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神农架写意

2015-12-8 13:32| 发布者: hisnj| 查看: 1383| 评论: 0

摘要:   几番秋雨,一声雁鸣,神农架进入最绚丽的季节。   造化真是一位天才的画师,一年四季,总在用神奇的妙笔,在这1000平方公里的奇峰异谷间挥洒他卓越的艺术激情。   说这话的是林区的小周,大学毕业,是一位颇 ...

  几番秋雨,一声雁鸣,神农架进入最绚丽的季节。

  造化真是一位天才的画师,一年四季,总在用神奇的妙笔,在这1000平方公里的奇峰异谷间挥洒他卓越的艺术激情。

  说这话的是林区的小周,大学毕业,是一位颇有才气的青年诗人,她热情洋溢的描绘,显然是在给我们作一个引人入胜的导言:

  春天,布谷声里,草色一新,十多个品种的杜鹃花次第盛开,漫山遍野,灿若云霞,那姹紫嫣红、鹅黄莹白的色调,分明是一幅明媚娇艳的水粉画。夏天,花事才了,绿意蒸腾,松柏森森,冷杉参天,兼之飞瀑流泉,碧水幽潭,无疑又是一幅满目葱茏的山水卷。冬天,万籁俱寂,漫天皆白,玉树琼枝,晶莹耀目,而一处处滑雪场上的欢声笑语和雪地摩托竞赛的风驰电掣,又为银装素裹的画面平添几许暖色,恰是一幅意境苍茫而生动的写意冰雪图。只是到了这天高气清、露白霜重的深秋时节,造化之神像是突然获得异乎寻常的灵感,如醉如狂,将他亿万年积存的七彩颜料任意调和,乱抛乱掷,一股脑倾泻下来。神农架于是万木着意,层林尽染,拥红叠翠,无际无涯,那磅礴的气势,璀璨的景象,只有用这色块丰富、厚重、浓烈的油画去表现,也才当得起“绚丽’二字。

  让我们惊喜不已的是,在海拔两千公尺的原始森林,会藏有这样一处神秘的景观:大九湖。湖区由大小9个湖泊组成,四周环山,林木多为挺拔的箭竹和苍劲的青冈栎,中间开阔的沼泽地上,长满茂密的芦苇、冰草等高山湿地植物。沿蜿蜒的木质栈道绕行,可依次欣赏各个湖泊的景致。时值近午,天气晴好,举目处波光潋滟,水天一色,芦苇摇穗,野鸭嬉戏,让人恍如步入江南水乡。奇异的是,每走不远,便会见到若干深不可测的漏斗状洞窟,当地人叫落水孔,说总共有47群,是地表水和地下水汇流外泄的天然通道,少了它们,大九湖说不定哪天会成为一片泽国——大自然的自我调节能力竟是如此神妙,说来真不可思议。大九湖还是唐代薛刚“灭周兴唐”的屯兵之地。当年中宗皇帝李显被武则天贬为庐陵王,流放毗邻的房州,曾密遣薛刚在大九湖屯兵十万,图谋东山再起,并与武三思率领的官兵有过激战。这有附近各自然村至今沿用的“步兵营”“骑兵营”“伙头营”“储运营”等营盘番号及周围的残碑古墓可证。山川陵夷,世事沧桑,在这旷远的深山老林也曾扮演过刀光剑影的历史活剧,也是人们无法想到的。

  最难忘的,是晚上那场土台子上的露天演出。斜月高挂,疏影浮动,咚咚锵锵锣鼓声中演员轮番登场,因说的是地道方言,唱词听不太准,但剧情大致明白。其中的一出“堂戏”,演的是七仙女与董永的故事,表演与银幕和剧院看过的《天仙配》《槐荫记》迥然不同。七仙女大胆泼辣,执着纠缠,董永老实巴交,不谙风情,土地老苦苦撮合,左右为难,其间的插科打诨诙谐幽默,妙趣横生,让台下这些舞文弄墨的观众看得津津有味,忍俊不禁。在我看来,这比之那些借助舞台声光的大型演出,会更受群众欢迎。节目最后,是3位民间艺人的大段说唱,内容是盘古、伏羲、三皇五帝以降的前尘往事和神话传说,虽形式单调,但演员台风端庄,表达娴熟,观众特别是当地老乡听得仍是十分专注。小周说,这是流传在神农架一带的说唱歌谣《黑暗传》,有很高的文化价值,上世纪80年代,林区文艺工作者发现民间手抄本,经进一步搜集整理,现已编纂出版,总计3万多行,在学术界引起轰动,被称为汉族首部创世史诗、远古文化的活化石。这让我们对神农架悠久的历史文化及林区文艺工作者又多了一层敬意。

  神农架号称“华中屋脊”,华中地区6座海拔3000米以上的山峰全部集中在这一区域,又因是当今世界唯一完好的亚热带森林生态系统,保存大量高等植物和北自漠河、南至西双版纳、东自日本中部、西至喜马拉雅山的所有动物物种,享有“天然动植物园”“物种基因库”的美誉。我们去大龙潭参观金丝猴科研基地。踩着林间小道的斑驳落叶行走,前面隐约传来咿咿呀呀的声音,仔细谛听,犹如婴儿呢喃,嫩声嫩气,格外惹人动心。疾步向前,便见一处围墙隔离的场地上,一群毛色棕红油亮、面部湛蓝、目光机警的金丝猴正在撒欢嬉闹。它们并不认生,见有人来,立即蹿到靠近我们的树丛间,开始敏捷攀援、顽皮打逗、相互亲热的“表演”。大家都是第一次亲近这声名显赫的动物,想近距离照张合影,无奈对方并不配合,只管自娱自乐。工作人员笑嘻嘻走近前来,朝墙里只“咻咻”“嗦嗦”低低呼唤几声,就有一只身材健美的猴子如得旨意,跳上墙头,满目和善地与众人对视稍顷,便将前臂搭在旁边一位作家肩膀,回过头来,任大家拍照。旁边一位游客不无感慨:看来动物和人一样,是有灵性、有情感的,你善待它,它就对你友好,要不咋说众生平等,万物有情!

  到神农架,不能不去神农坛。神农坛设上下天、地二坛,皆依山而建。从山下仰望,数百级台阶组成的蹬道直通山巅,最高处,是巨型炎帝半身雕像,牛角人首,双目微合,背依云霄,面朝东隅,威仪万方又神态静穆。相传炎帝生于湖北隋州,在神农架率族而居,生活38年,尝百草,救民疾,识五谷,制耒耜,驯牛以耕,织麻为衣,与后来的轩辕黄帝共同开创农耕文明的先河,神农坛也就成为海内外华人游历必至、顶礼祭祀的场所。祭祀广场右手,有一棵称作“神树”的铁坚杉,高50多米,粗可6人伸臂合围,已有1200年历史,仍枝繁叶茂,生机蓬勃。旁有著名雕塑家钱绍武先生的勒石赞辞:“万木凋落,惟尔独盛,岿然屹立,郁郁菁菁,千年风雪,与尔无侵,乡民膜拜,相应若神,今我来拜,如见亲朋……立此一石,祝尔长青,雷电勿施,天下太平。”隽永的文笔,表达了艺术家对古树伟岸风姿的礼敬,仔细琢磨,又何尝不是对一种坚忍不拔、自强不息精神文化的崇仰与祈愿!

  我问小周真有所谓野人吗,答说这在目前仍如百慕大三角、尼斯湖水怪、天外来客UFO一样,属世界未解之谜,但确有多人在不同时间、地点邂逅过这种人型动物,科考人员也发现了大量野人的毛发、踪迹、粪便。又说,神农架林海茫茫,亿万年遗世独立,人迹罕至,其间发生多少奇异的自然演化,又有多少有待探索的神秘事物,谁也不好轻率断定。

  神农架现在已是荣耀满身: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世界地质公园,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和生物圈保护区,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推荐的“人一辈子不可不去的地方”……但新中国成立初期这里只是一个国营林场,曾为国家百废待兴的经济建设输送大量急需的木材。1970年,国务院批准成立神农架林区政府,地市建制,40多年来,几代林区建设者为恢复和守护这方我国内陆唯一完好的绿色宝地,胼手胝足,作了艰苦而卓有成效的努力。

  这样的地方,倘有机会,我会再来的。

  来领略它的旷远神奇之美,分享回归自然的愉悦。

  来感悟“生态文明”的真谛,体察社会进步的脉动与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