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游记 查看内容

走进神农架

2015-2-11 10:54| 发布者: 心心心·念| 查看: 950| 评论: 0

摘要: 对神农架的向往一是源于小学时的一篇课文《陈传香勇打金钱豹》,说的大约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在鄂西北神农架山区里一位叫陈传香的女民兵为抢救阶级姐妹赤手空拳与金钱豹搏斗的壮举。这件事情要是放到现在,且不说 ...

 

对神农架的向往一是源于小学时的一篇课文《陈传香勇打金钱豹》,说的大约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在鄂西北神农架山区里一位叫陈传香的女民兵为抢救阶级姐妹赤手空拳与金钱豹搏斗的壮举。这件事情要是放到现在,且不说一个弱女子是不是金钱豹的对手,单说金钱豹能不能打、打不打得就是一个大问题,我查阅了一下资料,金钱豹体型与虎相似,身材较小,为大中型食肉兽类。体重50千克左右,体长在1米以上,尾长超过体长之半。头圆、耳短、四肢强健有力,爪锐利伸缩性强。豹全身颜色鲜亮,毛色棕黄,遍布黑色斑点和环纹,形成古钱状斑纹,故称之为金钱豹,属于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所以说,金钱豹打不得,打了还要负法律责任呢。我又想,金钱豹打不得,但人如果受到了它的攻击,难道只能成为豹口之食吗?虽然扯远了,但弄清楚答案会有好处。向往的第二个原因是神农架在我的家乡湖北省境内,当我的足迹踏遍外省他乡的山山水水,当我的思想被那边的地那边的景禁锢了的时候,我的思乡情结就会突然浓烈起来,时常会想起老子的老师常枞在病榻上对弟子的教诲:

回到家乡或者经过故乡的时候,你要下车;

从高大、古老的树木下路过,你要弯腰蹑足而行;

面对大江巨川,你要垂首;面对小河流水,你要让路;

山川万物,古旧先辈,是为大,而吾为小。


岁月沧桑,常枞先生何在?

沧桑岁月,先生老子您在何方?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思念家乡,眷念桑梓,是我们永远的话题。


向往神农架,就要找机会去会会它。我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心里想去,就必须马上卷起行囊,踏上行程。第一次去的时候是2011年10月,那次去的很辛苦,从宜昌到神农架的松柏镇200多公里,我们走了将近8个小时,一路颠簸一路尘土,不过伴随的还是一路欢笑一路期待,尽管艰苦,却心甘情愿。


第二次去的时候是2012年的9月,从武当山到神农架的木鱼镇,全程山路,那种急拐弯的角度几乎是90度,不得不佩服司机师傅的驾驶技术,轻车熟路如一马平川,疾驰如飞似康庄大道。


我是喜爱旅行的,喜欢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挚爱高山、河流、森林、平原、名胜、古迹……走过路过,总爱拍摄下来留个想头,有时还要写点东西作为纪念,并为着这个可爱的目标乐此不疲,也为实现这个可亲的目标去过很多地方……


来到神农架,我想到了北纬31°,这个纬度自古就是神秘的代名词。在这个神秘的地带上,出现了金字塔、百慕大三角、珠穆朗玛峰、空中花园、死海等十大自然和人造奇观。在这个纬度附近,山川怪异,奇观绝景比比皆是:举世闻名的钱塘江大潮、安徽黄山、江西庐山、四川的娥眉山都是奇异幽深的神秘境界。这个纬度还是让人谈虎色变的鬼魅区域,飞机经常出事,时空隧道不期而至,泰坦尼克沉船之祸……而且还有很多著名的自然之谜:埃及的金字塔之谜,狮身人面像之谜,中国四川自贡大批恐龙灭绝之谜……怪异奇绝,扑朔迷离,它们是偶然?是巧合?还是有某种内在的联系,的确是一个无法猜透的谜,也是一个从古到今求而无解的谜。


神农架就是在这样的一个纬度上,只要在这里,就一定会出一个谜,它的谜面是流传了千百年的神农架野人之说,谜底也在求解的过程之中。 生于神农架(秭归县在神农架境内)的著名诗人屈原就曾以野人为素材,写了一首 《九歌山鬼》: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薛苈兮带女箩, 即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屈原老爷子是否见过野人,这当然又是一个千古之谜了。


当然,神农架的神奇绝不仅仅是野人,来到这块 广袤深邃的地方,就要不自觉的感叹、惊奇、崇拜、敬仰……而且每次感叹、惊奇、崇拜、敬仰的对象都不一样。在这里可以欣赏到各种各样的美景,可以看到各色各样的奇幻风光,可以品味各族各类的风土人情,可以听到各式各样的美丽传说……山川大河流不息,飞流瀑布醉人眼,云雾缭绕似波涛,森林植被看不完,飞禽走兽舞蹁跹,四季景色如迷宫。中国乃至世界各地的美丽风景、自然特色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它们的影子,只要呆在神农架,就可以欣赏到世界各地的风光。我这么说,或许有些夸张,如果身临其境,也会有我同样感悟。


走近神农架,能看到一点一滴的积累,经年累月的开拓,水滴石穿的厚重,千年造化的神奇,万物精灵的图腾……

走进神农架,能感叹“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的壮阔,能享受“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柔情,能品味“ 水秀山清眉远长,归来闲倚小阁窗”的闲适,能惊异“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的神秘……


走近神农架,可圈可点。

走进神农架,可歌可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