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易伟作品】神农架的雪

2015-1-27 15:35| 发布者: hisnj| 查看: 855| 评论: 0|原作者: 易伟

摘要: 神农架的雪,是天鹅身上的绒毛,飘落到大地,洁白而高贵;是诗人撕碎的手稿,抖落在山野,轻柔而多情;是天宫少女的一抹微笑,散落到树梢枝蔓,端庄而妩媚...... 每年十月,上苍就会为神农架抖落出秋后的第一场雪。 ...

神农架的雪,是天鹅身上的绒毛,飘落到大地,洁白而高贵;是诗人撕碎的手稿,抖落在山野,轻柔而多情;是天宫少女的一抹微笑,散落到树梢枝蔓,端庄而妩媚......

每年十月,上苍就会为神农架抖落出秋后的第一场雪。它就是为神农架定做的一套洁白的婚纱,早早地穿在神农架的高山之上。一夜间,大山就匆匆忙忙地把五彩缤纷的秋装紧紧地包裹起来。这雪,好像是在昭示神农架远亲近友、左邻右居的客人,家有待嫁闺女。而这雪,一直要持续到次年3月,甚至“五一”。“五一”穿着夏装在神农架赏雪的游客不计其数,他们看到雪都会兴奋地叫起来,因为此时的雪,是稀罕、圣洁、吉祥的象征。

我无数次坐在办公桌前,静看窗外飞扬的雪花。遇上“三九”时节,那指尖大小的雪花,从窗前飘下。近离窗户的雪花如天空中的流星雨,划着一条条斜线,飘落在视线看不到的楼下;远离窗户的雪花慢慢悠悠从上往下落,它们或向左飘一飘、或向右飞一飞、或旋转着打着圈像在上天和诗仙一起喝醉了酒一样,带着浓浓的醉意飘飘洒洒的来到人间,飘落到我的身边,向我显示它的醉意。我也忍俊不禁,常在这个时候静站旷野,任雪花在我的脸上飞打,让雪花飘落在我的身上,等身上覆盖一层雪花后再轻轻地抖落下来,以此来寻找对饮的乐趣。

我喜欢雪后的艳阳天。那时,阳光能把白雪的五颜六色都映照出来。顺着阳光看雪,白色的雪一粒一粒的堆放在那里,足可以让人顺着缝隙钻进去,那一层一层的雪粒错落有致地堆起来,它们似乎没有感觉到半点的拥挤;稍微侧一下身,偏一下头,还可以看到雪粒上反射出来的红色、绿色、蓝色的光彩,让你大吃一惊,原来雪并不是纯白色的!逆着阳光看雪,堆积的雪粒,仿佛掺和了细细的灰色尘埃,把雪粒的棱角映照得清清楚楚;对着阳光看去,积雪上是一道一道由小到大的光环,匍匐在雪面上,犹如雨后的彩虹。

我更喜欢在雪后的艳阳日到白雪皑皑的神农谷口观看谷底石林上散落的雪花和远处的浮云,此时耸立的石林更像是一个英勇的武士,披着一层薄薄的白纱,鹤立鸡群地站在白雪的斗击场上展示自己的武姿;更喜欢到瞭望塔后面看冷杉林上的积雪,那稀稀疏疏呈条索状的雪黏附在每棵冷杉的树枝上,黑白分明,交织在一起的树枝,被积雪重重地压下来,在树枝交织处积雪和树枝形成各式各样的枝雪造型。那荆棘上的雪花紧紧裹着的树枝,那才是真正的玉树琼枝,被裹着雪枝被轻轻按下去,犹如T形台上的模特,摆弄出千姿百态的造型,让你目不暇接;那矮草上的积雪,一团团地绣在枝头,雪花的棱角都看得清清楚楚,像是从天空拈下来一片一片的雪花粘在一起;那被大风吹过的积雪,上面是一道道无规则的印痕,与隆起的土堆、裸露的石块形成一幅幅雪地画;而那雪地里一块块映照在树荫下斑驳陆离的光影,让你怎么也不忍心去踩碎雪地上的宁静!

我多次在雪后的阳关下到神农架的大山里去摄影,见到满山的大雪,一步一步地踩在“吱吱”响、齐膝的厚厚积雪上,一点也找不到曹雪芹老先生那种“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感觉,反倒是一次次的兴奋和激动。常常在雪地上不愿多走一步路,生怕我的脚步踩踏了茫茫雪原,打破了山野的宁静......因为我知道:大雪不仅仅覆盖了荒芜,淹没了嘈杂,填充了虚伪,更潜藏着春的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