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游记 查看内容

原始味道的神农架,同一时刻感受一年四季

2015-4-13 22:02| 发布者: 心心心·念| 查看: 894| 评论: 0

摘要: 如果你去过神农架,你一定会对朋友说:“我是一位非常幸运的人。”因为那儿有美丽无比的原始大森林,那儿是我们祖先劳动和生活过的地方,那儿有许多至今让人无法解释的大自然奇观。  2004年2月中旬,我们一行人从 ...

如果你去过神农架,你一定会对朋友说:“我是一位非常幸运的人。”因为那儿有美丽无比的原始大森林,那儿是我们祖先劳动和生活过的地方,那儿有许多至今让人无法解释的大自然奇观。


  2004年2月中旬,我们一行人从武汉直奔神农架,许多人都说去的不是季节,可我们并不把它搁在心里,开着车往前赶路。到达木鱼镇的时候,天上依然是阳光灿烂,白云贴着山顶从蔚蓝的天空中轻轻飘过。午饭后,车子顺着盘山公路开进神农架景区,这时候我们才发现,从山下看到的都是朝阳的山坡,山上林木茂密,阳光普照,而在背阳的山坡上,则堆满了厚厚的积雪,连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也成了一条弯曲盘踞的银蛇。汽车在堆满冰雪的山道上艰难地行进,不多久就停在半山坡上,再也不敢前进半步。大家只好弃车步行,山道上顿时响起一阵“咔嚓咔嚓”的踩雪声。


  春天的时候,这儿万木复苏,溪流遍野,山坡上品种繁多的杜鹃花争奇斗艳,令人目不暇接。夏天的时候,这儿绿树繁茂,禽鸟飞鸣,群兽出没。秋天的时候,满山的树叶黄了,红了,熟透的野果悬挂在枝头上,到处是一片成熟和富足的景象,唯有冬天,满山枝叶枯黄,四野萧瑟一片,不但不见了花儿,也不见动物的踪影。但是他哪里知道,南方人见了雪,就像见到了久别的恋人。我喜欢在寂静的山野中,听脚下一阵又一阵“咔嚓咔嚓”的踩雪声,那声音仿佛是一曲余味无尽的山歌,将我们的心完全沉浸在一种新奇的快乐中。


我们脚踩着铺满冰雪的山路,三步两滑地往山上走去。这时候我们才发现,随着路的弯曲延伸,受阳光照射的影响,往往是路的一边是白茫茫一片堆满积雪,另一边却是光秃秃的树林子,不见冰雪的痕迹。雪覆盖着树林子,东一片西一片,厚一片薄一片,大一片小一片。你走在路上,往前看是一片白茫茫的树林子,往后看是绿意浓浓的山峰,那儿不但不见雪的踪影,而且像是一片秋天般的森林。路边一排又一排的红皮柳已经急不可待地长出花蕾般的芽苞。一片片松树林依然那么青葱翠绿。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当我们走得满身冒汗的时候,在同一座山上,在同一时间里,我们仿佛经历了一年四季的变化


  大雪是冬天最有权威的发言者。在雪多的地方,洁白耀眼的雪把山林中一切有生命的东西全都封存起来。密密的杂树林只露出一些黑瘦的枝条,四处寂静无比。这时候,如果有一片枯叶落在雪地上,那声音也一定是非常的清晰。由于花的凋零和衰败,蜂蝶们全都躲藏得无踪无影。平时喜欢喧闹的金丝猴不见了踪迹,更不用说那些极其珍贵的白化动物们。本来日夜喧哗的小溪流,被一片白色凝固了,在弯弯曲曲时宽时窄的山沟里,只露出嶙嶙峋峋的石头。远远看去,像是原野上放牧的一群牛羊。冬天的神农架,枯叶也是一道美丽的景观,那枯叶是千姿百态的,有的聚结成一团,象秋天熟透的高粱穗子。有的张开叶面,如清晨万千歇息在枝头的蝴蝶。有的微微合闭着,象腼腆微笑的含羞草。黄金竹的叶子卷成一团,象怕冷的孩子缩着脖子,只露出万千条金色的竹杆子。也有不少的枝条上光秃秃一片,它们美丽的叶子已经被白雪深深地埋藏起来。只有松树在浓绿的针叶之间,挂满了灰褐色的松果,象圣诞树上无数美丽的小灯盏。


 本来就是一处神秘的地方,而冬天的神农架显得更加神秘。这时候,你见不到满山遍野姹紫嫣红的杜鹃花,你只能遥望那茫茫无边的神农架原始森林,在梦境中想象着那苍劲挺拔的冷杉,老态龙钟的银杏,古朴香郁的岩柏,雍容华贵的梭罗,风度翩翩的珙桐。你只能在这壮美的大自然面前崇拜它们的和谐与宁静,自在和安详。那些珍奇的金丝猴和白化动物们躲藏到哪儿去呢?那些传奇的野人踪迹还能见到吗?茫茫的林海,绵绵的山峦,陡峭的山崖,嶙峋的怪石,在这古老的谜一样的山野里,积淀着古老的谜一样的森林文化。我们只能在木鱼镇的标本店里看到一些珍贵的蝴蝶品种,还有那些长着五彩羽毛的珍禽。木鱼镇的集市里堆满了神农架盛产的茶叶、木耳、蕨菜、板栗、山核桃和箭竹笋,那些被称为神农架四宝的头顶一颗珠,江边一碗水,文王一支笔,七叶一枝花等名贵药材更是闻名遐迩。那一朵朵硕大的灵芝凝结着原始森林奇山险峰的精气,灿烂的象一朵朵盛开的牡丹花。


  站在那棵千年的古衫王面前,看着它那伟岸挺拔的身姿。探寻群山幽谷之间,遥想那洪荒时期的自然风貌,身临人类原始生存的环境,我们感受到重返家园的亲切,同时又感觉到一种惊奇和痴迷。那些树种穿越亿万年岁月的洗礼依然生机勃勃,依然如化石般恒久坚韧,在这葱茏的世界面前,我不禁激情澎湃而肃然起敬。我敬佩五千年前那位原始部落的首领--我们的始祖炎帝神农氏。他也许不知道,在他尝草采药、架木为屋的地方,曾经是一片古海,喜马拉雅的造山运动使这里由深海变为辽阔的古高原,之后又开始了艰难的隆起,终于完成了它生命中艰辛而壮美的涅磐。如今,置身这世外飘然欲仙的境界,你似乎听到那呼啸的山峰穿越漫长的岁月,听到来自远古的呼唤,使高山峡谷显得那样古典而悠远。


  莽莽苍苍的树林象一幅精美的油画,这是一幅大自然神奇的杰作,这是神农架千百年静默和大自然本色的极致。草木的清香伴随着几许原始的神秘飘散在山谷里,让人的双目与心灵都被这亘古蛮荒的原始森林所陶醉。站立在宽阔的神农祭坛前,我们每一个人都静默无言,只有在心中升腾着一种骄傲与自豪。


前一天还是阳光普照的神农架,这会儿却下起一阵大雨,雨慢慢演化为漫天的大雾,像轻飘飘的纱巾将大山和森林全都笼罩起来,只显出一片若隐若现,游游荡荡的山峰。有人在祭坛前点起几柱香,立时,那淡淡的清香在山谷间像一股仙气般弥漫开来,让人觉得一阵阵虚幻缥缈。有人抡起木锤撞响大钟,那钟声清脆悠远,和雄浑深沉的鼓声交汇在一起,在山谷间久久回荡着,使这神秘的神农架更增添了许多神奇的魅力。

  • 鄂ICP备14017416号-1.©2014-2021 野人网-
    GMT+8, 2021-10-23 09:52 , Processed in 0.059952 second(s), 21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