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干爹树

2015-3-15 12:49| 发布者: hisnj| 查看: 904| 评论: 0|原作者: 神農耕者

摘要: 木瓜园,是神农架红花坪村的一个小地名。地名叫木瓜园,应该有很多木瓜,或者木瓜园林才对,才不辜负这个名称。其实这里没有木瓜树,更没有木瓜园林,至少我没有见到过。在这地理坐标上,最醒目的是长着一对铁坚杉古 ...

   木瓜园,是神农架红花坪村的一个小地名。地名叫木瓜园,应该有很多木瓜,或者木瓜园林才对,才不辜负这个名称。其实这里没有木瓜树,更没有木瓜园林,至少我没有见到过。

   在这地理坐标上,最醒目的是长着一对铁坚杉古树。

   有人说;这俩棵铁坚杉古树,有伍百岁了、八百岁了、或者是一千岁以上了。当然,这只是村民猜测的年龄,没有实际测量过。难不成要将树锯倒了,数数它的年轮么。

   这对古树,是观鸟的绝佳之地。据华中大学生观鸟营,不完全统计。在这这对古树上,就观赏到了五十三种鸟儿以上。

   我们也在这对棵古树上,观赏到了小巧玲珑,色泽艳丽的蓝喉太阳鸟。也见过,身姿飘逸而轻盈的寿带鸟。还有萌萌哒,脸似圆盘的灰鸺鹠。它居高临下的瞪着大眼瞅着你,样子煞是可爱。

   前年六月中旬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古树变颜色了。淡红色,像烧起的晚霞。这两棵古树是不是生病了啊?我赶紧向林业部门反映。

   林业部门人说;红色的是其它植物,依附在古树上面生长。这叫共生关系,对古树生长没有危害。

   我用八倍的望远镜仔细观察,红色的物体,果然是其它植物的花朵。而且花朵样子很奇特,都是一些寸许长的管状儿花朵,恰似小喇叭。

   地上也散落了一层小喇叭花,闻闻清香无比,略带甘甜味,且多汁。蓝喉太阳鸟,喜欢吸这种花的汁,因此我们才有幸一睹它的芳容了。树上其它鸟类也不计其数,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

   夏季,古树下是纳凉的好地方。六月岁月流金,酷暑难挡之时。只要在古树下,静静的坐一会,就会感觉凉风习习,暑意全消。

   即便是风平浪静之日,万籁无声之时。这里也是山风阵阵,如大海涛生,响彻云霄。又如两军对垒,壮士临敌,戈戟交鸣之厮杀声。

   这对古树并列而生,相距丈余。主杆皆有四人合围之粗细,枝如虬龙,粗壮而盘曲。其叶郁郁青青,四季不凋。古树下面皆乱石,树根纵横交错,裸露出地面来,皆抱围粗细。果然是“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南京西北风”。

   观赏古树,叩问历史。如同走进了历史的沧桑的岁月,感受历史的厚重与苍凉。世上自有千年树,人间难逢百岁人。人与树对比,我们的生命何其短暂,又何甚脆弱。

   当然,不是所有的树都会成材,都会长成千年古树。这须要机遇,也须要机缘。我相信;千年古树不一定是成材树,成材的树,可能长不成千年古树。世间的万物,总在对比中让你品味。

   世上难逢百岁人,其实千年树也难遇。因为希少,于是人类对古树有了感情,有了精神寄托。还把自己命运与古树溶为一体,休戚相关,生死与共。

   这种情况在神农架,表现的极为突出,也极为彻底。自古以来,神农架人就有拜古树为干爹的习俗。

   当地人生小孩后,便要算八字,查关煞。如果小孩与父亲八字相冲,有关煞相克。便去拜古树为干爹,叫自己的父亲为伯伯。据说这样小孩就可以躲过三灾、八难、七十二关煞了。

   可能有人说这是迷信;但这也体现了天人合一的思想。村里有几位耄耋老人,小时候都拜过这对古树为 干爹。至今他们每年还要虔诚的去给古树磕头,烧香。或者给古树上挂上红布。祈求干爹能继续保佑自己,无灾无难,百病消除。

   如今有人给这对古树,命名为姊妹树。也有人说应该叫,夫妻树,或者是兄弟树。关于给两棵古树命名问题、大家意见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这对古树,从古到今、薪火相传。有过无数的干儿子,也当过无数人的干爹、我们姑且称它为干爹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