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一世幻 • 神农架

2015-12-11 22:58| 发布者: hisnj| 查看: 3200| 评论: 0|原作者: YY向前走

摘要: 第一次见伊耆时,是在大巴山。至今,我仍记得第一次见他时的模样。 那一日,我正传西王母口谕至老君山,飞经大巴山时,眼见珙桐奇彩纷呈,冷杉昂然卓立,岩柏异香馥郁,梭罗雪盖雍华,景致竟是经年未见的美妙,于是 ...


 第一次见伊耆时,是在大巴山。至今,我仍记得第一次见他时的模样。



那一日,我正传西王母口谕至老君山,飞经大巴山时,眼见珙桐奇彩纷呈,冷杉昂然卓立,岩柏异香馥郁,梭罗雪盖雍华,景致竟是经年未见的美妙,于是停在冷杉枝头久久凝望。



便在那时,我见到了伊耆。

他左手提着个竹篓,右手持着锄头,腰间挂着酒葫芦,上身裸露,虎背熊腰,肌肉盘虬。完全不同于我在天庭里见惯了仙君们温文尔雅,清俊矍铄的样子。我看着阳光下那一身敞亮的小麦肤色,心里暗暗想,他一定是个极厉害的猎户,那身姿是能生裂虎豹的。



只见他在山涧边走了几步,似见到了什么,星目一亮,扛起锄头掘了几锄,自泥土中挖出一块根茎,就着溪水略冲洗,送到口边细细咀嚼后一口咽下,脸上随即露出笑容。



那笑容比阳光更明媚灿烈,灼烫的我心儿发热。

自那一日起,我时常在大巴山流连不去。时而飞舞于云天上,时而驻足于树梢头,所想的不过是能常常见到他。



他每日都会出现在山中,多险峻的山尖,他也能轻易攀援而上。有时他会采摘地上的青草野花放置在竹篓里,更多的时候他会直接放进嘴里吞食。



起初,我以为他是个山间猎户,现在我又觉得,他该是个靠采卖草药为生的采药郎。

直至有一日他身边出现一同伴,看着他俯身采拾地下野草,身边的同伴担忧之色现于眼中,开口说到:伊耆,我们回吧,不能总这样,这样终有一日是要中毒的。他微蹙眉,只说了三个字:不能回。



简单三个字,却似字字千钧,言色之间充满了威仪,身边的同伴再不敢多语。



除了天帝之外,人间竟也有这样具天威的男子,我默默瞅着他,心里满满的热恋爱慕。

 

那一日我送信归来,又至大巴山偷觑他,却见他仰卧在地,双目紧闭,唇色青紫,颈下皮色也泛青,一见便知身中剧毒。



我心下大惶,迅疾飞往昆仑山见西王母,开口便求赐解毒仙丹。瑶池多得是各种仙丹灵药,只是我这番突兀的求药,却让天后狐疑。问清求药的始末原委之后,天后凤颜不悦,漠然一句:“仙凡殊途,不可赐药。”

我衔着灵药飞赴大巴山,伊耆仍卧在原地,鼻息奄奄,四肢已见青紫。急急幻化成人形扶起他的下颌拈药放入嘴内,不过片刻,天界灵药已生效,他身上的青紫色已褪去。

他缓缓睁开眼,定定看着我,嘴角噙笑,眼神闪亮:“是姑娘救了我?多谢相救,敢问姑娘芳名?”



我卸下所有的悬心吊胆,一脸轻松的说:“我叫青乌子。”



“青乌子?姑娘这名儿着实有趣,和世间所传天上西王母的遣信青鸟一样。”



“是么?呵呵”我看着他微笑,语声欢畅。

我很想说,在我的故事里,有我渴慕万分的人间情爱,我和伊耆在这个故事里白首至老。但故事毕竟只是故事,事实上,为获灵药,我甘愿身领重责,救伊耆之后即刻被召回天庭,此后被西王母囚于锁仙台上,身周缚满捆仙索,生生世世再也无法迈下锁仙台半步。



我所倾慕的伊耆,午夜梦回时,他会否偶尔记起那位惊鸿一现救他性命的青衣女子呢。他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个世间有一羽青鸟,无悔的以一生自由换他一世安稳。



后记:伊耆,姜姓部落首领,尊号神农氏,为治下百姓遍尝百草后飞升天庭,世称炎帝。

 

又及:日前,我和初阳驶着我们的移动小屋到神农架地界,一路青山曼妙,绿水袅娜,大巴山之巅神农顶中更有薄雾时隐时现,相随小车左右,惊愕如入幻境,故作此文以记。



又又:点了壶茶,坐在镇远古镇的小茶馆里写这篇小说,写毕发给初阳看,初阳拧着眉,狐疑的问我:这是啥?



又又又:古有传说神农尝百草时身中剧毒,西王母派传信的青鸟衔灵丹去救。本篇小说脱胎于此传说,如有雷同,纯属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