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游记 查看内容

晃晃悠悠,独行神农架8日行

2015-4-5 01:53| 发布者: hisnj| 查看: 911| 评论: 0|原作者: 小林的羊

摘要: 推荐行程:1)因为松柏镇所在的玉泉河旅游区尚未开发完全,如非人数众多可以包车做探险游,个人建议不用去松柏镇了。可以从十堰坐车,半路在红坪下车。红坪镇距离古犀牛洞和红坪画廊非常近,基本上徒步可以到达游览 ...

推荐行程:1)因为松柏镇所在的玉泉河旅游区尚未开发完全,如非人数众多可以包车做探险游,个人建议不用去松柏镇了。可以从十堰坐车,半路在红坪下车。红坪镇距离古犀牛洞和红坪画廊非常近,基本上徒步可以到达游览。2)从红坪出发,去天门垭燕子垭和燕子洞需要包车。然后在红坪拦松柏至木鱼的小面包车去木鱼,可在香溪源下,游览香溪源景区,然后徒步去木鱼镇。3)游览神农顶和大九湖。如果时间充裕的话,神农顶1天,宿大九湖,看大九湖日落日出,然后回木鱼。4)木鱼镇出发,坐木鱼至兴山方向的车,游神农祭坛、神农洞、天生桥。这条路是去宜昌的,可出神农架。

————————————————————

出行之前,做了两个月的中州攻略,商丘、郑州、开封、安阳、洛阳,几千字的文字版攻略,从窝里下载了路书,图文并茂,就等着河南大巡游如期上演。启程前一个星期,在公司,忘记了是要干什么,只记得是在推开一扇玻璃门的时候,忽然问自己:真的要去那里?也许是攻略看的太多了,想到节日期间熙熙攘攘的人,景点里无数架咔嚓咔嚓的照相机,想到挤,想到推搡,兴致一落千丈。于是就在那一刹那,有个裹挟着大漠风沙的名字蹦入,宁夏。宁夏,银川,塞上江南,镇北堡,大话西游的取景地,第一次看大话西游是大一,记得画面出现的时候,一颗心柔软到一塌糊涂,一个劲的想:怎么会有这么美的地方。短短两天之内,我的计划变成了宁夏全境,从南走到北,从联合国判定的苦甲天下之地,不适合人居的贫穷之所,固原、西吉、海原,到同心大清真寺,到中卫沙坡头,到青铜峡108塑像,再到银川,去看西夏王陵、贺兰山岩画、镇北堡影视基地。计划的临时更改让我觉得仓促且刺激。又一次万事俱备,只欠车票。机票在临近清明的后几天疯涨,我决定火车出行。

启程前两天,票点传来消息:去固原的火车卧铺下铺已经没了,只剩下上铺了。数次上铺出游的经历让我崩溃,我想也没想就放弃了宁夏。那个晚上,很多朋友问我出行的计划怎么样了,我老老实实回答:假早就请好了,打包也打包的差不多了,就是不知道要去哪。启程前一天,我一边百无聊赖翻着订票网页一边思考着是不是要朝老板把假单给要回来,鼠标滑着滑着,一个名字出现了:十堰。十堰通往一个我很感兴趣的地方——神农架。中华大地上的高山长林,历来被视为畏途,人迹罕至,直至现在,仍然被视为“中国大地的深处”,这里藏着世界四大谜之一:神农架野人。五分钟后,我兴高采烈地告诉同事:票定好了。同事很为我高兴:“去开封了?”瀑布汗,女人都是善变的动物,我的善变似乎更加登峰造极——看来我的确更加适合一个人出行,一个人接受一连串的改变以及改变带来的不便,而不用承受同行者的崩溃和口诛笔伐。3月31日晚上10:06分,我登上了上海开十堰的火车,我对我的目的地一无所知,除了临行前紧急打印的一眼都没瞄过的神农架攻略。我对未来几天的安排,出行也好,住宿也好,完全没有计划。晃晃悠悠,独行神农架,不知道要有几次磕绊。Day 1 上海至十堰3.31日晚上10:06分的火车,4月1日下午3:25分到十堰。登车不久车厢就熄灯了,黑暗中,听到车轮和枕木接缝处有规律的撞击声,窗外变换着不同形状和轮廓的黑夜,偶尔能听到低低的咳嗽声、说话声、摸索着下床的声音,我睡不着,会突然坐起来掀开窗帘朝外看,外面并不是全黑的,会掠过大片田野上一棵枯树的影子,有时又会流窜过一大片璀璨的灯火。不知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天光大亮,看看时间也还不到8点,车子要下午3点半才能到十堰,我开始研读神农架的攻略,读了一遍一头雾水,读了两遍还是一头雾水。经过汉口的时候停站,下车给火车拍了一张。

一路百无聊赖,拿吉祥物解闷。

下午3点半,列车准点到达十堰。我背着包,耐心等到站台上的人都走光了,给吉祥物拍了一张站台照。其实我很想下到铁轨里去拍,可能更真实些,但是不远处有7个铁警站着,所以我由始至终表现的很老实。

出站之后,阳光大好。前一天晚上在上海,我穿薄羽绒,虽然对十堰的零上28度有心理准备,还是没想到它能热到这个地步——居然有姑娘穿着夏天的长裙非常摇曳生姿的从我面前经过。

我在十堰车站的广场上晒了15分钟太阳,因为我完全不知道要去哪里。15分钟之后我果断遁了,因为一群在广场上拍照拍的非常嗨的姑娘们频频回头看我——我估计着是想找我给她们拍大合照,但是长途跋涉之后,我助人为乐的精神值暴跌。根据我以往的出行经验,火车站必有公交通往汽车站,而找到了汽车站,我就能买到通往神农架的车票。事实证明我的经验完全正确,我上了5路公交车,在视察了十堰城区15分钟后下车,在客运站买了第二天早上7:30去松柏镇的车票。去松柏镇完全来自窝里攻略的建议。攻略上说,从十堰去神农架,先到松柏镇,如果从宜昌去,就得先到木鱼镇。(我对这条建议表示愤慨,当然,原因后续再说。)松柏镇位于玉泉河旅游区,神农架一共四个旅游区。东面的玉泉河旅游区,西北的猎奇探险旅游区,西南的考察探险旅游区和东南的香溪源旅游区。我准备四个区一起扫荡。所以先到玉泉河。

买了票之后,旅行老规矩,去邮局盖当日的戳,盖戳的小姑娘把我的旅行记录本翻来覆去的看:“旅游的啊。”

在路边小店吃了份武汉热干面,3块钱,相当便宜。

因为第二天要早起,所以找了靠近车站的酒店住下。晚上去附近的超市采买第二天的供给,超市人很少,空空荡荡的,下楼梯时听到超市的广播在放汪峰的歌《春天里》。经常会有一首歌,忽然间就停顿了你的脚步,我站在楼梯上听了很久很久。在房间里一切安好,接到一个疑似特种服务电话,听到我是女的就挂掉了。睡觉前我用凳子挡住了门,半夜还是惊醒了一次,因为有人敲墙,好像还有人拍了一下门。不过比09年在山西的经历要好,那一次我被车子带到不认识的庄上,只好找全庄看起来最正规的地方住下——洗浴中心。临睡前也用凳子抵了门,但是半夜的时候用人轰一下把门撞开,进来之后大叫:“咦,里面不是有人吗?”现在想起来,我很庆幸当时撞门进来的人还算规矩,又老老实实退出去了。Day2 十堰至松柏镇(镇子闲晃,神农架自然博物馆) 一大早就匆匆忙忙,早起对我来讲永远都是挑战,终于赶上7:30的班车,肚内空空,连水都没喝。 向十堰的早晨问个好。

出站十五分钟就是山路,不断地拐弯,拐弯,我开始晕车,不得以趴着前面的椅背把手睡觉,睡到难受的不行,车子中间停了一次,山间,我拿着杯子冲下去找到一户人家要水喝,老婆婆抱歉地说:“呀,姑娘,水还没烧开呢。”我不屈不挠,准备找下一家,结果车子开了,我只好又拿着空杯子狂奔回去。过了中午12点,车子终于到了松柏镇,给养里有酸奶,在车上时不敢喝,怕吐。如今终于脚踏实地,我背着大包喝着酸奶出站,身后跟了一群女人推荐包车住店,当然不止围攻我一个,但是其它人都很嫌恶的拒绝,只有我坐到出站厅的座位上,一边喝酸奶一边跟她们对话,偶尔翻翻她们的地图,于是5分钟之内,所有人都围住了我。我在喝酸奶,她们在聒噪。喝完之后我回魂了,把手机号留给包车的人,一边背包一边跟她们再见:“包车可以,你们先拼人,拼到了电话我。住宿我要到处看看的。”住宿大妈急了:“姑娘我家的店就在车站对面,单间,有卫生间,可好了!60你住不住?50?最低给40怎么样?”我背包往外走:“我刚来,先到处看看。”大妈怒了:“40都不住。”怒完之后又招呼我:“待会过来啊。”我背着大包走了半个小时,从一条街踱到另一条街,找了邮局盖戳,看了约莫八九家宾馆,价钱都不贵,50到100之间,房间看着都还不错,但是在这样的小镇上,我觉得应该更便宜些才合适,所以到后来决定去住起先40块钱那家。但是在倒数第二家看房间跟老板娘唠嗑时,老板娘絮絮叨叨:“住店嘛就要个安全,你不要嫌这里贵,我们这里可小心了。不像车站对面那家,半个月前杀了两个人呢。”啥!我小心肝都震了两震,马上拍板在这家住下了。办手续时,我很八卦的想打听打听车站对面的宾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仇杀呢情杀呢还是劫杀,老板娘又絮絮叨叨了一大堆,可惜她的方言我半懂不懂。下面重点说一下为什么对蜂窝攻略里先到松柏镇的建议表示愤慨,因为当地人告诉我,玉泉河旅游区没有开发完全,到神农架来的人都是去红坪神农顶香溪源的,而更多的当地人甚至不知道松柏镇附近有旅游景点。也就是说,我白白到松柏镇来过一遭,为当地的住宿和饭店业作出贡献。十堰汽车站有直接到木鱼的班车,早知道直接去木鱼了,各种旅游设施更加方便一些。但是漫长的下午如何打发?我东西拾掇拾掇,像之前在汶川一样,逛镇子去了。之所以把汶川拿出来说是因为松柏镇给我的整体感觉跟汶川很像,都是被两边的山挤到夹缝缝中的城镇,都是大片大片没有人住的楼房,很多街道上看不到人,只有我一个人东张西望地溜达,中间变了次天,下了两滴雨,最后又是大太阳。当然,也有不同,这里风沙很大,走在路上,突然之间起风,沙尘铺天盖地,房间里落了薄薄一层灰。办入住时我的钱包在台面上搁了一下,拿回房时全是土。逛镇子时,才发现在我办理入住的这段时间,街道上已经洒完水了——看来当地政府也知道风沙问题很严重啊。

另外,松柏镇明显比十堰要冷,在十堰时,看到网上新闻说神农架降下春雪,我还是很庆幸我把羽绒衣和冲锋衣都给带上的。松柏镇没什么景点可去,我决定步行去据说很远的神农架自然博物馆,沿着神农大道一直走,走到博物馆路上。

好萧条的博物馆路。

往博物馆走的时候,开始变天,天色一下子沉下来,起风,带沙。路上看见一小片油菜花,现在婺源的油菜花都该开了吧,真是心痒痒的。

博物馆在路的尽头,铁门处甚至没有标牌,我战战兢兢的不请自入,生怕误闯了不得擅入的机关大院。

自然博物馆

这里很安静,相当安静,几乎没有人,周围群山环抱,像是从来没有被人打扰过。拾级而上时,里面的工作人员出来,抱歉的告诉我停电了,让我明天再来。和汶川的经历一样,又是访而无从得入。拍完这张照片之后才发觉吉祥物面前的异物好像是一摊鸟粪……好吧,很符合我访而不得入的心情。

博物馆回来,在镇子里的犄角旮旯乱晃。看到有小朋友在跳皮筋,真是好久远的游戏了啊。

拍这张照片是因为这花我在上海见过,但是不知道是什么话。还因为一群鸡在花下啄食,显得很是风雅。当然最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取景的时候,里面那只原本没入镜的小白鸡忽然迈着小碎步一路冲进来抢镜,乐坏我了。

在镇子里看到门面小小的新华书店,进去逛了逛,果然很冷清,对面墙上有主席的塑像。

路过水果摊时,看到有马蹄,削好皮的,8块钱一斤,买了一斤边走边吃。

沿河有菜地,看到这样的房间,好喜欢。灰瓦白墙,栅栏拦起的院子,前面有自己的菜田,三两妯娌,晒着太阳闲话家常缝缝补补,院子里有盛放的一树花,闹中取静,真好意境。

在河岸留下自己的影子,依着一棵树,也摆出瑜伽里一棵树的经典姿势。

在路边小店用了晚餐然后回旅馆,这里的晚上很冷。撩开窗帘看了看街道,街灯都亮着,偶尔有车过,没有人。Day 3 松柏——红坪——木鱼镇(游红坪画廊、犀牛洞、天门垭、燕子垭、燕子洞) 晚上八点多,一个人在旅馆写游记,忽然就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我就囧了,居然是在车站拉我包车的两个女的。我问她们怎么找到我的,两人腼腆的笑:“这么小的地方,淡季没两个人,打听打听就找到了。”我脸上的肌肉直抽抽:小的地方还真是一家亲,游客始终是游客,咱该庆幸人家没串通起来算计咱。看在人家这么“勤奋”的份上,我也乐意配合。她们找了两个老人包车游红坪,想多凑点人,所以捎带上我。基本上,这样的安排我还是满意的,因为松柏没有直接去景点的车,而红坪的景点之间相距又比较远,目前只能包车出行。后来在燕子垭遇到一个独行的女孩,她告诉我没拼到人,只好一个人包了辆车,两天400块。约好了第二天早上8:00车站见,两个老人游完红坪之后回松柏,我则搭乘去木鱼的面包车赶去木鱼。8:00出发,第一站停在黑龙洞,我没有太大热情,只站在门口张望了下。

先到红坪画廊,感觉这个景区盛名之下其实难副。40大元的门票,里头除了天缝(一线天)就没什么东西了,而全国各地的一线天,个人感觉还是武夷山的最实在。

天气很冷,随处可见冰块,还有好几处冰瀑布。

低一点的位置流水潺潺。

整个景区没有人,两个老人中的一个看到要爬山就再也不愿意挪步了,另一个走了一程表示走不动了,于是接下来的行程只有我一个人,感觉像是在包场。 所谓的一线天,在两山的夹缝间修了曲曲折折的台阶,爬的我喘不上气来。

天燕原始生态旅游区

进门时,我问售票员上头有没有野人,人斩钉截铁地回答:“有!”搞得我后半程战战兢兢,总觉得有风吹草动。费了老大劲爬上一线天,又翻了个山坡,视野里居然出现了农舍,房子,再低头看,快到公路了。

吐血啊,这是何等坑爹的景区,原路返回的时候我脑子里只转着一个念头:还我门票钱还我门票钱。 红坪画廊之后,去犀牛洞。犀牛洞因为曾经出土过六具犀牛的骨架而闻名。未到之前,我感觉这个地方一般般,可去可不去。之所以去,是因为犀牛洞、天门垭、燕子垭和燕子洞是联票,60元,学生票打5折,30元。多实诚的票价啊,4个景点,相比之下,红坪画廊更该被喷一次。一进门就看到高处的山洞,两个老人再次跟我拜拜为我加油,于是犀牛洞,我又一次一个人包场。

天燕原始生态旅游区

到后山时,一片林木葱葱。林子里不断有窸窸窣窣的动静,我走几步就回过头,感觉很像恐怖片里的熟悉场景。后来林木间黑影一闪,应该是只小野猴。

天燕原始生态旅游区

爬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到了犀牛洞,险些吐血。一片草场上有六七个犀牛的石像,另有三只不知道哪里跑来的家猪在欢快的奔跑。

天燕原始生态旅游区

而非常具有文化历史价值的犀牛洞,洞口被封住了……犀牛角上挂了块“游人止步”的牌子,真是废话,你把洞口拦成这样,我能不止步吗?难不成我还能钻进去?

天燕原始生态旅游区

腰包里带了小电筒,凑到近前往里照了照,洞很深,里头凉飕飕阴森森的,三只家猪不断在我身后搞出类似野人靠近的动静,弄得我心里发毛,拍了几张照片就打道回府。

自拍……一个人旅行最大的遗憾就是木有人给拍照,于是自力更生。

犀牛洞完毕,直奔天门垭。

天燕原始生态旅游区

天门垭对自己的定位很明确——户外探险路线。我这趟出来没带睡袋登山杖什么的,同行的两位老人很明显不适合跟我一起探险,所以我很明智的在门口张望了一阵走人。司机直夸我:“本来嘛,天门垭没什么好看的,来神农架的人主要是奔燕子垭去的。”

一到燕子垭,抬头就见到燕子垭最有名的景观彩虹桥,真个有点一桥飞架南北的意味。

彩虹桥承重120人,但是我和同行的一位老人共计两个人登桥,都明显感到桥在震动。老人说是因为山风很大,给吹的,也有可能。

天燕原始生态旅游区

桥上远望群山。

彩虹桥下,照这张纯粹是觉得水渍形成的形状很有趣,像个女人在攥着什么东西。

冰瀑。在神农架,有时候看到潺潺流水,有时候看到整条冰瀑,不知道冷空气是按照什么条件择水的。

最后一站,我最期待的一个景点,燕子洞。按照窝里攻略的说法:里面栖息着大量短嘴金丝燕,观望洞口,可以看到燕群飞舞,景象十分壮观。我以亲身经验表示,里头一只燕子都木有!一只都木有!当地的司机师傅说:“十几年前还有的,我亲眼看到过。现在早没了,你想想游客一来,早吓跑了。”于是燕子已随历史去,此处空留燕子洞。到燕子洞时,周围一个人都没有,连看洞租手电的人都不知去向。

天燕原始生态旅游区

相比之下,我随身携带的小手电实在是太袖珍了。下次出行,得考虑带个强力户外的。

洞深两百米,漆黑一片,洞里洞外都有冰。

一个人进洞,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把手电给揿亮,才勉强能拍到有点光的照片。

深一脚浅一脚的走,洞里特别黑,手电的光照不远,里头的温度偏低,阴森森的感觉,一时间想到神雕侠侣里的古墓,一时间又觉得这里发生点恐怖故事很合理。老实说,视野范围太窄,更远处就算趴个野人或者异形我都不知道的。偶尔把手电打到高处,整个洞穴很高,感觉有两三层楼高。视线里会忽然掠过一条白线,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没有燕子,想当然地觉得是燕子在飞。

出洞之后觉得不过瘾,又打着手电进去了一回,这一回耽搁的时间很久,拿着手电仔细的照,终于知道之前在我视线里飞过的是什么了。

我照到的是低处,不是很密集。虽然个人没有密集恐怖症,但是想象一下看到大群大群簇拥在一起,心里也是不舒服的。

逛完燕子洞是下午2点多,两个老人要回松柏,把我扔在红坪镇,让我招过路车去木鱼镇。我在木鱼镇街边思考着到底能不能搭到车的问题,一边思考一边啃苹果,原本我以为搭车是一件艰难的事情,甚至给自己预留了一个小时的搭车等待时间,谁知道一个苹果还没啃完,一辆去木鱼的小面包车就出现了。上一次搭乘这种面包车,还是09年的时候在山西。那时候一辆8人座的小面包里挤了10来个人,我旁边坐个老农,抱着把镰刀,现在想来,当时在山路上颠来颠去,我没有被镰刀磕到碰到,还真是很幸运。红坪至木鱼,见识了神农架的破路。一点也不夸张的说,跟我走过的滇藏线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到了木鱼镇,找旅馆住下,这里跟松柏镇一样萧条,街道上都不怎么看到人。去街上走了走,尝试了当地的特色菜懒豆腐,觉得并不惊艳,泡着米饭吃了,可能是饿了,感觉也挺香的。

Day 4(4.4日):神农顶外围、香溪源景区、神农祭坛。 早上错过了去神农顶的旅游大巴,晃晃悠悠去找木鱼至松柏方向的小面包车,可能是因为神农顶距离木鱼太近了,连问了好几辆车司机都不愿意带,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了一辆,司机又因为凑不齐人在镇上磨磨蹭蹭,最后11点多才赶到神农顶售票点所在的酒壶坪。这一天超冷,在羽绒服外面罩了冲锋衣,手套面罩都上阵,才勉强hold住。

买票时,售票员告诉我到的太晚了,时间来不及游大九湖和神农顶,如果只游神农顶,第二天去大九湖又要重新花一次车票钱不合算,我思考了一下,采纳了她的建议,先去玩木鱼镇周边的景点香溪源和神农祭坛。

在酒壶坪招到一辆松柏至木鱼的小面包车,香溪源门口下,10元。香溪源距离木鱼镇很近,后来是徒步回木鱼的,也就花了20-30分钟。 香溪源之所以有名,第一是传说王昭君就生在香溪源头的村子里,另外有传说这里是神农的洗药池。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沿着溪水行走时,的确觉得溪水飘香。 进香溪源时没有人,又是一个人包场,走着走着半空一个惊雷,洒了几滴雨。快到香溪源头时,后头终于来了一帮游客,真是感动到热泪盈眶,不容易啊,在景区见着别人了。

香溪源景区

香溪源景区

香溪源景区

香溪源景区

香溪源景区

特意钻进这个洞里,空间很小,想来野人是不稀罕住在里头的。

香溪源景区

香溪源景区

香溪源景区

逛完香溪源,徒步从破路回木鱼镇。

路边的桃花。4月初的季节,神农架的花都没怎么开,尤其是杜鹃,据说要5月份之后才开。到时候漫山遍野,一定很漂亮,可惜这一次没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