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游记 查看内容

所有的错过,只为遇见大九湖

2015-8-22 23:22| 发布者: hisnj| 查看: 1348| 评论: 0

摘要: 2015年仿佛是一个错过的季节。五月,武汉市作协组织举办第十三届长篇小说笔会,我因工作繁忙与美丽的松滋洈水失之交臂。六月,由武汉广播电视台与市文联举办的“聆听武汉----《武汉印象·有声版》音碟发布及分享会” ...

2015年仿佛是一个错过的季节。五月,武汉市作协组织举办第十三届长篇小说笔会,我因工作繁忙与美丽的松滋洈水失之交臂。六月,由武汉广播电视台与市文联举办的“聆听武汉----《武汉印象·有声版》音碟发布及分享会”,我因误了通知未能参加。发布会上,“湖北之声”新闻主播冯悦用她甜美悦耳的声音朗诵了我的散文《永远的长堤街》,我却未能恭敬地当面向她道一声“谢谢”。


错过总有错过的理由...


而这一切的错过似乎只是为了七月的遇见。七月五日,因参加湖北省作协第二届长篇小说重点扶持项目签约作家改稿会,我来到了神农架。一直以来,神农架是我心中神秘而久远的向往与梦想,是能激起并调动我所有想象与热情的名字,更是我旅行规划中一个不得不去的圣地。所有的一切均在七月悄然实现,这让我想到前两次的错过或许就是一个蓄意已久的阴谋。

我们于七月五日中午抵达神农架机场,神农架文联秘书长彭俊岭早已在那里候着我们。乘上停候在那里的旅游车,我们直奔神农架林区首府松柏镇。七月的神农架是一片绿色的海洋。汽车沿蜿蜒的盘山公路顺势而下,四周群山逶迤,莽莽苍苍,林木茂盛,青翠欲滴。坐在车窗边向外望,头顶上是一碧如洗的蓝天和卷舒自在的白云,惬意宁静,向下看则是壁立千刃的悬崖和深不见底的山谷,叫人胆颤心惊。一路上,汽车忽左忽右,巨大的向心力好多次都让我感觉自己就要被甩出车厢,坠入那浓稠的绿潭,从此与神龙架的这方天地融为一体,消失于无形。

每个人一生总会有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旅行,每一次旅行都意味着一次占卜与冒险。对于旅途未来未知的新鲜与好奇,总是那么强烈地刺激着我们的身心,让我们忐忑,让我们亢奋,让我们欣喜。而引导我们去往前方的,则是一个个令人感动的人物或故事,或是一个个朦胧的暗示与憧憬。神农氏尝百草架天梯采撷药材,教人种植五谷,豢养家畜,造福于民,这才有了神农架之美称;徐霞客食野果饮山泉探幽寻秘,用心考察风物人情,这才有了著名的《徐霞客游记》;李太白游历四方,其芳踪仙迹遍布名山大川,这才有了无数脍炙人口的诗篇----《蜀道难》《望庐山瀑布》《梦游天姥吟留别》……今人则更喜欢挑战自我,一次次攀登珠穆朗玛峰,一次次登上月球,一次次潜入深海……“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永不满足的猎奇心理驱使着人类不停地在寻找,在捕捉。它让我们永远在路上,保持新鲜与激情,这感觉无异于邂逅爱情。


三毛的一生都在流浪,而她流浪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爱情,找到那个可以让她不再流浪的男人。幸而,一个朴实的西班牙男人荷西成就了三毛,让她的流浪成为凄美爱情的代名词。


骨子里总有一种流浪的情结。印象中,似乎很小的时候,我就渴望流浪。因为无畏,我想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在那里像小草一样自由自在地生长。稍大一些,我更向往流浪般的旅行。渴望用脚踏遍每一寸土地,用眼睛抚摸土地的每一寸肌肤,用思想亲吻每一个古老的传说,用心灵捕捉遥远的过去以及未来时空的呢喃低语。很想挂一个简单的背包,让长发披散,让思维混乱,扮一个痞子,独自一人去西藏,去青海,去周庄,去八达岭,去悉尼,去费城,去纽约……


喜爱旅行,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或景区,我的心里都会涌动一种莫名的情愫,脑海里总在憧憬美好的相遇...


就像一直寻找隐藏在我生命情怀中的那个男人一样,我渴望与他演绎一场惊天动地美轮美奂的爱情,留下一段长存于天地人间的佳话。总认定那个挚爱的男人就在下一个全新的风景里,这念头如春药,总是不定时在我身体里发作,让我难受,感觉缺氧,感觉如果不出逃不旅行我就会窒息而亡。这或许就是我一直渴望旅行的真正秘密之所在。神农架之行,自然如此。

来到松柏镇,我们住宿在神农架宾馆。神农架宾馆依山而建,住宿楼与餐厅之间有廊桥连接,环境清幽,景色如画。宾馆四周群山环抱,绿树葱茏,空气中弥漫着甘甜的味道,小鸟旁若无人地唱着情歌。宾馆后面的农家菜地里,黄瓜裸露着长满茸毛的身体,玉米被厚厚的青衣包裹着,不知名的野花泼辣地绽放,高大的核桃树结满青青的果子,一对野兔亲昵地在草丛里嬉戏。置身在这样的仙境里,你的眼耳鼻舌身每一个器官都会苏醒,每一个毛孔都会张开,它们像嗅觉灵敏的猎人,大睁着眼睛,随时随地不放过每一个令他怦然心动的猎物。

爱是人类最基本的情感。在这个泛爱而无爱的年代,每个人对自身个体的关注无以复加,而对周围的一切漠然置之。很多人宁愿花好多时间自拍自晒,沉浸在自我世界里不能自拔,而不愿去发现身边事物的美好;很多人在餐桌上只顾刷新微博和微信,却不愿真心与身边的人交流交往;很多人哪怕是在朋友圈,也只希望别人关注自己,却从不去关注别人,不会阅读别人推荐的美文并从中受到一定的教益。甚至还有很多作家只看自己发表的文章,却对别人的作品只字不读。这些人爱自己远远甚过了爱别人。美国作家雪莉·特克尔在他的著作里,把这种现象归结“群体性孤独”——我们似乎在一起,但实际上活在自己的“气泡”中。事实证明,科技越发达,人类越孤独。这种群体性孤独,其直接的后果是导致很多人缺乏与他人沟通交流的能力,缺乏热爱其他事物的能力,从而陷入欲爱无能的窘境。

可是,在神农架,只要你是一个还没有完全丧失爱的能力的人,你身心里所有的爱都可以被唤醒。


到达神农架的第三天,我们来到大九湖国家湿地公园。那些天,天气象恋爱一般好。气温持续在二十度左右,不用吹电扇开空调,薄薄的一床被子就能罩住所有的狂热与躁动。天空如婴儿的脸细腻光滑,阳光像恋人的眼眸清澈而温情。这样的季节与天气,适合读书,适合弹琴,适合默默地欣赏,适合静静地倾听,适合细细地描摹,适合慢慢地思索,适合接吻,适合做爱,适合繁衍,适合做一切有益于身心的事情。

去大九湖的路可真长。人们常说,无险风光在险峰。大约只有经过漫长的征程,才能看到最美的风景。一路上三个多小时车程,我们不停地唱歌,仿佛穷尽了五十年代到二十一世纪古今中外家喻户晓的民歌。歌声悠扬,带着时代的沧桑在车厢里流动,随着客车在天路上爬行,仿佛一曲曲天籁。大九湖是容易让人想起美好往事的地方,谁说不是他撩拨了我们心中的琴弦,让我们一路高歌到天边呢?

大九湖的草可真绿。一蓬蓬小草构筑了一块块大大小小的草甸。有的地方草长得浅,汪着水的地方草长得深,可不论哪一块草甸,都碧绿如玉,纯粹天然。如果不是小彭提醒草地里可能有一种能爬进人身体里的虫子,我真想在草地上打几个滚,然后把自己平摊在地上,闭着眼感受高天流云,听草丛中虫子的吟唱,听风从耳边吹过的声音。

大九湖的水可真清,清得能照见所有事物的影子。一些大树为了显示自己的威仪,挺立在水中,借助水把自己变成另一个自己。一阵微风吹过,远处的群山便在粼粼的波光中皱眉挤眼,扭动着身子,让你感觉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妖媚,那么的会卖弄风情。

大九湖的云可真白,白得像盐,像雪,像棉花。它们堆积在天空,飘来飘去,变幻莫测,又仿佛空空如也。在武汉很少能看到这样的白云。如果白云可以用来贮藏,那一刻,我真想拿一个箱子把这些白云装回去,把它们安放在我故乡头顶的天空,放进我的房间,让它拂去尘埃,永远地笼罩我一个,宠爱我一个。

大九湖的落水孔可真奇,它们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大九湖的水从这里漏走,穿过一段地下河,到邻近的竹山县境复出地表,最终汇入汉水的一大支流----堵河。大九湖因此被称为“堵河源”,并名列“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水源涵养地”。

大九湖的羊是成双成对的,大九湖的猪是自由自在的,大九湖的花是五彩的,大九湖的阳光是最热烈的。


大九湖是容易让人为情而生为爱而死的地方。置身在美丽的大九湖,我们在草甸上疯狂地奔跑,摆出各种各样的造型,像一群为爱痴狂的女子。我们不停地拍照,恨不能把眼前的一切记录在影像里,恨不能把自己深嵌在眼前的景色中,如同把自己嵌进爱人的身体里一般。

大九湖是容易撩拨调动人情欲的地方。我们在大九湖的溪流里结伴而行,用手撩起水洒向远方,挑逗那些好色的眼睛。美丽的大九湖如一个腼腆的姑娘,如一个待嫁的新娘,更像一个多情的男人,当我们调动所有的热情与他狂欢时,他亦如魔鬼一般极尽放纵与颠狂。


在这里,我终于明白,所有的错过与以前的遇见只是为了遇见大九湖。

大九湖的美让我沉醉,大九湖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定格在我记忆里,抹不掉挥不去。

尽管只有一天相遇,但他足以让我刻骨铭心,欲罢不能。

有人说,大九湖最美的时节在秋天,那时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五彩斑斓,那才是最美的大九湖。

可于我而言,大九湖最美的时刻就在夏季,就在此刻,因为我在对的时刻遇见了对的大九湖。对的,也就是最美的,不是吗?


松柏镇是一个干净而悠闲的小城。每天傍晚,邻近的几个广场都有女人在跳舞。那几天,吃过晚饭,我们便会散步到广场,加入她们的队伍。我们这些闯入者肆无忌惮地跟着她们舞蹈,做出各种各样奇怪的动作,甚至与她们格格不入。我们会围成一圈蹦蹦跳跳,像刚从幼儿园出来的孩子,我们也会组成几对,各自跳着不同的舞蹈,快三、慢四、卡卡,还有说不出名字类似肉搏一般的自由舞。而当我们停下来,竟发现偌大的广场其实只有我们在表演。神农架的女人们早已悄悄地退居一旁,把舞台让给了我们,让给了我们这群陌生的侵略者。


是的,爱是可以被唤醒的。在这里,你无法不爱那山那水那草甸,爱天空,爱白云,爱松柏镇那条清澈的小河,爱广场上这些善良的女人,爱那些喜爱这些女人的粗犷的男人。乃至爱这里的一切。


每一次旅行都是一次邂逅,一次相亲。

那些陌生的城市与景点就如一个个陌生的男子,等着我们去审视,去挑选。有些男人相貌平平,毫无魅力可言,让人见面即没有了下文,有的英俊潇洒却没有文化内涵,让人只得扼腕抱憾,有的一见钟情流连忘返,有的则水乳交融难舍难分。亲历过大九湖,浏览了神农架印象,参观了博物馆,我以为,神农架是一个风流倜傥深沉内敛厚重渊博值得咀嚼与回味的男人。这样的男人,是需要并值得女人用一生的时间来品尝与呵护的。

真想做一个幸福的神农架人,呼吸没有雾霾的空气,吃有机蔬菜,喝叮咚山泉,看四季美景,早起劳作,晚上歇息,安宁闲散地享受大自然赐予的每时每刻。即将离开神农架的那天晚上,我们几个女人相约再来神农架,在这里租一间房屋静心写作。因为在这里,所有的一切都令人身心愉悦,它能让人灵感突现,爱心喷涌,有灵感才有激情,有爱才有热度,才能写出不朽的文字。


那天,当飞机飞上蓝天,告别神农架时,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智利诗人聂鲁达的一句诗:爱是这么短,遗忘是这么长。

的确如此。我想,与神农架大九湖邂逅的这一场爱情,我将要用很长的时间来遗忘。

但或许,我将永远也无法遗忘...

  • 鄂ICP备14017416号-1.©2014-2021 野人网-
    GMT+8, 2021-1-24 10:47 , Processed in 0.101575 second(s), 23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