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弘扬炎帝文化、复兴中草医药—从神农架医药文化说起

2015-6-27 23:03| 发布者: hisnj| 查看: 1087| 评论: 0|原作者: 陈人麟

摘要: 注:这篇文章是神农架文化元老之一陈人麟先生的一篇最新文章,该文谈神农架医药文化,本是准备在今年随州炎帝祭祀的文化节中做论坛交流,遗憾时间紧迫,没有在现场与大家分享。但有意思的是,国医大师孙光荣老师的发 ...

注:这篇文章是神农架文化元老之一陈人麟先生的一篇最新文章,该文谈神农架医药文化,本是准备在今年随州炎帝祭祀的文化节中做论坛交流,遗憾时间紧迫,没有在现场与大家分享。但有意思的是,国医大师孙光荣老师的发言,与陈老的观点不谋而合,这也多少弥补了一些陈老的遗憾。不过,陈老这篇非常好的宣传神农架医药文化的文章,还是要让更多关心神农架的朋友们知晓,我借博客之地,先予以登载。再次向陈老致敬!

 弘扬炎帝文化  复兴中草医药

——从神农架医药文化说起

陈人麟

常言道,“神农尝百草,中华医药兴”!

神农架乃炎帝神农氏遍尝百草、初创中华医药的圣地,神农架医药文化堪为炎帝神农医药文化亦即中华国医药文化的典型代表。本文拟以神农架为例,就弘扬炎帝文化,复兴中草医药的相关问题谈点粗浅认识,就教于各位专家学者。

神农架医药文化有四大显著特点:

其一,讲究“中药”与“草药”、“中医”与“草医”的区别。当地民间素称药典有载、且经过了加工制作的药物为“中药”,“草药”则不受药典有无记载的局限,且并非单指草本药物。“中医”,专指那些拜师于老医生,出师后挂牌行医的职业医生。他们多坐堂把脉,按典开方,照典用药,主用“中药”。他们为数很少,地位很高,被尊称为“先生”。“草医”则没有那多严格讲究,指那些不以行医为业,却能看病疗伤,且善用草药的土医生。他们为数众多,地位却低,好听的叫他们“草药郎中”,不好听的则叫他们“药叫花子”。

其二,尽纳百草精华,竞显百草神奇。神农架里遍地皆药,无物不药,植物、动物和矿物三大类药物样样俱全,木本、藤本和草本药物要有尽有,其中草药数量最大、特有种最多,功能最神奇,故一直倍受青睐。草药多有一个既形象又好听、好记的土名,譬如头顶一颗珠、七叶一枝花、江边一碗水、文王一支笔;又如一支香、二郎箭、三棵针、四季青、五朵云、六月雪、七叶胆、八爪龙、九死还阳草、十大功劳等。草药功能各异,“三十六七”主治五痨七伤,多有药到病除的功效;“七十二还阳”兼备治病、养生功能,因能让垂危者“起死回生”而得名。它们以往多不见经传,当今方逐渐被药典收录。

其三,医药知识、技能普及,可谓“全民皆医”。当地农家,不分男女老少,多能认识几十乃至上百种药草,多有兴药、采药的技能,特别是多粗通药性医理,善用一些土方土法,自行处理一般的疾病伤痛。因此,尽管神农架历史上长期没有医院,没有诊所,就是中医先生、中药店铺也极为少见,人们却能“小病不出门,大病不出村”。

其四,“草药郎中”,德艺双馨。“草药郎中”最堪神农老祖宗嫡传弟子之称。他们不以行医为业,仍以务农为主,由于生活在最底层,与百姓关系最亲密,为人治病疗伤多不收钱财,是救死扶伤的生力军,是百姓健康的保护神。他们的技艺来自家传或师带,因师门不同,各有所长,或内科,或外科,或妇科,或儿科……其中不乏身怀独门绝技者,且多有治愈疑难杂症或攻克癌症的记录。他们的医术、医艺亦有异于“中医先生”:既会把脉开方,还善推拿按摩、针灸刮痧、拔火罐、扎火针、烧灯火等传统手法;既使用中药,更善用草药,且多是自采自种的;既熟悉中药汤头,更多以“祖传秘方”为法。最神奇的是一些看似怪异,却深含奥妙的偏方、土法,屡创“草药克顽症,偏方治大病”的奇迹。

神农架医药文化濒临失传、断代的危险。

遗憾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神农架医药文化竟然日渐衰落,这集中表现在“全民皆医”早成了历史,药农人数逐年锐减,以致众多奇草异药荒埋山林;名老中医所剩无几了,草药郎中也多已年高,特别是他们多因无现行法规要求的资质,工作常被责难,处境十分尴尬;其儿女子孙都不愿接班,年轻一代更无人愿学,古老的医术医技已经濒临断代,许多珍贵的秘方绝技都面临失传的危险;执证从业的年轻中医师由于皆出自医学院校,缺乏实践经验,信誉度普遍不高,以致中医院里少医师,中医科室人冷清……

神农架医药文化的类似状况其实在全国是普遍存在的,早引起了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2009年,先出台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中发〔2009〕6号),继颁发了《国务院关于扶持和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009〕22号)。该意见指出,“中医药(民族医药)是我国各族人民在几千年生产生活实践和与疾病做斗争中逐步形成并不断丰富发展的医学科学,为中华民族繁衍昌盛做出了重要贡献,对世界文明进步产生了积极影响”,“当前中医药事业发展还面临不少问题,不能适应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健康需求。”其主要原因是,“随着经济全球化、科技进步和现代医学的快速发展,我国中医药发展环境发生了深刻变化,面临许多新情况、新问题。”其主要表现是“中医药特色优势逐渐淡化,服务领域趋于萎缩;老中医药专家很多学术思想和经验得不到传承,一些特色诊疗技术、方法濒临失传,中医药理论和技术方法创新不足;中医中药发展不协调,野生中药资源破坏严重;中医药发展基础条件差,人才匮乏。”

2011年,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医药事业国情调研组,曾专程往山西,对中医药的生存和发展现状进行了专题调研。事后,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李慎明同志曾接受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的采访。他也坦言,“遗憾的是,即便有的公立中医药机构领导和体制内名老中医也承认民间中医药对传统理论和方法理解更准、继承更好、运用更多,但现实里民间中医药的传承却因有关法规未能充分考虑中医药自身特点而处在困难境地。此种情况全国普遍存在。”

神农架医药文化适逢复兴、振兴的良机。

随着时代的进步、人们健康观念的变化和医学模式的转变,时至当今,中草医药治病、防病、养生、养颜的多种功能正被广泛认识和接受,其临床疗效确切,预防保健作用独特,治疗方式灵活,费用低廉等优势正被广泛认可和称赞,中草医药正快步走出国门,走向世界,这些皆为神农架弘扬炎帝文化、复兴中草医药,创造了大好机遇,同时也提出了迫切要求。

神农架应抢抓机遇,与“彰显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价值,建成世界著名的生态旅游目的地”同步,积极建设“炎帝神农中草医药文化产业园”。这是一项系统工程,浩大工程,应由彼此联系又各具特色的6大功能区共同构成:一为“土郎中服务区”,拟集中名老中医、草药郎中,为其创造优越条件,让其各显其能,为中外游人提供医疗或咨询服务。二为“中草药养生区”,拟与景区景点建设配套,兴建独具神农架风格的别墅群,对入住者提供土郎中养生服务,中草药养生服务。三为“中草药研究中心”,拟采用土洋结合的方法,鼓励土郎中以民间秘方为主方,以地产药材为主药,以几种疑难病为主攻目标,总结经验,著书立说,力求早出成果,出大成果,同时将其治疗常见病的处方与手法相对规范化。四为“中草药传承中心”,拟通过鼓励老郎中带徒弟、举办多种培训班和筹办专科学校等渠道,吸引年轻人入学,保证草医草药不失传,传统文化更灿烂。五为“中草药示范基地”,拟逐步扩大中草药种植面积,让千余种药材入住相应的地块,建成几个偌大的中草药园,并发挥示范作用。选种条件是,批量急需而自然资源相对不足者,适宜于在这一海拔区和水土环境生长者,急需做野变家实验者。六为“中草药文化园地”,拟多方鼓励当地农家开办以药饮药膳为特色的农家乐,并与上列项目配套,使园区成为特色鲜明、功能齐全的中草药文化园,为神农架国际生态旅游胜地增添光彩。

建设“炎帝神农中草医药文化产业园”,急需多方支持,特别是国家法律、法规的保障。李慎明同志便曾讲到,“重视和解决民间中医药传承问题必须从建设、完善法规着手。保护和改善民间中医药的生存环境比挖掘、整理民间医药资源更加重要和紧迫,倘若不能从源头上解决民间中医的合法从业、生存和传承问题,民间传统中医就失去了生存的空间和发展的活力。而失去了民间中医药,既是我国原创又完全符合人类新医学发展方向的传统中医药学也就失去了继承和创新的一支主力军。

笔者确信,神农架医药文化必将再创辉煌!

 

                                                                                 2015.5.于神农架林区松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