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孕育传说的土地—神农架

2015-1-11 18:40| 发布者: hisnj| 查看: 631| 评论: 0

摘要:   著名进化论学者赫胥黎讲过,古代的传说若用现代严密的科学方法去检验,大都像梦一样消逝了,但奇怪的是,它是一个半睡半醒的梦,预示着真实。神农架是片“只有传说,没有历史”的神秘山林,我们走进来,是希望透 ...
 

  著名进化论学者赫胥黎讲过,古代的传说若用现代严密的科学方法去检验,大都像梦一样消逝了,但奇怪的是,它是一个半睡半醒的梦,预示着真实。神农架是片“只有传说,没有历史”的神秘山林,我们走进来,是希望透过传说的影子,寻觅其历史的真实!

神农搭架

  神农架是因神农皇帝而得名的。这位神农皇帝,即指炎帝神农氏,是华夏民族的首位人文始祖,首创了原始农耕和中华医药。
  民间相传,神农皇帝曾在神农架遍尝百草,由于这儿山高气寒,猛兽众多,于是便“架木为屋,以避凶险”;由于这儿悬崖峭壁,无路可行,于是便“架木为梯,以助攀缘”著就了《神农百草经》;又“架木为坛,跨鹤飞天”而去。人们缅怀始祖功德,便称这儿为神农架。或说,神农皇帝曾在这儿采木建屋,但屋子还没有建成功,就升天成了神,只把个屋架留在了人间,后人便把这里叫神农架了。 
  神农架,或称神龙架,最初仅为一座高山名,清同治版的《兴山县志》记载甚详,其卷八《山志》篇有曰:“兴山山国,峰峦重复,界以水,凡分四路,其山脉皆出自县西北之神龙山。神龙山,县境第一高山也。神龙山脉,出自四川大宁与湖北房县交界之太平山,迤北九十里为房县九道梁山,又西九十里,入县境为神龙山,一名神龙架山。”又曰:“老君山在县西一百二十里,高处曰神龙架”,“白沙水以西之山出自神龙山,北隶房县,西隶巴东,南隶兴山,为三邑界山,一名神龙架。” 今称其北峰为大神农架,海拔3052米,南峰为小神农架,海拔3005米,它们与神农顶(海拔3150.4米)、杉木尖(海拔3085.4米)、大窝坑(海拔3032米)、金猴岭(海拔3019米)共同构成了“华中屋脊”,成为长江与汉水两大流域在湖北境内的分水岭。


  
药园奇葩

  神农搭架采药传说,自然来自这是一片天然大药园。
  神农架药物资源至今仍然十分丰富,詹亚华先生编有一部《中国神农架中药资源》,计收录药物3000多种。
  草本药物中最显珍稀的是72种还阳草。民间相传,神农皇帝当年曾治服了72条毒虫,将它们化害为利,变成了奇药,专用来以毒攻毒,因为累收“起死回生”神效,所以才被叫做了还阳草。有名的“四个一”,即头顶一颗珠、七叶一枝花、江边一碗水和文王一支笔等,都属还阳草之列。
  金钗名列72还阳之首,它属石斛科植物,因形似古代妇女的头饰金钗而得名,按其形状特点又被分为人字金钗、豆芽金钗、龙头凤尾金钗等多种。其中最为珍贵的是龙头凤尾金钗,它身形弯曲,尾巴细长,遍体金黄,头生一包,两边又各伸出一须,状如龙须,故名。它对生境的要求十分苛刻,一要悬崖之端,二要下临深渊,三要水面反射的日月光辉恰好回落崖头,三者缺一不可。凭此生境,尽得了日月精华、天地灵气。说它能“起死回生”自然是夸张,但逢有小儿突发惊风急症,只要用几支煮开水,喂进几口,却总能药到病除。


架木为梯

  金钗乃药中瑰宝,采摘十分艰险。
  金钗生境奇特,非攀登悬崖峭壁,无法采摘到手。当地农家,不乏“打金钗”(即采金钗)的高手,其惯用方法便是“架木为梯”。不过,这个木主要指藤类而言。山林里多长藤,又柔又韧,用之搭设绳梯,既便攀缘而上,也便悬身半空。
  采金钗之艰险,并非仅指攀登悬崖峭壁,更在于要提防飞鼠的袭击。飞鼠主食金钗,因此常守其窝边,充当着保护神,一旦发现有人想来夺食,便会凌空而降,扑面而来。它似鸟而非鸟,没有飞翔之功,却有滑翔之能,滑翔时两蹼平伸做翅膀,长尾高竖掌方向,一翔能达千米之远。其双蹼均为革质,边缘又呈锯齿状,借助滑翔的惯性,能轻易将途中的树枝、粗藤断为数节,采药人的藤绳自然更不在话下,一旦被它割断,就会葬身无底深渊。因此,药农们总会在绳梯上套上竹筒。
  采金钗之艰险,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白蛇传》故事,特别是京剧折子戏《盗仙草》的动人情节。白娘子不畏艰难险阻登上昆仑山,盗回灵芝仙草,才救活了许仙性命,这多像采金钗啊?而且真正的仙草不是灵芝(属菌类),应该是能“起死回生”的金钗。神农架不仅有金钗,还集中了《白蛇传》故事的主要人物:这里有白蛇,有它才有白娘子;还有青蛇(民间俗称青水鳔),有它才有小青;许仙乃中草药郎中的化身,这儿的农家汉子多精此道;法海乃封建卫道士的典型,山林里也绝不罕见。难道不是造就《白蛇传》神话的现实土壤吗?


  
白色精灵

  神农架不仅有白蛇,还发现了白熊、白龟、白獐、白麂、白金丝猴、白乌鸦、白竹鼠等等,民间也多视之为“修炼千载,始成正果”的精灵,由此又引出了“白色动物之谜”,且几与“野人之谜”齐名了。
  谜是因白熊引发的:20世纪50年代,当地农民捕到了一只白熊,无人敢杀吃,便交给了政府。政府部门本想将其送往武汉,却不料它死在了途中。专家闻讯,都拒不相信,理由是白熊只生存在北冰洋地区,神农架地处中纬度,绝对不可能有!60年代,筑路工人又捕得了两只,即刻把它们送到了武汉动物园。专家们见了,仍然不承认是白熊,解释说是棕熊患了返祖病,皮毛才发生了白变,属于“白变动物”或者“白化动物”。70年代,“野人”科学考察活动在神农架展开,考察队员进一步证实了白熊、白蛇、白龟、白獐、白麂、白金丝猴、白乌鸦、白竹鼠等的存在,难道它们都患了同一种病吗?又是怎么患上的呢?返祖白变理论因此而受到了冲激,神农架白色动物从此便成了谜。
  神农架白熊与北极熊样子虽然很相像,但区别也很显著:它们主食植物,而北极熊则属肉食动物;它们生存在森林里,而北极熊则爱在北冰洋里游泳。神农架白熊究竟是舶来品还是本地产品呢?说法不一,或说神农架本来就有白熊生存,因为这儿也曾是一片海洋;或说白熊可能随冰川而来,因为神农架曾受到冰川移动的影响……至今还没有令人信服的科学解释呢!



架木为屋

  “架木为屋”其实并非采药活动的需要,更当是原始农耕生产方式的历史见证。历史上农家世代都善“架木为屋”,盖房子的工艺十分简单,只要将树筒子横竖相迭,于是就成了四壁;再上立人字木,苫以树枝茅草之类,于是就可以遮风挡雨了,俗称这种简易房屋叫“垛壁子”,没有跟脚石,所以又叫它“千脚落地”。
  “垛壁子”属于临时性居所。为什么不建永久性居所呢?原来农家传统的耕作方式是“三步曲”:第一步,选点,即选择坡势较缓、土层较厚又向阳、近水的山林;第二步,砍伐,即砍倒林木,烧掉枝叶,变做耕地;第三步,耕作。一块地一般只能耕作三年两载,待土壤的自然肥力消失殆尽了,就得另往他处,重唱“三步曲”。“垛壁子”是就地取材,用砍倒的树木搭起来的,因此都靠近耕地,单门独户;既然“耕无定地”,自然也就 “居无定所”了。


  偏远地方当今还能看到“垛壁子”,屋内最显眼的是一口火塘,火塘里终年烧着疙瘩柴火,而且昼夜不熄。主人既靠它取暖,也用它做饭,悬挂其上的吊罐便是重要的炊具。它可以煮肉,也可以饭菜一锅焖。吃饭时,一家人围火塘而坐,边吃边喝,谈笑风生,几句顺口溜道出了其特有的乐趣:家在红花朵,住的千脚落,烤的疙瘩火,吃的洋芋果,腊肉下着烧酒喝(音豁),神仙日子不如我!

长寿之谜

  塔坪因长寿村而闻名遐迩,亲往一探,确能悟出一些长寿之道!
  塔坪村坐落在燕子垭下,仅散布着10多户人家,几十口人。湖北电视台《穿越神农架》节目曾对这里的三位90岁以上老人做了直播。其中最年轻的一位老汉叫王光明,满头白发、银须飘飞、行走稳健、谈笑风生,一副仙风道骨。排名第二的是位老奶奶,是该村原党支部书记兼赤脚医生王明理的母亲,虽然九十有三了,仍然肩负着做饭、打猪草和喂猪的重任。挑着一担百十斤重的水,走路一点也不晃荡;放下担子,双手轻轻一提,便把一桶水倒进了锅里,面不改色心不跳。最年长的是龚老汉,被称为“神农架人瑞”,他杀了一辈子猪,打了一辈子光棍,从上个世纪60年代便被五保了。他说不清楚自己生于何年何月,人们都说起码在120岁往上,按王光明老汉的推测,该有130多岁了,因为自己懂事时便见他三四十岁了。
  遗憾的是“人瑞”不久便撒手人寰了。原来是成为新闻人物后,随即引来了众多好心人,争相送上了中华烟、茅台酒、泰国米、西洋参、鸭绒被、呢绒衣、棉毛衫……还有一位热心人,用了半天时间、烧了两大锅水,给他洗了个干干净净。殊不知道吃惯了洋芋果、喝惯了苞谷酒、吸惯了旱烟叶的他却无福享受,内脏突生病变,并且救治无效。说他是“现代文明折磨死的”自然不妥,但因生物钟被打乱而使内脏突生病变确是不争的事实。


  揣摩神农架人的长寿之道,当与几个方面密切相关:其一,环境使然。这里四周都是原始森林,空气清新,绝无污染。其二,食物使然。人们主食玉米、土豆,皆自家所种;家畜吃的是百草药,喝的是矿泉水,肉自然更养人。其三,劳动使然。就说龚老汉吧,虽然被五保了,却常帮人家做事,无论田里的、家里的,只要力所能及,一定不肯闲着。其四,心态使然。人们多没有走出过50里以外,未受外界影响,没有什么奢望,只要有地种、有饭吃、有酒喝就很满足了……

修身之所

  神农架人得以长寿,还在于这儿最适合修身养性。
  道家修行,追求“道法自然”;生态旅游,讲求回归自然。其目的都在于融于自然,顺应自然。神农架与世隔绝千年万载,原始洪荒风貌犹存,生态环境和谐统一,置身其中,远离了都市的繁闹,免去了污染的无奈,头顶蓝天白云,眼观崇山茂林,耳闻松涛鸟鸣,呼吸清新空气,自会荡涤心灵的尘埃,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并进而实现身体各部位、各器官的和谐统一,步入生态旅游的最高境界。
  神农谷坐落在巴东垭之南,幽深莫测,变幻无穷,便是修身养性的最佳处所之一。刚才还能看清楚,一丛石柱从谷底兀地耸起,嶙峋参差,粗细各异,奇松缠身,野花烂漫,恍若蓬莱仙境。不一会儿,一股烟云,冉冉而升,逐渐散开,下面又呈现出白浪翻滚的湖泊景观,湖泊上还漂浮着一座仙岛,仙岛上奇松怪石被轻云薄雾缠绕,或像“天兵布阵”,或似“天女散花”,或若“仙人对奕”,或如麻姑上寿……真正不是蓬莱,胜似蓬莱!忽然吹来一阵狂风,烟云随风急速飘升,瞬间淹没了整个山谷,一片朦胧,更显神奇诡谲。陶醉在如此奇景之中,慢慢地,什么工作的繁忙、生活的沉重、人生的不快、身体的病痛,统统都会忘得一干二净,唯一感到的是无比的放松、无比的舒适、无比的欢娱、无比的幸福!这岂不像高僧、老道修行一样,而且修到了“入定”的境地吗?


 
  • 鄂ICP备14017416号-1.©2014-2021 野人网-
    GMT+8, 2021-4-13 09:43 , Processed in 0.137690 second(s), 23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