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被遗忘的银杏古树

2015-3-21 16:05| 发布者: hisnj| 查看: 726| 评论: 0|原作者: 神農耕者

摘要: 红花坪村、是由兴山进入神农架的第一个村落。也是到神农架旅游的必经之地。在村委会门口,居住着一户冯姓人家。冯家园子里长着一棵参天古树,是一棵银杏树。高数十丈,粗四人合围之。其树有数百年了,却略无衰老之态 ...

   红花坪村、是由兴山进入神农架的第一个村落。也是到神农架旅游的必经之地。在村委会门口,居住着一户冯姓人家。冯家园子里长着一棵参天古树,是一棵银杏树。高数十丈,粗四人合围之。其树有数百年了,却略无衰老之态。它依然长的枝繁叶茂,每年还结数百斤白果。

   神农架虽然有原始森林,但是数百年的古树却依然少见。数百年的银杏古树,就更是少见了。像这样一个村子里,一个小地方,长着五六棵银杏古树。可能在全国范围内,也是罕见之物了。

   红花坪村东面的山坡上,就是木瓜园。上面还长着三棵银杏树,都是参天古树。与下面的古树,大小无二、皆有数十丈高、四人合围之粗细。更为神奇的是上面三棵树,与下面的一棵树形成一行,并列而生。每棵树中间相隔的距离约四五百米远。而且出奇的保持一致,似乎是经过人为而造成的。这也是我在山顶上,俯瞰木瓜园时,偶然发现的。

   白果树是四纪冰川时期,幸存下来的孑遗植物。被誉为植物界的“活化石”自然显得珍贵而稀少。

   且抛开那枯燥无味的地质年代不说。你走近这几棵白果树,寻觅已往的岁月。对着古树静静的凝视片刻,叩问历史、仿佛就是一场穿越历史的对话。

   那曾经流逝的沧桑岁月、似乎瞬间变得触手可及,跳动的历史脉搏就在你的掌握之中。千古兴亡,悠悠往事,无不变幻了时空。木犹如此,人何以堪。前人对生命的短暂,发出无奈了的叹息。

   它承载的不仅是人对时空的变迁感,历史的悲壮与沧凉感。而是顽强的生命,与不屈的毅志感。

   这里为什么有这么多古银杏树?它是野生的,还是某个古人栽培的呢?带着疑问;我向当地岁数大的人做了一些访谈。

   乡亲们的回答:既令我大吃一惊!心中又无比的惋惜。他们对古树的来历,谁也说不出个子午卯酉来。只告诉我,最大的白果树,十多年前已经被砍伐了。而且还砍伐了三四棵,被砍伐的树,树龄估计都在千年以上,剩下的只是几棵小树而已。

   这么多银杏树古树,既珍贵而又稀有。它为何不被人们重视呢,真的是养在深闺人未识么?希望剩下的来四棵银杏树,能得有效的保护。

   世界上许多珍稀动植物,都在我们的无知与冷漠下消失了。一棵千年古树,就是一个地方的坐标,一种象征,一种精神文明的传承。毁掉一棵古树很容易,但是想恢一个地方的坐标,根本就不可能了。

   而贪婪的人类,还在继续干这样的蠢事。神农耕者怀着一颗沉重而惆怅的心情,写下了这段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