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白色的神农架

2018-2-13 13:08| 发布者: hisnj| 查看: 296| 评论: 0

摘要: 我老家离神农架不远,小时候听过很多关于神农架的传说,大多是关于野人的。我爸爸当年是小学教师,他的一个同事的舅舅在神农架当伐木工人,据说亲眼见过野人。传说野人抓住人会吃掉或者会抢妇女去作老婆,它们逮人一 ...
我老家离神农架不远,小时候听过很多关于神农架的传说,大多是关于野人的。我爸爸当年是小学教师,他的一个同事的舅舅在神农架当伐木工人,据说亲眼见过野人。传说野人抓住人会吃掉或者会抢妇女去作老婆,它们逮人一般是抓住人手脖子,然后会笑死过去,大约数十分钟,在这期间被抓住的人如果逃不掉,野人醒来就会把抓住的人吃掉或抢去作老婆,所以当地人出门都会在手腕上套个竹筒,以防被野人抓住后好逃跑。

  高中一年级时我是课外生物小组的兴趣成员,辅导老师说暑假带我们去神农架采风,去找一种叫“七叶一枝花”的植物,后来因为山路太险交通不便取消了活动。这使我一直对神农架很向往,喜欢上摄影后这些年往返到神农架累计有十多次了,甚至也在丛林中找到了“七叶一枝花”,当地人告诉我这种草(药)已经越来越少了,如果它对你没有什么用最好不要拔掉它,我听从了。


无极雪国之路
前往木鱼镇的道路两边的雪景,就像步入陈凯歌《无极》雪国的领地。

从木鱼镇往游客中心的途中

  雪的世界,就像纯净的圣山女神,雪在我的心里永远是安静的美女子。在她温柔的抚慰下,所有的躁动都开始安静下来了,大地静谧而安祥,就像一个在母亲怀里睡熟的婴儿。在这个银妆素裹的世界里,这片耀眼的洁白使天空也黯然失色。在这片宁静的洁白里,我们还能有什么浮躁的心事放不下呢。


陈凯歌虽然没有把《无极》的故事讲好,但是不妨碍我们关注有雪的美色。

  野人和神农有对手戏吗?
  板壁岩素以“野人”的出没地和石林出名,此刻的石林的巨锯岩在白色背景下,活灵活现,就像一个个生命体姿态万千。



  野人粪便、痕迹被大雪所覆盖,也不见有野人的足迹。漫山遍野、密不透风板壁岩上下的箭竹林此刻看起来更加神秘,诡异。

  昨天看了一部电影《等风来》,旅游文章到底该怎么写?这些年虽然我去过无数地方,写的文字却相对较少,除了码字能力差之外,就是我不愿意写一些毫无营养乃至从网上东拼西凑来的所谓游记。关于神农架我也写过调侃的文字,自然不受人待见。板壁岩既是发现野人居住的地方也是传说中神农氏搭架采药,疗民疾矢乃至跨鹤升天的地方,那么野人和神农氏在这里有过交集没有?





  一场雪的爱情感悟
  眼前即使很矮的小树,在阳光下获得瞬间的灿烂和美丽,以至于我看不到整片森林,我的镜头下只有她才是唯一的主角。这让我想起《如果爱》“如果这就是爱,一场悄然而至的大雪,造就了一缕阳光过后消逝的爱情。”

  每个人都在试图明白,谁才是自己生命中最爱的那个人,看完这部电影之后才突然明白,经历过岁月沧桑的我们在逐渐接受这个残酷的世界才之后发现真正最爱的那个人却是自己。


等待她的是刺骨的凋零

 不过这个在大雪时分铸成的爱情就像雪花一样只能一瞬间的灿烂,在这一瞬间的灿烂过后,这棵小树等待的是一个刺骨的凋零。



  再次证明,每个人都想获得阳光般灿烂的爱,但你的体温在温暖也抵不过那碗热的菠菜汤,爱情就是这样,即使在爱也抵不过现实的残酷,此刻孤独的小树需要只是一个实际的遮风躲雨的肩膀!我们只爱自己……

   雪山深处,云雾之上
  雪山云雾的吸引力,全世界都一个样。我无法形容雪山和云雾在一起的奇妙体验感受。但是一个美国人基本能表达我的心情“一位男子居住在美国阿拉斯加州麦金利山附近的森林里,为了能在更高的位置欣赏雪山景色,他在自家的房子上加盖阁楼,以便让房子高于树丛。但在加盖后,他发觉云雾等也会影响其欣赏雪山,于是决定继续加盖。花了10年时间建成了这栋12层高的小楼。”


途中随处可见的小景

  日出日落就像巨大的能量球,一个暗淡无光,一个充满色彩;一个冰冷,一个温暖;一个黑暗,一个黎明……我喜欢他俩对比出现,巨大的反差,让神农架不愧为“华中屋脊”。


这里应该是南天门了吧

  这个中国内陆唯一保存完好的一片绿洲,谜一般的地方,竟然综合喀斯特地貌景观、亚高山草甸景观、箭竹林海景观、常绿针叶林景观、针阔叶混交林景观、常绿阔叶林景观,一起向全球宣告他的存在。

冬日神农江南
  接下来的目的地是大九湖,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冰天雪地或者白色世界,但是每次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以致使人流连忘返,这里民风淳朴,餐饮有特色,这里的风光恬静淡雅,飘渺空灵,恍如世外桃源。


原居住地

  8000万年前,如果你登上神农架最高峰,大九湖是一片汪洋大海。后来因燕山和喜马拉雅山造山运动抬升隆起,在大九湖东南面形成了整齐对称的九道山梁、九道溪、九块平地、九个湖,故大九湖也名九湖坪,自此形成了独特的冰川地貌和高山草甸的绝妙景观。

  晨曦中的大九湖涌动起平流雾,近处的村落和远处的山峰被一条玉带缠绕,时隐时现,宛如仙境。

  我最享受的就是:深夜冲进迷雾之中来到湖畔,只见几棵小树隐约静立在湿地中央,有时遇到一二只野鸭游弋在雾气腾腾的湖中……

  独爱柏树
  有人说我每次都少不了拍树,是不是有什么情结?我不知道,可能是习惯,也有可能是情怀,我喜欢中国古代画作中的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