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神农架传奇--女野人之死(二)

2015-5-21 12:59| 发布者: hisnj| 查看: 777| 评论: 0

摘要: 作为一名科学家,林步森相信即便是他一辈子无法走出去,人们终究有一天会发现这里的。他现在必须将这里所看到的发生的一一记录下来,将来才可能被人发现,或许将来可以通过“小野考”来帮他实现这一愿望。他认为他有 ...
    作为一名科学家,林步森相信即便是他一辈子无法走出去,人们终究有一天会发现这里的。他现在必须将这里所看到的发生的一一记录下来,将来才可能被人发现,或许将来可以通过“小野考”来帮他实现这一愿望。他认为他有责任将这个野人王国的内幕公布于世,这一愿望一直在召唤着他。他感到森林的外面有一个声音在呼唤,他常常听到这声音,神秘的、令人心颤的、具有诱惑力的声音。这时,他感觉到一股力量驱使他离开这山洞,投身到森林中去。他不知道他要去哪里,他甚至辨不清东西南北,不过他现在已能从那太阳升起落下的方位来判断方向。这些想法像一团乱麻,总在他脑海里绕来绕去,总是绕不清。每天夜里,他都不知是何时入睡,何时醒来的。第二天,他起床后,来到洞口,此时天色已经大亮,各种鸟叫声真像在演奏一曲交响乐。他向洞外远处望去,那满是峭壁的山崖上,到处是结得密密麻麻的果子,那山、那树、那纵横的山脉,斑驳的色彩,又让他忘记了夜里的烦恼。
    他洗过脸,用清水漱漱口,然后一家人坐在一起吃早饭。早饭除了山柿、山楂、野生开心果外,还有一堆经林步森烤熟的兔肉。
    “兹弗勒。 ” 林步森在喊她们母子吃饭。阿乌波拿起一块肉,撕了一小块递给小野考,小野考很香地吃了起来。林步森看着这一场面,心里很高兴,但他担心的是那火种,他的那个电子打火机总有一天会用完的,他们现在惟一保存火的方式便是让木柴不停地燃烧着。
    火虽然给神农架野人王国带来了现代文明,但他担心有一天火又会一把把这里化为灰烬。到那时他就会成为千古罪人,他不能不提防,为此,他已经建议野人王制定了用火的“法律”:“火种必须放入洞内,不能带到洞外。 ”
    野人王对他也非常友好,他现在已经在许多方面改变了他们的一些生活习惯,比如说如今的阿乌波在腰上系着两片兽皮,这样显得既美观又防寒。
    实际上,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阿乌波长得都是很美丽的,全身毛色稀少,的确让你感到一种柔和的美。她的脸白嫩、漂亮,目光炯炯有神,鼻子和嘴巴虽然没有完全进化,但看上去很协调,她那大而结实,富有弹性的乳房让你不能不为之心动或偷偷地多看上一眼。以他这段时间的观察来看,野人虽然过的是集体生活,但野人与野人之间有明显的独立性。对于性,他们已不再是乱性,他们的婚姻采取的是配偶制,无论男女都必须忠于单个伴侣。这一点林步森经过了认真细致的观察并得到证实。他在日记中这样写道:
    他们在追求着,对婚姻非常认真,一旦找到自己的伴侣,便自始自终形影不离,否则,便会遭到惩罚
    在这个王国里,林步森大可以放心,不必担心会受到什么猛兽的袭击。只要不走出这个野人王国,没有什么野兽敢来进攻他的。他整天带着那头精明的白鹿,穿梭于王国之中。那把锋利的刀他一刻不离地带在身上。这是一片宽广的大草坪,草坪的周围便是莽莽苍苍的高高山崖,要想走出这片大草坪,到达任何一个地方是不可能,即使有路口,峡谷那也是绝壁,绝路。这里居住了许许多多的野人,他们在这里朝夕相处,不受外界的干扰,那些猛兽也不敢踏进这里半步,如果闯进来那也只能是死路一条。
    在野人谷天坑内生长着许多种灌木林,并且还有许多小山丘,也有许多珍奇动物跑来蹿去。这里的老鼠比我们所看到的一般猫儿还要大,他起初看到它时,心里还有许多惧怕。后来,他发现这些大老鼠像兔子一样,温驯可爱。它们专食地上的蚂蚁和树上的虫子,也算得上是“益兽”哩。秋季,在神农架森林,是不愁吃的,那树上到处都是伸手可得的果子。林步森来到一大片几乎看不见天的密林中坐下来休息,这地面是厚厚的松软的树叶,许多树边长满了青苔,这里的许多植被都让林步森激动不已,这里保留了人类古老的第三纪残遗种,诸如珙桐、水青树、连香树、领春木、鹅掌木等大量珍奇植物,他走在里边感到阴森可怕。在崇山峻岭的密林中,地面铺着多年枯枝落叶形成的松软腐殖质,树干和地面布满毡毯般的苔藓,一不小心就会滑得让人站不住脚。透过密林的藤蔓,林步森几乎看不到五米之外的任何东西,到处是天然绿障。
    林步森教授只能认出这里一小部分珍奇物种,但是他感到困惑的是面对如此复杂的地形、植被,凭他的两条腿、两只手、两只眼睛,想弄清神农架的自然之谜是根本不可能的。他觉得他不能贪婪于这一切,他现在所要做的是找到逃出去的路,只有当他逃出去了,才能彻底揭开这里的许多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