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游记 查看内容

沦陷大九湖

2015-5-19 13:43| 发布者: hisnj| 查看: 1420| 评论: 0

摘要:   从神农架官门山景区出来,已是下午两点,尽管人已经坐到车上,但思绪仍然游离于神农架野人的传说里,沉浸在官门山门前感恩的情怀中。经过近两个小时的颠簸,我们随着滚滚的车轮穿越了神农顶景区,穿越了太子垭原 ...

  从神农架官门山景区出来,已是下午两点,尽管人已经坐到车上,但思绪仍然游离于神农架野人的传说里,沉浸在官门山门前感恩的情怀中。经过近两个小时的颠簸,我们随着滚滚的车轮穿越了神农顶景区,穿越了太子垭原始森林。在这片原始森林组成的绿海里,崎岖坎坷的山路就是一个个波浪,一会儿把我们抛上浪尖,一会儿又让我们跌入浪谷,我们分明是坐着一艘渡船,去抵达心灵的彼岸。而这个彼岸,便是传说中的大九湖。

  传说中的大九湖是炎帝神农氏在此搭架采药时支起的九口大锅,用来熬制药膏,偶尔也会用来酿酒,从东海云游过来的九条苍龙经不住诱惑,全部醉倒在九口大锅的旁边,化成了九座山峰。当然大九湖还有其他的传说,大多与龙有关,与牛有关,与炎帝神农氏有关,不知是哪位好事者还加进了仙女洗澡的细节作为调料,让大九湖的传说变得更加神乎其神,更加扑朔迷离。如果你觉得还不过瘾,那就再加一点人文的底蕴,让你从娘娘坟的坟头上找到有关卢陵王的蛛丝马迹,从点将台和擂鼓台的台面上,去感受一下薛刚反唐时的烽火和号角。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些都成了过眼云烟,而这九座湖泊一定是九只天眼,一溜排开,还编上了字号,他们既是历史的见证者,同时也是这些传说的源泉。

  我是在湖区长大的,各种大大小小的湖泊基本上都见识过,并有一种特殊的亲切感,见到湖泊,我就好像见到了我的亲人一样,在我的潜意识里,我是把这些湖泊都当成了我的家人。或许是因为太过熟悉的缘故,所以我对大九湖便失去了新鲜感和好奇心,加上淅淅沥沥的秋雨一直下个不停,整个大九湖就成了九口煮沸的大锅,云蒸雾绕的,一片朦胧。周围的九座山峰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穿着雨衣,走在大九湖人工搭建的木质便道上,仿佛是走在一幅水墨丹青中,是谁泼的墨,又是谁的妙手绘制,这些又成了我心中的一个个谜团。山朦胧,水朦胧,湖边的树林和水车更加朦胧,尽管前面有大九湖风景区的工作人员为我们带路,我们依然免不了一种梦游的感觉,生怕陷入泥炭藓的沼泽不能自拔,也怕陷入传说的重重迷雾中找不到回归的路径。

  有人说泥炭藓是大地的毛衣,是再形象不过的比喻了,它不仅具有超强的吸水能力,也具有极强的缓冲能力,能代替药棉包扎大地的伤口,也能够保护大地免受外界的伤害。泥炭藓的沼泽跟草地没什么区别,厚厚的植被下面隐藏着一个极大的陷阱,没有火眼金睛是根本无法识别的,据说这样的陷阱具有很强的吸力,谁要是陷进去,不挣扎还好,越挣扎就会陷得越深,如果没有外力的支持,要想实现自救几乎是不可能爬出来的。如此看来,泥炭藓又是一个温柔的陷阱,经不起诱惑的兰水仙差点就陷了进去,让采风团的成员全都为她捏了一把汗,好在有团友们齐心协力的救助,她才没有完全陷入泥潭。其实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随时都会遇到这样的泥炭藓沼泽,我们把它俗称为雷池,有着水嫩的肌肤,有着光鲜的外表,诱惑是可想而知的,定力稍差的人随时都会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其实在我看来,这里的泥炭藓沼泽虽说没有把我的身体陷入其中,却早已把我的灵魂,把我的情思陷进了大九湖的重重迷雾,让我在大九湖的传说与现状,烽火与宁静的边缘游离,顺着这条木板搭建的便道苦苦追寻,却始终在半醉半醒间变得越来越迷惑。

  采风团的成员都穿着旅游鞋,漫步在大九湖的湿地栈道,不会发出任何声响,更不会在空旷幽静的高山平湖之间留下时代的回声。偶尔会有几声鸟鸣传来,与远处的流泉遥相呼应,让大九湖显得更加宁静,这时雨也变得低调了,由淅沥的小雨转为朦朦细雨,所以沾衣欲湿的并不全是杏花雨,吹面不寒的也并不全是杨柳风。只是天空依旧朦胧,总也脱不掉水墨的色彩,或许只有水墨的色彩才是完全展示深秋的特色,才能显示神农架特有的韵味吧。

  大九湖的“枯木逢春”是一棵树的名字,同时也是大九湖人民的信仰和追求,这是一棵树龄达1300多年的神树,据说是唐中宗李显新手栽下的。这棵神树200年前曾遭雷击,100年前又得以复活,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从这棵神树的经历我们可以看到,木秀于林不仅会风催之,还会有雷击之。所谓天妒英才说的就是这棵树的经历吧,但英才终究是与众不同的,它不仅有坚韧不拔的毅力,还有着非比寻常的生命力,即使枯萎了,也要以枯萎的姿势重新绽放一次,焕发出无限的生机,带给人们更多的憧憬和希望。

  大九湖的美人树其实是很普通的一棵树,两棵树干交织在一起,恰似美人曼妙的舞姿,只因一段美丽的传说,这棵树便成了忠贞爱情的象征。当我们路过美人树时,浪漫神农说谁要是拥抱了这棵美人树,谁就会走桃花运,尽管我心里清楚地知道,这只是一个善意的谎言,但我还是过去抱着与之合影。这样的举动无非是以助游兴罢了,是当不得真的,其实人们所说的桃花运,往往都会伴随着一个劫数,这个劫数的名字叫桃花劫,是我们日常生活中一个解不开的疙瘩,生活本身就是一团乱麻,有了这些活结或死结后,理起来或许会稍稍有点头绪吧。

  一路之上还经过了两座古墓,都是唐朝的,一座是张勇将军墓,石碑上还透着刀光剑影,另外一座是娘娘墓,荒草中掩藏着狐仙的执着与真情。这两座古墓同时出现在大九湖上,是多么不协调,当烽火硝烟全都融入到似水柔情中的时候,大九湖的湖面就平静了,刚刚落下的雨点在湖中激起的点点涟漪也消逝在时光的深处,再也找不到一点痕迹。不远处,一块守望石又吸引了我们的眼球,我相信那一定是娘娘墓中白玉花娘娘的化身,她所守望的不仅仅是人间真爱,还有一种超凡脱俗的世间大爱。这里没有麦田,我们姑且把千年狐仙化身的这块守望石当成是九湖守望者吧,那么白玉花娘娘一定就成了我们心中的爱神。难怪浪漫神农和兰水仙都争相在守望石前合影,原来他们是要把象征爱神的影像带回家中,然后用毕生的精力去精心呵护。

  顺着一条小河,来到落水孔,我们的思绪也跟着沉淀了下来。这些落水孔形似漏斗,在大九湖有47处之多,是大九湖地表水进入地下的一个进口,没有这些落水孔,大九湖将是一片汪洋。多么神奇的落水孔,多么神奇的造物主,据说这些落水孔里的水落到地下暗河后,就注入了汉江支流的堵河,从这个意义上讲,大九湖就成了堵河的源头。小溪里的水日夜不停地注入到落水孔中,而落水孔里的水却一点也不见涨,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欲望的陷阱,无论现实中的物欲是横流还是直流,都无法填满这个深坑。这时,我的思绪也随着落水孔,深深沦陷在大九湖的传说之中。

  因为下雨,沿途的草地上并没有出现“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塞外风情,“川鄂古盐道”我们也没有机会亲自体验了,策马奔驰更成了一种奢望,心中不免有些遗憾。这些遗憾或许就是大九湖留给我们回味的余韵吧,让我们在某个寂寞的午后或孤独的黄昏,还可以用这些余韵下酒,滋润我们所剩无几的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