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游记 查看内容

美文 | 神农架意象

2015-6-8 17:28| 发布者: hisnj| 查看: 1195| 评论: 0

摘要:   去神农架当属一种偶然。脑海里尚未想象它的模样,碰及它的神秘,却匆匆打点行装,意兴兴地走向了它。  去神农架,成行于秋舞红叶的时节。大自然悄然酿造缤纷的色彩时,便携带着多彩的想象,踏上了未知的旅途。 ...
  去神农架当属一种偶然。脑海里尚未想象它的模样,碰及它的神秘,却匆匆打点行装,意兴兴地走向了它。

  去神农架,成行于秋舞红叶的时节。大自然悄然酿造缤纷的色彩时,便携带着多彩的想象,踏上了未知的旅途。

  神农架之行伴随着很多艰辛,大半数旅程是在蜿蜒崎岖的山路上完成的。

  赏神农架风光不易,它的宏大和广博让人的眼神有些忙乱,写神农架意象很难,它的丰富和厚重让人不知从何处着笔。

  位于湖北西部的神农架,与蜀、陕接壤,是长江和汉水的分水岭。境内矗立着六座海拔三千多米的峻峰秀岭,响有中华屋脊的美誉。相传华夏的人文始祖神农氏曾在这里架木为梯、采撷百药,因此而得名。

  神农架的风光让人赏心悦目,也让人欣叹。当那些被安置在山峦、溪边的景物和成长的生命活跃着奇妙的律动时,神农架便显示出特有的灵性。如果说大自然是最富灵感和想象力的天才画家的话,而神农架则是在画卷上加盖印章的最具自然个性的传世佳作了。

  名噪环宇的神农架,并非全在于它富于代表性的自然标识。人类对大自然的好奇并探索那些没有破解的奥秘,是终古不变的天性。当百慕大三角、尼斯湖怪、飞碟和野人成为当今世界的四大之迷时,神农架便因发现“野人”的信息频频传出使得它名声大振。

  神农架“野人”的发现或许是它闻名的一个因素,也是它作为旅游胜境的独特内容,每当说到神农架,人们的脑子里便自然联想起“野人”这种灵长类动物来。一段时期以来,神农架发现“野人”的信息纷纷相传,据有关部门调查公布,在神农架发现“野人”竟达三百多人次。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刺激了人们的好奇心,以至不少的人们抱着探秘的神情,踏入这片神秘的土地,寻寻觅觅。
神农架意象(散文)
  进入神农架境内,有关“野人”的话题自然多了起来。导游以玩笑的口吻让大家睁大眼睛,擦亮镜头,说是有关部门有文,对发现“野人”和拍摄到“野人”照片者重奖。遗憾的是,我没有这份财运,神秘的“野人”并没有闯入我的视线。

  其实,神农架有没有野人存在并不损减它的神秘和神奇。投身于神农架苍茫之中,人的心便一下子被它的博大和幽深所溶解。在我的心里,还没曾想象过神农架竟有如此之美,直到亲眼目睹,亲身感受,才使得自己的心里不禁荡漾起浅浅的羞意。抑或是上苍对这帧堪称神逸之品的巨幅山水画的格外垂爱吧,使得它完美无瑕、神韵无比。

  年轻的时候对四季的变化和时光的流逝总是不那么在意,或许,那个时候觉得年轻,有的是时间和拥有时光的资本,把这些当作一种骄傲,骄傲得轻慢万物,经历过的美景被视为过眼烟云,随风飘散,体验自然和生命的深广神秘时,只看到欢愉、简单、天真,忽略它的丰美、澄静、幽深。而恢弘博大的神农架,让人经历过后却念念不忘。
神农架意象(散文)
  神农架是以它神秘而独特的灵犀连结着万千生灵的生命节奏的,也以它固有而神奇的灵性连结着万千植物的生命旋律。在神农架这片缔造着有声和无声的生命土壤里,造化仿佛将华夏大地的动植物全都汇集于此,乃至任何一个百科全书式的学者都难以读懂、认全那些呼啸的、攀援的、飞翔的、畅游的和高大的、低矮的、古老的、新鲜的……等林林总总的动物和植物。

  有人形容有着第一自然魅力的神农架是一个博大的自然博物馆。在它的展厅里,正是有着这些严谨而有序的生命结构,才呈现出无处不有的勃勃生机和旖旎韵致。走进神农架,不得不让人产生很多疑惑和联想,也很难完全弄明白天地造化是如何将奇特各异的生命密码潜藏在这千姿百态的躯体之中。在神农架乳汁丰沛的肌体上,那些洋洋大观的原始红桦林带;遒劲而妩媚的高山杜鹃原始林带,那些被当地人视作神树的千年杉王和树上长树的千年杉后;簇簇碧叶上闪着幽光的千年香果树,还有那一望无际,喷吐出亘古常春的巴山冷杉,展示出一种腾游时空的巍峨和坚韧,让人品读出生命的不屈与壮观。

  被医药界誉为罕有药材宝库的神农架,其药材品种的丰富多样令人称道。惭愧的是我贫于这方面的学识,无法辩认那些重重叠叠的不知名和姓的医药植物,都说识一个人很难,其实懂一位药也不容易。神农架的药材宝库里,有一些药材都冠以好听的名字,如文王一支笔,七叶一枝花,江边一碗水,头顶一颗珠。我想,这些稀有之物大概是经过前人的鉴赏,然后展开丰富的想象,才有了这些贴切而雅致的名字吧!

  石因水而活,山因水而秀。假如没有水,绿色的田园,葱郁的山岭,也只是一片荒芜。也正是神农架有了满野的千溪百川,才使得它峰峦叠韵,处处呈现出“跃波逐石旋、飞浪抱崖涌”的壮美奇观。

  神农架是因水的滋润才出落得如此丰茂而有神的。水像是灵动的天使,把甘冽清碧的琼浆玉液尽情播洒在这高峻的中华屋脊上。明澈的山泉,纵情吟唱;欢畅的飞瀑,倾情奏鸣;清碧的江溪,豪迈酣歌;还有高山湖泊荡漾的波光,像是述说着不尽的柔情。

  神农架的水,无一不清澈,无一不纯净。纯净的让人见不到一丝杂质,清澈的如一面梳妆的明镜。闻名的香溪水便源于神农架的峡谷间,用最原始、最纯净的生命液汁汇聚成一条圣洁的溪流,每到桃花盛开的时节,无以数计的、被当地人俗称的桃花鱼儿便与花共舞,伴随着洒落的花瓣悠哉地游曳在溪间,进行着神奇的生死轮回。错过了季节,也错过了欣赏那些神秘的小精灵,而想到香溪的源头,便让人想象古代那位溪水般丽质的美女王昭君,也许正是香溪水的洁净,养育出了天姿聪慧、玉洁冰清的绝代佳人吧。伫立于溪边,脑海里不时地闪现出戏剧里和画卷中“昭君出塞”的一幕幕。漫天飞雪,一位清丽的女子,身披斗蓬,向塞外缓缓走去,平静的步态下掩饰着多少波澜?这位由神农架山脉延伸处的兴山县宝坪村前的香溪水沐浴出的佳人,远嫁匈奴,以离乡别祖的辛酸和离家离国的愁情,换来了几代匈、汉民族的亲善和睦与边关安宁。她那义无反顾地前行,驻足回望的眷顾,该是怎样的一种美呢?

  神农架以天人合一与自然和谐的节律,演绎着它的大气与非凡,众口传诵,千古流芳。融合于神农架的韵致中,这样的感受愈益地强烈。很多的时候,大自然在描绘神农架这幅得意佳作时,使用最多的莫过于养眼养心的绿色了,以各种各样的绿,勾勒出魔幻般的姿彩,以至它无愧地有了天然氧吧、绿色宝库的美喻。我想,这无疑得益于它先天的条件和后在的养护,或许,在神农架人的眼里,环境保护只是一行陌生的字眼,然而,质朴的神农架人却用各自的言行,赋予环境保护最质朴的诠释。

  贴近神农架,已是碧水秋江、绯红万顷的时节了,这个时节,天地间变幻了另一种格调,神农架葱郁的绿色已隐隐褪去,换下了缤纷绚丽的色彩,像是大手笔的艺术大师一幅幅刚刚完成的上乘佳品,映入人的眼里,也映入人的心里……

都说神秘是一种美,一种朦胧的美,壮观的美观,勃发的美。

  神农架的美连结着博大与幽深;连结着新生与勃发;连结着高远与厚重;连结着雄浑与峻秀。当这些融合了一起,展示出的是令人心旗摇荡的美。这样的美与神秘相伴,皆为大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