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游记 查看内容

大九湖,你再次唤起了我对旅行的热望

2015-1-20 15:43| 发布者: hisnj| 查看: 754| 评论: 0|原作者: 华蓥山人

摘要: 对我来说,每一次旅行,都可以看着一次心路历程。不记得是哪位在网上发布的谬论,说与其用高额的费用治疗疾病,不如用这些费用去旅行。因为,除了皮外伤之外,人的疾病都可以说是心病。我是有心病的,我们都是有心病 ...
   对我来说,每一次旅行,都可以看着一次心路历程。不记得是哪位在网上发布的谬论,说与其用高额的费用治疗疾病,不如用这些费用去旅行。因为,除了皮外伤之外,人的疾病都可以说是心病。我是有心病的,我们都是有心病的。年少的梦想没有成真,不管是生活对你我的抛弃还是你我对生活的失望,这都是必须面对的事实。曾经的经世济国的强烈愿望,被别人生生拒绝了。我不自觉地走上了千年士大夫的老路,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寄情山水之间,放浪形骸,相忘于江湖。

   说实在的,这些年我的确走了不少地方,对于旅行的那份激情和期待,我是渐渐的冷却了,甚至已出现了审美疲劳。我开始再度迷失生活的方向。吃粽子吊屈子专门放假用来爱国的日子又要到了,驴友们躁动起来,要出去抖抖身子骨。我已没有多大激情,山水园林花草树木城市乡村海内海外远远近近好像都去过了。我本着买房要买大楼盘看景要看大风景的原则,就推荐了去神农架。神农架方圆三百多公里的原始森林,分布着大大小小几十个景区,是我所知的最大的风景了。因华夏始祖炎帝神农氏在此搭架居住品尝百草而得名。更因发现有野人的踪迹而闻名海内外,令我们好奇并向往。我相信大家会接受这个推荐的。果然,驴友很快做出了路书,并发给我审阅。我发现路书上居然没有大九湖的行程安排,便告知一定要去大九湖,而且,最好是能在大九湖睏一觉。我之所以这么要求,是因为我去年国庆去过一次神农架。那次,由于我们的小车不争气,出了毛病,我们不敢久待,匆匆看了神农顶和大九湖两个景区就往回赶了。但也算对神农架有个初步的了解。那次,我们是午后去的大九湖,并在那里解决了午餐。回来的路上,大家都觉得遗憾,没有耍安逸,并纷纷表示要尽快带老婆孩子来耍一盘。我这次推荐神农架,其实我本人也没有很高的热情,目的是了却一项心愿,带老婆孩子来看看,做个说话算话的男淫。朋友说,你去过了就没什么意思了。婉言拒绝了我的建议,让我碰了颗软钉子。我说,正是我去过了我才知道要去。其实,我真心希望在那湖边的农家乐住上一宿,真心希望在湖边的那扇窗前翘着二郎腿不时抿一口清茶。后来,我明白了我的这样的愿望,就是想过一种漫生活。累了,选一处可以让心停留的地方,住下来。朋友折中了我的意见,多少给了大九湖一点走马观花的时间。

   我们这次安排的是巫山进安康出,不走回头路。有很多的事情,好像上苍都在冥冥中眷顾着我。朋友计划的是游大九湖后住木鱼镇,并且已打款预定了木鱼镇的假日宾馆,晚上看演出,计划看上去很美。但是,这个计划上没有考虑到巫山到神农架的旅游公路正在封闭施工,据说要晚上七点才放行,赶往神农架的自驾游汽车一瞬间便排成了长龙。有游客不知从哪里得到的神农架保护区区长的电话,据说,区长本着以人为本的态度,答应给施工队伍说说看。整个路段共有六个标段,就这样一段一段的骗过去,进入大九湖景区已是下午五点多了。朋友差不多想的就是到大九湖走马观花一下,拍几张照片表示到此一游了事。当汽车在山间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时,大九湖出现了。朋友们听我说过湖边有帐篷出租,便直奔帐篷而去,直到大九湖的又一出口处,都没有见到帐篷。在这个出口处,见到的是一排农家乐,可以吃饭住宿,好像不可以加气补胎,但门前已停满了挂着不同地区牌照的汽车。大家看到大九湖后,不知这湖用的什么魔力,迷住了驴友,都不想走了,一致要求在这里睏一觉,并纷纷前去寻找住宿。做出这个决定是有代价的,而且,这个代价看起来还是严重的:一是木鱼镇已定房间的费用面临泡汤,二是晚会也就没有了,剩下的就可能是湖边一夜的寂寞。这样的结果,可能就会把此处出行放飞心情变成花钱找罪受。大家把湖边的农家宾馆都问了个遍,别说条件如何价格几何,统一的答案是,没有,早就订完了。这时候,我们也来了兴趣,既然这么多人都不怕湖边深夜的寂寞,这寂寞反而成了一种期待一种享受,便决定偏要在这里住下来看个究竟。夜色越来越浓,气温越来越低,寻找住宿迫在眉睫。我们驱车到湖对面的山坳里去寻找,店家说是房间被预定了,但也担心这么晚了不能到达,便同意了我们住宿。房间是四合院的结构,有一种回家的感觉,房费也是真心不贵,几十块钱就住一晚。大家便开始点菜宵夜,这顿饭的腊肉真心好吃,因为开车,不敢喝酒。到厨房看见好多好多的腊肉,便开玩笑要买。老板信以为真,愣了我一会儿,说,不买,自家开店要用,别的地方买不到。朋友们喝酒吃肉正是闹热,我不愿打扰他们,便端了一杯清茶,坐在屋外。屋外真是黑啊!小时候语文书上说的是伸手不见五指抬头不加月牙;长大后有点小资,觉得黑的让人想死。这时候,夜的寂静正合了我的心境,我是真心想自己就这样独自一人端一杯清茶一直坐下去,直到地老天荒。但是,我的这点小资情调,只能偷偷的享受一会儿,我必须回到现实中来。眼前的现实就是回房间睡觉。

   客房真心不错,价廉物美,干净,感觉像是刚修不久的房子,房间也很宽大,窗户更是大大的,只是关得很严,没有给外界留一丝沟通的缝隙。我像一个渴望飞翔的鸟儿,倾光性很强的走到窗户前,趁机要求店家再给我们一床棉絮,担心被薄受凉。店家说没有棉絮,并且还说晚上盖着不冷还热。我们有修养的人,来到这荒郊野岭,人家不给,你总不能去抢嘛,只好忍气吞声任人摆布了。在我的家乡,此时已是初夏,热火朝天的时候。而此时此刻此地,被盖裹得严严实实,一身还是冰冷,心里多少有点后悔在这里住宿的选择了。我一边想着朋友可能正在心里骂我,也可能是太疲倦了,不知何时顾不得寒冷而进入了梦乡。当我睁开眼的时候,漆黑的窗户已是透亮,远山,草原,湖泊,全都挂在窗前。我打开手机看时间,吓了我一跳,此时方才五点。我好奇的来到阳台,看见不远处的山坳,正在起雾,我知道一场朦胧大戏上演了,赶紧提着相机出门,咚咚咚地敲响朋友的房门,结果,朋友们都快人一步,早已沉浸在这奇妙的美景当中了。看来爱美之心都有点自私。

   在我看来,大九湖才算得上世间最后一片净土。整个神农架都人迹罕至,野人出没,大九湖更是被群山裹得严严实实,不可能有人的足迹。什么薛刚屯兵反唐,李显到此一游,等等说法,我认为都是无稽之谈,为吸引眼球而故意编的龙门阵放的味精,反而破坏了大九湖的原汁原味。大九湖海拔1700米,方圆三万亩,被誉为“高山平原”、“湖北的呼伦贝尔”和“神农江南”。我看这几个比喻还多少靠谱。但我还是认为大九湖就是大九湖,有她自己与众不同的迷人之美,凭啥要把她比喻成别的地方呢?为何不可以把别的地方比喻成大九湖呢?我曾经多次下江南,没有找到这样的感觉。我们辞了店家,奔向晨雾缭绕的地方,啪啪啪的拍照,这时候,景区到处是人,各自都在捕捉心中那份美丽,昨晚没有寻见的帐篷也出现了,有红的黄的蓝的,像草原上开出的五颜六色的花朵。我们来到湖边。大九湖就是九大湖,每一个湖泊都依次编了号,向世人开放的有七个湖泊,还有两个湖泊藏在深闺等待开发至今不愿让人欣赏。此时,我们站在的是六号湖边。游道上熙熙攘攘都是人,到处都是对着风景的炮火筒,只有我们一行是拿着鬼子造的卡片机的菜鸟。我鹦鹉学舌,依样画葫芦,东施效颦,在摄影师拍过的地方再拍,沾点大师的光。大师的技术再好,也不能带走此时大九湖的美。此时的大九湖是完全无声静默的默片,湖面雾气缭绕,更是增添了她的神迷氛围。旅游开发者为了装点江南的特色,在湖边放了几只旧船,破的,即使有旧船票也没人敢登上去的那一种。这些破船是摄影师的道具,拍下来的风景硬是一副江南水乡的风俗画。特别是这个时候,太阳还没有露头,湖里披着一层半透明的青纱,像夏天里窈窕淑女穿着几乎透明的裙裾,撩拨死人,破船极像是经历了千年风霜,船枋瘦瘦的让人心疼的受不了,船枋倒影在深不可测的水里,更加的瘦得可怜。不远处便是草原,这船更像是累极了而停靠休息的样子,这又让我联想起自己的命运来,好端端的竟然生起病来,不得不靠岸歇息。
太阳该出来了。抬头看青山,青山的另一面已经出现了太阳的光芒,但看不见太阳,日光渐渐洒满山顶,看得见山顶的凝重的色泽,慢慢变得活泼鲜亮,群山从四面八方忘情的跳入湖水之中,天空湛蓝如湖水。这样,我们就分不清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倒影了。只有湖边垂钓的老者,不断从湖里拉起鱼儿,让我们明白,自己还是踏踏实实在地上的。钓者的神情,比湖水更加叵测,好像早已经受了世间的风雨洗礼,一副泰山崩于前而不改其色的样子,跑到这里垂钓,除了淡定,还是淡定。

   当日光撩开了湖面的青纱,整个湖泊全部呈现出来。湖面上出现稀稀拉拉的水草,碧绿碧绿的,像极了我陪父亲种田时的秧田,心里更是陡增了对儿时的怀念。父亲已走了多年,这就令我不免为忘父流下泪来。这样的山水,真是让我忘情啊!如果可以,我真的愿意在这里住下来,从此绝迹江湖。父亲啊!儿子累了,真的想歇歇了!

   从神农架回来,我在电脑上整理所拍摄的照片,又复习了一遍神农架的美丽。在空间日志里,我还是只贴出了大九湖的照片。因为,神农架的其它景区,拍出来的照片都大同小异,除了青山,还是青山。我在日志中写到,如果你哪里都没有去,去了神农架,去了大九湖,这就够了。网友回应,宁静致远,恍然仙境。我说,是的,大九湖就是仙境。大九湖的美是用来体验的,要知道大九湖的美,只有自己亲自去,任何人的相机取出来的镜头,都是不完整的,甚至可以说是支离破碎的。

   在神农架,我买了一本关于神农架的散文诗歌集,叫做《冰清玉洁神农架》,光看名字和封面,我就已经爱不释手了。回到家里翻开来看,里面全是写的神农架冬季的风光。原来,神农架虽然四季风光宜人,但最美的还是冬季。冬季的大九湖又是一番啥景象呢?在那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时候?我不敢胡乱猜想,看来,我还得再去一趟神农架,再去一趟大九湖,在冬季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