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神农架野人探秘:科学家心中的“野人”

2015-5-21 13:08| 发布者: hisnj| 查看: 817| 评论: 0

摘要: 野人"究竟是什么?目前我们考察和研究的所谓"野人"并非严格意义上的"野人",而是一类"人形的未知动物",这样一来情况就复杂得多了。 暂且撇开严格定义的"野人"不管,究竟人们所见到的"人形未知 ...
     野人"究竟是什么?目前我们考察和研究的所谓"野人"并非严格意义上的"野人",而是一类"人形的未知动物",这样一来情况就复杂得多了。
    暂且撇开严格定义的"野人"不管,究竟人们所见到的"人形未知动物"或称为"奇异动物"的是什么呢?在科学家心目中,它们又是什么呢?
    是否存在"野人",在学术界分歧意见很大,对它们的存在有坚信者,也有坚决反对者。当然,还有一派,就像作者本人,既不冒昧否定,也不盲目相信,主张抱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看看这些人形动物到底是什么动物。
    在我看来,并非所有"野人"的目击者看到的奇异动物全是一种类型,群众看到、听到和传说的"野人"是多种对象。可能有这样几种情况:
    一部分是目击者处于精神紧张或恐惧状态,或相隔距离很远,误将某种动物看成"野人";也有部分是不认识某些动物而产生的误解;再一部分是流传过程中渲染夸大而失真,甚至是误传。
例如将猴子(金丝猴、猕猴、四川短尾猴)、苏门羚、熊(黑熊、棕熊)等看作或传说是"野人",这都是有实例的。
    将猴子当作"野人",最突出的例子是浙江遂昌九龙山的1957年打死"人熊"取得手脚事件。在中国不少地区流传的所谓小型"野人"或"猩猩",我们可以从这一事件中获得教益,即确实是将一种大型的短尾猴当作"野人"了。我认为西双版纳地区和滇西地区所谓1.2米左右的"野人"以及
神农架和安徽黄山所传出的"猩猩"都是这种猴类所造成的错觉。
    将熊当作"野人",这在
神农架林区调查时就已发觉到这一点。当1977年考察队在大神农架主峰区考察时,对当时山民所称有一种"人熊"(也称为"野人")能站着走,能站着掰玉米而玉米秆不被折断,进行了核实,发现仍是黑熊所为,并非是神农架野人
    我们还着重调查了神农架地区传闻打死"野人"的事例,在能够查访落实的事件中,无一例外均是打死黑熊。尤其重要的是去年(1982年)7月我鉴定了河南地区送检的被认为是祖先传下的"野人"脚,发现仍然是一只熊脚。完全可以明确地指出,在中国流传的部分"野人"事例中"黑熊"所造成的错觉不少。
    尽管有这种或那种错觉,我还是认为通过多年的分析研究,特别是1977年在神农架地区进行了为期一年的考察,在中国的某些原始林区不排除存在一种科学上有待搞清楚的人形动物。我之所以认为它们有可能存在,这首先是因为各地区有关"野人"的传说如此长期地存在,决非偶然。这是客观实体存在的反映,不然为什么有这种传说,目击记又为什么局限于有限的地区呢?其次,确实有些事例需要作出科学的解释,不能漠视或者轻率地否定。
    进行"野人"研究,是要冒风险的。因为一般说来,许多科学家是不愿意从事这类捉摸不定的课题的研究的,从事"野人"这类科研甚至会被科学界非议,认为是"不务正业",认为是"瞎胡闹",会"贬低身份"!然而科学上的悬案是值得人们去探索的,如果说现在世界上确实存在这种人形的奇异动物,要是能捕捉它,不但是科学发现史上的重大事件,而且也有助于阐述人类起源的若干理论问题,即使最终揭晓根本不存在什么"野人",或所谓"野人"不过是一些已知动物产生的错觉,或是某种其他动物,这也是一个很大的成就,因为这就解决了一个千年之谜。作为一个科学家,不应怕讥笑和非议,不应害怕做这样那样的牺牲,而应该积极地去揭示未知世界。
    对世界各地的巨型"野人",在已知的分析材料中有如下具体的看法:
    猩猩说--著名的古生物学家孔尼华曾撰文,认为神农架的"野人"和猩猩在嫡系上可能存在某种联系。
    孔尼华认为从毛色和臂长看,"野人"可能是猩猩。此外营造竹巢井非人类也非熊类干的事,而是猩猩的特点。他认为把神农架野人同华南猩猩联系起来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猩猩化石在中国南方更新世时期是屡见不鲜的。这些猩猩可能居住在高山地区,因为一起发现的还有大熊猫化石和苏门羚化石。在寒冷地带生活的物种要比之低温地带生活的同类物种较大些,这是一种进化趋势。巨猿可能已经灭绝,而猩猩依然现存,可能还有一些后裔残存在神农架而成为"野人"!
    拉玛猿一南猿后代说--上海师大生物教师刘民壮认为,生活在神农架密林中的"野人"能直立行走,脸像人又像猩猩,两手像人而手指和手背较长,两腿较长,没有尾巴,脚前宽后窄,大趾分开,浑身长毛,可以据此复原出类似粗壮南猿的形象。另外在四川巫山县找到"猴娃"的骨架,他认为这是人与野人的杂交后代,头骨上混合着"拉玛猿和人"的特点。他认为在神农架林区有5种类型的"野人",它们是棕红毛长发、大红毛长发、白毛长发、麻毛长发和灰棕毛短发5种形态学类型。
    毛人说--有些人认为,"野人"也许是"毛人"跑到野外而生存发展起来的,不过这方面的证据似不足。
    巨猿说--不少人(包括笔者在内)主张这些巨大的"野人"如果真实存在的话,很可能是"巨猿"的后代。
    巨猿是一种生活在距今几百万年前至二三十万年前的巨大的化石猿类,它的残骸在印度和中国南部有过发现。
    在地史上的第四纪,中国华南地区,广泛生存着"大熊猫-巨猿-剑齿象"动物群的成员,包括着若干典型的哺乳动物,如大熊猫、猩猩、金丝猴、巨猿、犀牛、(犭莫)、马等。后来,随着地史变化,这一动物群的成员中,不少种类已在中国境内灭绝,但有一些种类仍然生存在局部地区,其中最有名的如大熊猫,在四川西北部、甘肃和青海毗连的地区仍有生存。再如(犭莫)在马来西亚,猩猩在印度尼西亚,也仍有残存。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在现在传说有"野人"活动的地区,多数还保留封闭或半封闭状态的原始森林,林中还有不少第三纪的残存树种,证明生境的古老性,受第四纪冰川影响小,有可能保留古老的动物种群。所以这个动物群中是否有另一些成员仍保存在华南局部地区的原始密林中呢?这是可能的。巨猿也许像大熊猫一样改变了它的生活习性而残存下来,以致演化为传说中的"野人"。也可能其中有一支在地史上某个时期,通过白令陆桥到达美洲,而成为"沙斯夸支";也许还有一支残留在喜玛拉雅山南麓地区而演化为"雪人"。世界各地巨型野人在体质上有些差异,可能是这些巨猿后代体质形态上的差异,可能是地区性的差异,也可能是进化程度的差异。
由此可见,"野人"研究是有重要意义的,且不说在研究过程中会发现一些新种动物,如某些未见记录的大型猴类,甚至猿类,而且还在人类起源研究中发挥一定的作用。如果确实存在这种双足直立行走的人形动物的话,如果最终证明它确是古猿的后代,那么这项工作对研究人类起源无疑具有重要的科学价值。
    人是古猿转变来的,这一悠久的历程早已消失在遥远的过去,现在我们只能凭借从地层中发掘出来的骨化石以及他们使用的工具,来推测和重现这一过程。由于化石的零碎和不完整,对从猿到人的转变过程,对原始人类的发展过程,科学上并未完全搞清楚,因此,很多方面存在不少争论。
    就拿直立行走来说,这是人类最大的特点之一,它是怎样形成的呢?与双手解放的关系如何?是因前肢从事操作活动而获得解放,从而直立起来呢?还是恰恰相反,是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由于生活方式的变化逐步直立起来,由此才使双手能操作工具呢?这个问题因没有确凿证据而颇有争议。又如,拿巨猿来说,有人认为它是猿类,一种体型特别大的猿类,未必能直立;但另有人认为它是"前人类",即是人类系统上的原始类型,它在朝人类方向发展过程中,走上了巨大化的旁途,结果后来灭绝了,它会使用天然工具,能直立行走。究竟哪种说法对呢?这虽说是个巨猿本身的问题,但却涉及到人类本质特点之一,即直立行走形成机制的问题。
    在神农架地区活动的人形奇异动物,据称是能直立行走的,然而又据反映,迄今还未发现它们有使用天然工具的事例。那么它们直立行走的能力是怎样形成的呢?如果将来在神农架地区真正捕获到这些人形动物,而且最终证明是巨猿,那不仅将解决长期以来有关巨猿在生物分类学上归属问题的争论,也将提供直立行走的成因和机制的消息。
  • 鄂ICP备14017416号-1.©2014-2021 野人网-
    GMT+8, 2021-7-26 21:35 , Processed in 0.176586 second(s), 23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