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神农架往事:钓鱼不用钩

2015-1-31 13:23| 发布者: hisnj| 查看: 1115| 评论: 0|原作者: 神農耕者

摘要: 说到垂钓的故事,人们自然而然的会想到姜子牙。会想到,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这句歇后语。一位古稀老人,垂钓于渭滨之上,端坐于磻溪石上。风雨无晦,数十年如一日。而且钩是直的,没有诱饵。这能钓到鱼吗?难怪周西伯 ...

   说到垂钓的故事,人们自然而然的会想到姜子牙。会想到,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这句歇后语。一位古稀老人,垂钓于渭滨之上,端坐于磻溪石上。风雨无晦,数十年如一日。而且钩是直的,没有诱饵。这能钓到鱼吗?难怪周西伯侯姬昌也起了好奇之心,亲自前去一察究竟,鱼终于上钩了。

   谁都知道,这只不过是姜子牙出道前,精心策划的一处戏,通过表演他终于登上了历史的舞台,达到权利的巅峰。作为编导,或者演员,姜太公无疑是最出色,最成功的。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直钩真的能钓上鱼吗?或者是不用钩也能钓到鱼吗?

   接下来神农耕者就讲讲钓鱼不用钩的故事,而且这些故事都是亲身的历经,发生在神农架的故事。

   神农架皆山,多溪流。每条溪流皆出于深山峡谷之中,其水清澈甜美,水流量终年不绝,自然孕育了重多鱼类及水生物。

   溪流中有娃娃鱼(小鲵)土鱼(长江魚歲鱼)还有洋鱼条子(齐口裂腹鱼)等鱼。

   这里山高坡陡,溪流落差较大,自然而然形成了众多深潭。

   潭深水冷,叶深林茂。阳光从树枝与树叶的缝隙间照射下来,与水底五颜六色的卵石相映成趣,构成一幅色彩斑斓的画面。

   一二寸长许的土鱼儿,成群结队的在溪中游弋,穿梭于石块缝隙之间。鱼群在游动中,亦有领队。领队向东,所有鱼儿的头都向东。领队向西,所有的鱼儿则都向西游。游行的姿态,距离,都是那样的出奇的保持一致。

   它们不游动的时候,身子几乎静止了移动,停在水中间,身体上下无任何依托,可以随波逐流。

   微风过后,一截枯枝,一片落叶,或者是一个成熟的野果子坠入潭中。水里面哗啦一声,鱼儿向利箭一般射出来,争夺猎物。波光粼粼的水面,划出一道深痕。

   鱼儿如果发现人影的晃动,亦会哗的一声,箭射般逃匿。或钻入浪花底,或潜入进石隙间。

   一般情况下,深潭里的娃娃鱼(小鲵)很难被人们发现。它们身体大约五六寸许长,不是躲在石板之下,就是藏匿在惊涛骇浪之中。

   只有在烈日当顶,正午时分。水温较高的时候,它们才爬出来,静静的卧在潭底,享受阳光的余温。

   娃娃鱼肤色微黄,头扁,尾呈刀形。与水底的石块,沙,淤泥等自然环境颜色相近,所以很难发现它们。

   这些水中的精灵,有着亿万年的繁衍,自由自在的生活,与世无争。神农架原始而古老的村落,有着善良淳朴的民风。

谁又会拿这些大自然的精灵以饱口福呢?

   近二十年来,随着旅游业的蓬勃发展,外来人口的骤增,餐饮业的兴起。一切野生动物,或者是水生鱼物种,都流向餐桌,成了盘中餐。让人们大块颐朵,以饱口福。

   首当其冲,遭到灭顶之灾的,便是神农架的娃娃鱼了。

   娃娃鱼又称为小鲵,

   它最爱吃蚯蚓,也最容易上钩了。不用鱼竿,鱼钩,都能钓上它。现在几乎被钓绝了。

   幼年我家贫,好友神农人者,也常常匮乏学资而发愁。我二人便逮娃娃鱼去酒店,餐馆卖为生计。当时的木鱼镇的酒店和餐馆甚少,只有三四家。卖野味者甚众,销量又小。所以我们常常被酒店,餐馆宰,拿不到钱。

   开始逮娃娃鱼,没有经验,也缺乏技术。就在水里一条一条的捉,它们大多钻在石头下面,只好把溪流里的石块翻个遍,异常辛苦。

   水冷潭深,娃娃鱼的皮肤有粘液极滑,极难抓住。每天抓娃娃鱼工作效率极低。

   后来有人改用了鱼钩,放蚯蚓作诱饵。伸进水里,一二分钟时间,便能钓上娃娃鱼来。也不用下水,亦不用搬石块了。

   根据娃娃鱼喜食蚯蚓的特性。我们改进了钓鱼工具,只要蚯蚓,不用鱼钩了,鱼竿也扔了,并且将这门技术发扬光大了。

   改进的钓鱼工具,就是是用细麻绳,将蚯蚓穿成串,然后在手掌上绕数十圈。中间绑一小石头,方便放水中,有坠力。还系上一根长毛线,投入深潭中方便拉上来。

   不用钩,不用鱼竿的钓鱼工具,钓起娃娃鱼来,却是效果惊人,非常好使。

   由于诱饵的数量大,蚯蚓多,气味足。娃娃鱼又特贪吃。一饵投入水中,一次,就能钓上七八上十条来不等的。

   鸭子口下去数公里处,有一桥,叫胜利桥。桥下有一潭,深数丈,阔数十米,里面娃娃鱼奇多。

   我向潭中连投十余饵。拉动毛线时,手感觉特沉。慢慢拉到岸边,发现诱饵上咬满了娃娃鱼。我准备好蛇皮口袋,轻轻提起诱饵,向口袋里抖一抖,紧紧咬住诱饵的娃娃鱼,还不愿意松口呢。

   这一钓饵上来的娃娃鱼,我粗略的数了一下数。好家伙!足足的四十八条。这搁在钓鱼史上,应该进入吉尼斯记录。那个潭里,我一天之内,足足的钓了廿五斤。十五元一斤,卖了四百多块钱。

   那时候做工钱,一天才挣五块钱。我一天就挣了四百多元,多么丰厚的收入啊,心里甭提多高兴。

   没过多久,我却主动的放弃了这丰厚的收入,至今还深深的负有罪责感。

   一天傍晚,出于好奇心,我去参观了厨子做菜,杀娃娃鱼的全部过程。那场面的确不人道,太残忍了。

   只见厨子准备了一个大不锈钢盆。将娃娃鱼放在盆里,倒进开水。娃娃鱼忘命的挣扎,挤压一团。皮肤上的粘液物立即变白,身体僵硬,惨不忍睹。

   自那次,见到厨子作菜之后,再也不忍心去钓娃娃鱼了。当然,至今为止,也还有人再钓娃娃鱼卖,并且无师自通的继承了我们的钓鱼技术。

   十余年后,只到现在,我才知道中国小鲵是濒危物种。想回到以前的溪流中去,再寻觅它的踪迹,或水干了,或者河流改道了。

   不曾想到;如此年代之久远,数量之众多的娃娃鱼,竟在十余年之内销声绝迹了,不亦悲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