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神农架森林的品饮时光

2015-4-4 16:37| 发布者: hisnj| 查看: 639| 评论: 0|原作者: 古清生

摘要:   森林人饮酒,向晚的时间,喝得月亮出山,鸣虫儿弹唱,间或夜鸟惊叫一下,酒喝到微醉,遂感觉只有天地,没有人间。人间有好多烦恼,多数自寻,少数天生。我在北京的烦恼就是太闹,车轮磨擦路面的声音足够让人不安 ...
  森林人饮酒,向晚的时间,喝得月亮出山,鸣虫儿弹唱,间或夜鸟惊叫一下,酒喝到微醉,遂感觉只有天地,没有人间。人间有好多烦恼,多数自寻,少数天生。我在北京的烦恼就是太闹,车轮磨擦路面的声音足够让人不安。
  自去年的夏天,我开始试制葛花茶,传说中的解酒之物。各样的配方一路试来,终于可以喝八两烧酒也没有事。将搁置多年的饮酒生活重启,每餐喝它二两或半斤,感觉站在森林中间有胆和热力。各方朋友,又多送酒来,最多的神农架酒,送了六箱。因为喜欢,比五粮液清澈,另外也喝些绍兴花雕。
  去冬,广东东莞的黎兄开始给我寄味,知我入冬即做腊味,想要跟我比拼。黎兄的腊味,我看上一款鸭润肠。也就是腊肠,做成小蛋蛋,内有鸭肝、酒和糖,咬时能爆浆。爆浆的小腊肉蛋,焖在饭里,奇香。我给他取名为莞蛋,具体的品牌已经无意义。今年春天,跑了一趟东莞,看过生产线,这就开始很多地吃莞蛋。
  广式腊肠,多偏甜味,没有办法,人家天生产糖,长江沿岸的腊味,多为咸味。我问我的广东人助手,你觉得放糖的菜为什么好?他说这样鲜,有鲜才香。确乎若此同,甜鲜一体,很多鲜的事物,都呈甜味。只有甘蔗,老的才甜。在神农架这样的地方,多吃西南式的薰腊肠,咸辣为主,不学别样。吃着,我建议广东朋友试制绿茶和香菇腊肠,并提供了我制作的绿茶粉和香菇粉。
  鸭润肠为广东传统腊肠,用猪的后腿肉和鸭肝制作。朋友选用60度的杏花村汾酒调制。每餐只吃一粒,广东人说,一粒就能送一两酒。有时候,我想就这么做一个酒鬼也很好。唯想到制茶,不可多喝,节制了一点,离酒鬼尚远就刹车了。黎兄,我可以这样让我再成酒鬼么?
  森林的时光,纯粹且安闲。今年自任炒茶师,制作红茶,它也能解酒和解腻,我将红茶定位为蜜香型,一锅锅地做下去,总有一天可以成为炒茶大师。有了酒,豪情时刻不缺。一边管理茶园,制茶,一边种植玫瑰。偶尔看到野花开了,限时做一次花露。让花孤独地开了,谢了,时光也走了,甚是可惜。有一天,我想买一台速冻机,能够将花冻干,放入水中泡的时候,它又还原成原样,这该有多好啊,那样的话就可以做一款玫瑰腊肠。
  原始森林中种茶的一个吃货,总是想到要做什么好的吃。并且要给很多的食友吃。森林中最美的是鲜花,且也最多。除了制作花露、花茶和花酱,我还能做什么呢?我觉得远在南方的朋友拥有良好的工艺和生产线,可以做很多种的莞蛋,不止是鸭肝的莞蛋,我要委托朋友代为生产神农架野生天麻、灵芝的莞蛋,或者干脆来神农架办一个工厂,用神农架的土猪肉和野生养生药材制作。让森林之美惠及众生。
  至此,谁也不可以说,吃货及酒鬼自私,只满足自我的食欲,不问人间温饱。从吃到吃,即自己吃和大家吃,这是一个伟大的历程,因为我们的先祖神农氏即是如此,神农尝百草,开启农耕时代,这样的历程即为华夏文明的开端。细想一下,神农氏也是一个吃货啊!真的,坐在我的茶山下,写作这个文章的时候,我终于与神农攀上了关系,如果炎黄子孙的祖先神农大帝是一个吃货,而我也自称是一个吃货,那我还有什么自卑的呢?吃货,即用味蕾工作的工程师或者科学家么。爽!吃喝,饮酒,一个正经八百的工作,还能为人类服务。我的森林,我的梦想,我的茶,我要好好地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