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游记 查看内容

神农架禅修归来——骑行的女人

2015-5-18 20:06| 发布者: hisnj| 查看: 709| 评论: 0

摘要: 一顿饭,大家就算再想多吃一会,也是一顿饭的功夫,菜吃完了,再重新点一遍端上来,谁也吃不下去一口,饱了就是饱了,不管是吃饱还是喝饱,饱了还想坐在饭桌上的念头,每个人都有。我们的肚子就那么大,宴席只能一顿 ...

一顿饭,大家就算再想多吃一会,也是一顿饭的功夫,

菜吃完了,再重新点一遍端上来,谁也吃不下去一口,

饱了就是饱了,不管是吃饱还是喝饱,饱了还想坐在饭桌上的念头,每个人都有。

我们的肚子就那么大,宴席只能一顿一顿的吃,每次的菜不一样,拿筷子的人也不同,

所以,有干杯欢聚,就有分别思念。

就像一场美丽的邂逅,不在激情最盛时分手,难道等互相厌倦后?

五一神农架禅修骑行完美收官,队友依依惜别,最后一餐饭,我们吃的很开心,

也开心的很虚伪,

因为每个人心里都念叨着何时再见,却表现得我们只是小别,一会还能在一桌上吃饭。

我用调侃的语气,调侃每一个即将分别的队友,特别是兰心,

当我一遍遍强调此处该有泪时,她就哭不出来了,

但只要你离她近点,就能看见她眼里闪耀的东西,永远是泪水。

干哈呀兰心儿?眼大就得整泪汪汪吗?

兰心是来自黑龙江伊春市,在互联网做松子的,

她的东北松子又大味儿又正,但作为东北人,她也亲手颠覆了我对东北人的概念,

因为她泪点很低,能像莲蓬头一样随时漏水,大多人觉得东北人应该急了就干,而不是哭。

特别是骑行到了尾声的部分,她一直酝酿着一次嚎啕级别的大哭,随时随地都可能爆发,

也许因为我的调侃,这势头憋回去了。

我真不想看到一群老霸道的骑行者,在征服了神农架的大山高坡后,再在泪水淘淘里分别。

兰心是标准的五行缺赞,因为随时都能感觉到,她有颗柔软且敏感的心需要呵护,

“阿郎,快看看我这篇儿日记整咋样儿啊……艾玛,看完咋不赞就走了捏……”

好吧,吃人嘴短,谁让我抓了你那么多松子儿呢?

以至于我一旦点开兰心的空间,就有种未赞的压力,舌头发麻。

徒步穿越送郎山时,返程要下一个几乎垂直的大陡坡,兰心跟在我后边,

我拽着树,她拽着我,

我滑倒了,兰心同步的也撂倒,滑坡的惯性让她蹬起草渣和泥土,顺着我的裤腰灌一裤裆。

后来她告诉我,自己是故意滑倒的,因为走的太累,干脆就顺坡滑,有点撒娇的意思。

说的可怜巴巴,竟然让我突然很后悔,为什么当时,没有像个爷们儿一样去扶着她。

小女人,真的很容易让男人逞爷们儿,而她的善良和柔弱,也很容易让男人历久不忘。

兰心是一个极端,暖暖则是另一个,暖暖来自山西吕梁,八零后一枚。

没见过她时,就听明和师兄跟我介绍过,说这个女孩,只有不想做的事,没有做不成的事,

见了本尊,直觉瞬间告诉我,此人对脾气。

她走路不像女孩一样矜持,从不挺胸抬头,而是甩着俩膀子,一副松松垮垮的慵懒模样,

拉着推杆箱过台阶时,别人会停下把箱子提起来放上台阶,但她直接咣一声拖上去,头都不回,

胎里带的干脆直接。

暖暖属于寡言少语的一类,特立独行,扎人堆总是先观察,看清了混熟了,才会打开话匣子,

她说:“阿郎,你又拍摄又开保障车太辛苦,来,我帮你开会,你休息休息!”

我心说这女孩真好,知道疼人,

后来她上保障车的频次越来越高,我就忍不住想笑了,这鬼灵精,是偷懒不想骑车呀!

真把方向盘交给了她,就有大大的惊喜。

她是个十足的老司机,技术娴熟,经验老道,

保障车是手动挡,方向盘也没助力,我开着都费劲,更别说对于一个女孩,

但她开起来很让人放心。

唯一令我担忧的,是她对速度的钟爱,可能大排量开惯了,换成一台小马力就很容易地板油,

为了保持车速,她的对策是深踩油门晚刹车,所以她的右脚不是闷油门,就是闷刹车,

我坐在副驾,脚趾头差点抠穿了鞋底,她还让我眯会,天地良心,我哪眯的着!

所有队员都目睹了暖暖在盘山路上飞驰的胆量,也见证了她发夹弯超车的本事,

这无关于技术,而是个性使然,你敢说声走,她就敢毫不迟疑的往前冲,

在所有有驾证的队友中,暖暖是当仁不让的神农架女车神。

因为她老为我做代驾,所以我们聊天的机会就比较多,了解也就深一些,

她接触互联网时间很短,现在在做一款天然皂,上来就自主研发,做上游源头,

除了付费加入此次骑行,她还主动做了活动的赞助商,足见其魄力。

从我的视角来说,天然皂跟暖暖的性格根本就不搭,她其实更适合倒腾些枪支弹药,

但她是个要结果的人,认一个方向就倔强的冲,而且过程必须完整,像开车一样不想停,

这也是明和师兄为何对她评价极高的原因,那就是执行力和胆略!

暖暖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当我们的活动还有一段路程时,她有事要离开了,

走的时候,她跟每个人拥抱,

轮到我,我虚着满怀拍拍她的背,心里有话想说,却说不出口。

在骑行过程中,暖暖和兰心一直飚在一起,俩人互相欣赏,性格又互补,

在松柏,我们穿越送郎山归来,有种死而后生的感觉,忍不住喝的有点高,

暖暖和兰心都微醺,她俩搂在一起,商量着一三五二四六分开,要翻我的牌儿。

我看着她们晕乎乎的样,实在觉得可爱,我太喜欢爽朗的笑,也太喜欢锋芒外露的真,

而她们骨子里,两者都有,

只是兰心微醺的时候显现东北的豪气,而暖暖微醺时,反变回一只温柔小鸟,比女人还女人。

阅历和城府,让我们把本真那一面,都习惯性的掖着藏着太久,都磨出了老茧,

本真显的更珍贵。

齐飞,来自石家庄,做服装生意,天生两条大长腿,不是一般的上相,

她是修身齐家的佛友,也是我微视训练营的终身会员,

我一般只在会员付费的时候,或者谁有技术问题的时候,才会在QQ上交流几句,

平时很少闲聊,所以当骑行团队聚齐时,我压根没认出齐飞,我不知道她要来骑行。

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一桌子人都在欢声笑语时,齐飞姐也永远是默默的那一个,

她不爱说话,但你能感受到她有一肚子话想说,想释放,却习惯性的保持理性,和优雅风度,

这是一个相对严肃,认真,又内热不爱表现的人。

这种印象,不免让我一遍遍联想到上学时的班主任,揪着我的耳朵,把我扯到教室外边时的敬畏,

所以我不敢跟她搭讪。

后来,大家都齐飞姐齐飞姐的叫,我才隐约意识到,这个人眼熟,

这尴尬事儿在云南闹过一次,昆明偶遇铁棍男人,她盛情邀我一起吃饭,

东哥也在,他是我早期的会员,一个饭桌就坐我对面,铁棍男人让我猜这是谁,我没猜出来,

他皮肤太白皙了,一点不像照片。

自己的付费会员,自己都不认识,把我羞得真想找个地缝钻。

吃一堑长一智,我偷偷打开手机,对照群里的照片仔细看,真是齐飞!

跟齐飞好不容易见面,很想给她贡献点价值,但破冰前的对峙,反而让我们刻意保持着距离,

我等她开口,她一句也不说,直到队友们渐渐熟悉,齐飞姐和我才慢慢聊了起来,

“阿郎,你给我讲讲手机怎么编辑MV相册呗?”

她对功能性数字设备的使用,洁白的让我惊讶,

手机拍照也好,拍视频也好,都建立在对手机基本的熟练操作上,

但对于齐飞姐,要从点击和滑动的区别开始,

在大九湖,我教他用软件编辑动态相册,她很快学会了,高兴地像个孩子一样到处炫耀。

那一刻,我像被老师夸奖一顿似的满足,

齐飞姐的闺蜜是雪姐,雪姐也来自石家庄,可能是因为老乡的原因,她俩老是互伴左右,

在骑行过程中,雪姐的活力和齐飞姐的稳重相得益彰,是一道亮丽的景儿。

雪姐心热乎,也幽默,有阅历,她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阿郎,你听我口音是哪的?”

我猜了一圈儿都没猜对,傻庄的口音太难判断了。

在登山的时候,雪姐一路高歌猛进,在骑行的时候,雪姐也从未掉队,

好像年龄根本没从她身上带走什么,我都气喘吁吁时,她依旧精力充沛。

为了给大家提供舒适的保障,雪姐除了完成同样的骑行,还额外担负着订餐、记账的工作,

每到一个地方,我们都累的不想动了,雪姐还忙里忙外的点餐、安排房卡,

好像她有使不完的劲儿,时时处处都像个硬汉,

而照顾我们,就像照顾自己孩子一样,让她脸上永远洋溢着满足的笑容,

一个无懈可击的人,就显得不真实,直到我们一起去登山。

在送郎山穿越时,走在前边的雪姐突然发出尖叫,声嘶力竭,双腿抖动做脱裤子状,

大喊:“啊呀虫子……钻裤腿里去了!”

那一刻雪姐崩溃了,瘫软的几乎要倒下,队友们纷纷冲过去帮她找虫子,

等翻开裤腿一看,是把杂草而已。

上山前,当地领队连蒙带吓唬,说草坑里有蚂蝗也有毒蛇,大家要多多注意,

雪姐显然是听进去了,但她并没有表现出恐惧。

到了户外,每个人都想做个征服者,表现自己的勇气,雪姐也不例外。

大家都愿意表现勇气时,个体的胆怯,就被小心的藏了起来,看上去很威武,其实揣着忐忑,

雪姐那一刻暴露的可爱,让我笑了好一阵子,这场遭遇,让她在我心里的形象更加立体,

她先是个女人,然后是个好大姐,她愿意在晚辈面前勇敢和担当,但硬汉也怕虫。

因为我是单人单车去襄阳,出发前就在群里问,有没有河南老乡要搭顺风车的,

这时候转转冒了出来,我们聊了会,虽然最终没能捎上她,但见面后自然就多些熟悉。

转转,河南话的意思,就是闲着没事溜达溜达,想来这是个爱玩的人,

她属于很抓眼的女孩,一身炫彩棉麻飘飘荡荡,遮住了绝好的身材,

感觉别有风,有风就要随时起飞。

最初我觉得挺担心,因为出来骑行,这身上的条条穗穗搅到车轮里可咋办?

后来了解到她是瑜伽老师,才瞬间明白这是Style,就像我扎个小辫儿一样,平时就这风格,

登上自行车,她立刻换一身短衣襟小打扮,利利落落像个河南人样子了。

每次吃饭的时候,有人给我倒水,我都是习惯性一伸杯子,手指在桌上敲两下,从来不看人,

有次我抬头,看到倒水的人竟然是转转,弄得我瞬间很不自在,

再往后,我就开始留意,发现每次席间倒酒倒水的身影,总少不了转转。

她在默默的付出,而我则习惯性索取。

转转的长相,具有西方人眼中典型的东方美,所以,她也成为摄影师翔哥最钟爱的模特,

照片拍了无数,引队友净吃醋,

她的轮廓非常适合上造型,但随队没有化妆师,这也算个小小的遗憾吧,

虽然我没见过成片,但我可以想象的到,以翔哥的技术和眼力,即便素颜,也一定美到爆。

转转普通话说习惯了,也优雅习惯了,河南俚语并不利落,我就抽冷子故意拿土话逗她,

因为只有她是河南人,也只有她懂得土话的笑点在哪,

想想自己也挺坏的,非得剥去一个女孩的优雅,把人往土坷垃里拽,

好在转转并没介意,能听得懂土话,就能理解我并非恶意。

我只是喜欢赤裸裸的心对心,在任何一场聚会里,我愿意通过自己的方式,让每个人变透明,

所以除了逗转转,从一开始,我也盯上了静子,

直觉告诉我,静子看上去很内向,骨子里却包着一团火。

静子是做微商的,卖口袋蜜,出于跟小卖部长的熟悉,我对静子也多了几分关注,

但是从到襄阳,到活动开始开始,再到百十公里的行程过去,静子一直默默专注骑行,

从她骑车的姿势,我判断这女孩的体力已到极限,就跟张国锦打赌,下个爆胎的一定是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