遣了,通过绘画可以抒发心中之感受,又能愉悦心情,不失为健康身心的一剂良方。先生兴致很高,现场创作了一幅写生,又招呼老伴从车上拿来随景的写生稿让我们欣赏。大家进行了很好地交流,并高兴地交换名片、合影留念。

此次写生组来神农架,得到了神农架林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向长友的大力帮助,他不顾奔波的劳顿,每天驱车几十里山路,带我们去无人区、少人区、原始森林及国宝金丝猴保护区,给画家们提供最原始的素材,最优美的景色,让我们感受到了神农架人的好客和纯朴。在未开发区,一草一木一溪都是原始状态,有人说,神农架是植物王国,此话不虚,这里生长着一千多种稀有植物,我们在寻景过程中就发现了野香蕉、长生果等植物,山顶只有一处老房子,一户人家,交通不便,这户山民发现我们用手机拍照急忙招呼屋中一双儿女,摆好姿式,让我们拍照,后来,人物画家、中美协陈萧老师的《山民》就是以此为蓝本创作的。

经过十几天的创作,我在认识上有了很大进步,收获频丰,写生时的常常忘我,使肌肤不同程度的被高山紫外线灼伤。在一次寻找景点时,我和中书协葛光鹏老师、旅美画家任根生老师为了画几株美丽的高山杜鹃不顾向阳的南坡,长时间的进行写生,结果三人都晒成了红脸关公,第二天清晨脸部颈部像火烧一样痛,起初还以为是水土不服呢,后来整个脸部脱了一层皮;没想到神农架的阳光会这么强烈,有付出才会有收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