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游记 查看内容

神农架大九湖——从迷雾中走来

2015-4-29 11:02| 发布者: hisnj| 查看: 960| 评论: 0

摘要: 与大九湖安静地相遇  骤雨初歇。数声鸡鸣,唤醒了大九湖的清晨。   山峰间萦绕着薄薄的雾气,云影逐波,浓淡相宜,氤氲成一幅水墨画。白琵鹭低低地掠过湖面,鸳鸯悠闲地划水,时有鱼儿跃出。湖畔,密林翠色欲滴 ...

与大九湖安静地相遇


  骤雨初歇。数声鸡鸣,唤醒了大九湖的清晨。
  山峰间萦绕着薄薄的雾气,云影逐波,浓淡相宜,氤氲成一幅水墨画。白琵鹭低低地掠过湖面,鸳鸯悠闲地划水,时有鱼儿跃出。湖畔,密林翠色欲滴,画眉鸟在枝头啼啭,虫子在草丛中浅唱低吟,声音里仿佛还带着潮湿的味道。
  天色晴亮起来。在群山的怀抱里,一望无际的草甸开满鲜花,宛如巧手绣出的巨幅毛毡。9个大小、形态各异的湖泊镶嵌其中,错落有致,波光如镜。
  蓝天白云下,已有几百年树龄的青冈栎依然茁健,海棠树挂满了青青红红的小果子。苔草活泼泼地生长着,红三叶捧出粉紫的花朵,艳黄和洁白的野山菊迎风摇曳。还有那些不知道名字的野花,漫山遍野,一直开到了人们柔软的心底。临水照影,绚烂如油画。
  鱼跃鸟翔,风吹草低,牛羊漫步。沿着木质栈道蜿蜒前行,游人们不忍惊扰大九湖的宁静。将脚步放慢,让心灵跟上。
  这里是神农架大九湖的盛夏,在海拔1700米之上的山间,凉爽宜人。湖边或遇悠然垂钓者,垂下一竿静谧时光,钓起一尾尾跳脱的野鱼。60多岁的陈先生放下鱼篓,与我们分享手机里珍藏的照片——夕阳中,披满余晖的大九湖美得惊心动魄。这位来自浙江的老人,已在此地闲居两月,仍不愿离开。
  夜色渐浓,蛙声如雨。泛舟湖上,木桨摇碎了一湖月光。枕着清风望去,满天的繁星很低很低,触手可及。身边,偶有微弱的绿光忽明忽暗,竟是我们睽违已久的童年伙伴萤火虫。
  与大九湖安静地相遇。这一天,时光似乎是静止的,却又流淌得格外快。远离喧嚣的大九湖,以她的恬静、诗意之美,抚慰着都市人疲惫的心灵。幸福,原来可以很简单。


万年长河在此淌过


  美丽的大九湖由来如何,民间流传着不同版本的传说。
  相传,炎帝神农氏搭架采药,支起九口大锅熬制药膏,后来幻化成九个湖泊。又相传,此处原是一个高山深湖,九条恶龙祸害人间,在神农氏相助下,有位勇敢小伙一一诛杀,恶龙的尸体遂化作九个湖泊。黑白之间,种种传说,不一而足。
  其实,作为世界上中纬度地区罕见的亚高山泥炭藓沼泽湿地,大九湖已悄然淌过上万年的岁月长河。
  大九湖泥炭藓最深达3.5米,按照泥炭藓以每年0.1毫米的速度缓慢生长来计算,大九湖湿地在3万多年前便已形成。所以,你看到的湖水,也许不是那么清澈见底。据科学考证,其泥炭层详实记录了神农架地区1万余年以来的气候变化状况,被誉为“华中气候的自然档案馆”。
  斗转星移,许多传说沉淀在岁月的河床里。我们在大九湖走访时,村民们都对薛刚屯兵于此、反周复唐的故事耳熟能详。是历史,还是演义?众说纷纭。不过,传说中的9个屯兵营地被称作一至九字号,以及帅字号,成为大九湖一直沿袭的地名;鸾英寨、马鞍山、卸甲套、小营盘、擂鼓台等地,也深深烙刻着战争传说的印迹。
  明清以降,川鄂古盐道盛极一时。这倒不是传说,而是史实。古盐道在神农架境内绵延100多公里,大九湖是必经之路。背盐人的艰辛足音,早已消逝在高山密林深处。一曲《背盐歌》却流传至今:“太平山,自生桥,黑水河旁来弯艄。娘娘坟,水井湾,苞谷荞麦当的饭……”自生桥,黑水河,娘娘坟,正是大九湖境。不难想见,大九湖曾多少次被“盐背子”们的脚板叩响,川盐经此源源不断地运入荆楚。


几度风雨涅槃重生


  岁月如烟云散去,为世人留下了水丰草美的大九湖。
  大九湖也曾伤痕累累,甚至徘徊在生死边缘。
  谈起大九湖的昨与今,曾在此工作多年的神农架林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王均学不胜感慨:
  上世纪60年代,神农架是华中地区重要的林木采伐区,大九湖也被轰鸣的伐木机械惊醒,众多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轰然倒下。
  20多年后,大九湖着力发展高山牧场。1986年至1992年期间,开挖深沟大渠,大面积开垦人工草场,兴建了梅花鹿场和细毛羊场。但畜牧业也未能像人们所预期的那样,支撑起大九湖的经济发展。
  2001年,当地又开挖人工排水渠,围湖造田,建起万亩高山蔬菜基地。粗放式的农业生产,再一次重创了大九湖的湿地生态。
  无序的掠取导致生态恶化。作为汉江一级支流堵河的发源地、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水源涵养地,大九湖湿地水面竟一度消失殆尽,各类珍稀植物生存环境遭到严重破坏,湿地功能退化加剧。
  痛定思痛。我省将大九湖湿地保护与利用纳入重要日程,确立了“生态优先,科学修复,适度开发,合理利用”的方针。
  2006年9月,神农架大九湖通过国家林业局审批,成为全国第四个、华中地区首个国家级湿地公园。次年5月,省委、省政府在大九湖召开现场办公会,研究解决湿地保护问题,启动了一系列重大措施。2010年6月,省政府正式下文,批准晋升为省级自然保护区。
  将人为活动回归自然规律,浅水湖泊得以恢复,湿地原生态风貌初步重现。黑鹳、金雕、灰鹤等季节性珍稀候鸟频频造访。
  历经7年努力,大九湖涅槃重生,蝶变为湖北旅游的一张新名片。2009年,在“全国最美六大湿地公园”评选活动中,大九湖捧回桂冠。去年,大九湖湿地公园的旅游门票年收入从过去的10万元,增加到1130万元;旅游综合年收入从过去的50万元,增加到5600多万元。
  大九湖湿地管理局副局长吴昌寿介绍,为排除人为活动对湿地的污染和干扰,大九湖周边的居民多要搬迁,几十公里外的坪阡将兴建一座文化旅游新镇。


人与湖的相竞或相谐


  大九湖村村民黎洪财今年40岁。生于斯,长于斯,对于人与湖的几重变奏曲,他有着切身感受。“小时候,家里很穷很穷。父母务农,主要种玉米、土豆。广种薄收,只能勉强填饱肚子,谈不上生活质量。”黎洪财回忆,一年里,全家只能吃上几次肉。
  没鞋穿,打着赤脚上小学;每天的中餐,是从家里带的两个烧土豆、一根生萝卜。上二年级时,黎洪财辍学了,帮父母磨苞谷浆、烧炭卖钱。在他的印象里,当时的大九湖到处是荒坪。
  1987年令黎洪财记忆深刻。因为这一年,他帮家里砍树木卖,两方木头卖了60块钱,“以为发了大财”。
  2000年,神农架天然林停伐。黎洪财外出打工,父母则在山里挖药材。没多久,大九湖兴起的高山蔬菜种植热,让他们以为看到了希望。和许多乡亲一样,一家人种了200亩高山蔬菜。山高路远的大九湖,反季节蔬菜在公路两旁堆得像小山高,也没多少人问津。
  当地村民决然没有想到,整日地向高山向湖泊讨生活,还不如顺应自然。随着大九湖湿地保护与利用掀开新的一页,黎洪财惊喜地发现,生活真的开始发生变化。
  湿地恢复了,大九湖美了。远在山外甚至千里之外的游客来了,黎洪财开起了农家乐。游客越来越多,镇上的农家乐也越开越多。他便放养起生猪,种起绿色土豆,为众多农家乐提供原材料。如今,他一年纯赚几十万元,买了一辆皮卡、一辆高级小车,还在松柏镇购置了一套120平方米的商品房。“我是个地道的农民。但我感受到,通过湿地保护带动旅游,这个决策做得对。”黎洪财说,旅游业带来了商机,日子红火起来。他马上又要“起房子”,建一座有55个房间的酒店。
  将来,黎洪财和一些村民都要搬迁至坪阡新镇。虽有不舍,他更加充满憧憬:“搬比不搬好。现在的村民生活区,确实对湖面多多少少有影响。再说,我们是从乡里搬到镇里,从农民变成商人,从‘穷人’变成‘富人’。”憨实汉子的笑声,在宁静的大九湖畔更显爽朗。


湖边拾贝
大九湖珍稀动植物


  大九湖湿地生态系统主要包括亚高山草甸、泥炭藓沼泽、睡菜沼泽、苔草沼泽、香蒲沼泽、紫茅沼泽以及河塘水渠等湿地类型。
  湿地内具有丰富的动植物资源,有陆生脊椎动物34科55属69种,其中国家一级保护动物4种,二级29种;有高等植物145科474属984种,其中国家重点保护植物14种,珍稀植物3种,濒危植物12种,小黑三棱群落和睡菜群落为国内首次记载,浮毛茛和圆叶茅膏菜为我省首次记载。
  这里保留了大量被誉为活化石的孑遗植物。珍贵而古老的珙桐、红豆杉、银杏、鹅掌楸、水青树等繁衍生息,度过了自然环境极为恶劣的第三、第四纪冰川期。
  在大九湖湿地,东方白鹳、白琵鹭等原有记录的水鸟,弥补了神农架区域的水禽空白。近年来随着湿地生态修复,黑鹳、金雕、灰鹤、鸳鸯、白鹭等也栖息于此,均为大九湖湿地的新分布记录。


大九湖位于神农架林区西部

东经109°59’42"
北纬31°29’9"

湿地保护面积50.83平方公里

○我省唯一亚高山湖泊群
○华中地区首个国家级湿地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