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神农架野人目击者

2015-1-3 17:13| 发布者: hisnj| 查看: 1129| 评论: 0

摘要: 1915年一个离奇的传说公元1915年(民国4年),神农架边缘地带的房县,有个叫王老中的人,他以打猎为生。一天,王老中进山打猎,中午吃过干粮,抱着猎枪在一棵大树下休息。不一会儿,他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朦胧中, ...
1915年

一个离奇的传说

公元1915年(民国4年),神农架边缘地带的房县,有个叫王老中的人,他以打猎为生。一天,王老中进山打猎,中午吃过干粮,抱着猎枪在一棵大树下休息。不一会儿,他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朦胧中,他听到一声怪叫,睁眼一看,有一个2米多高、遍身红毛的怪物已近在咫尺。他的那只心爱的猎犬早已被撕成了血淋淋的碎片。王老中惊恐地举起猎枪……

没想到红毛怪物的速度更快,瞬间跨前一大步,夺过猎枪,在岩石上摔得粉碎。然后,笑眯眯地把吓得抖成一团的王老中抱进怀中……

王老中迷迷糊糊中,只感到耳边生风,估计红毛怪物正抱着自己在飞跑。不知翻过多少座险峰大山,最后他们爬进了一个悬崖峭壁上的深邃山洞。王老中渐渐地清醒过来,这才看清红毛怪物的胸前有两个像葫芦一样大的乳房。他立刻明白了,这个怪物原来是个女"野人"。

白天,女"野人"外出寻食。临走的时候,她便搬来一块巨石堵在洞口。晚上,女"野人"便抱着王老中睡觉。

一年后,女"野人"生下一个小"野人"。这个小"野人"与一般小孩相似,只是浑身也长有红毛。小"野人"长得很快,身材高大,力大无穷,已能搬得动堵洞口的巨石了。由于王老中思念家乡的父母和妻儿,总想偷跑回家,无奈巨石堵死了他的出路。因此,当小"野人"有了力气后,他就有意识地训练小"野人"搬石爬山。一天,女"野人"又出去寻找食物,王老中便用手势让小"野人"把堵在洞口的巨石搬开,并且抱着自己爬下山崖,趟过一条湍急的河流,往家乡飞跑。就在这时,女"野人"回洞发现王老中不在洞里,迅速攀到崖顶嚎叫。小"野人"听到叫声,野性大发,边嚎边往回跑。由于小"野人"不知河水的深浅,一下子被急流卷走。女"野人"奄惨地大叫一声,从崖顶一头栽到水中,也随急流而去。

已不成人形的王老中逃回家中,家人惊恐万状,竟不敢相认。原来他已失踪十几年了,家人都认为他早已死了。

这个离奇的传说,向我们表明:"野人"与现代智能人能够婚配,说明二者有一定的血缘关系。只可惜王老中与红毛女"野人"的后代没有留在世上,不能作为考察"野人"的直接证据

1976年

1976年5月14日凌晨1时许,一辆吉普车沿房县、神农架交界的公路蜿蜒行驶,除了司机,车上还有神农架林区党委政府的五名干部。当吉普车经过海拔1700米的椿树垭时,司机蔡先志突然发现,前方道路上有一个奇怪的动物正佝偻着身子迎面走来。

(1976年野人目击者神农架林区人民政府司机 蔡先志)

车上的人都在打瞌睡,就我一个人是清醒的,我才一声吼。

(1976年野人目击者原神农架林区人大常委会主任 佘传勤)

快醒!快醒!前面是个什么怪东西?

(1976年野人目击者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湖北记者站副站长陈连生)

大家一下清醒过来了。

蔡先志一边提醒车内人注意,一边加大油门向奇怪动物冲去,想把它撞倒在地。眼看就要撞上了,那个动物突然敏捷地闪到路旁。

(1976年野人目击者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湖北记者站副站长 陈连生)

到了这个动物面前就来了个急刹车。

(1976年野人目击者神农架林区人民政府司机 蔡先志)

我把车子一刹,到了(野人)跟前去了,距它的距离只有大概三到五米远。

(1976年野人目击者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湖北记者站副站长 陈连生)

只有五米远了,离它的距离很近了。

(1976年野人目击者原神农架林区人大常委会主任 佘传勤)

可以说我要是拽住它的后腿的话,我要是站在边沟上,再跨上一步,一拽就能把它拖下来。

就在人们纷纷下车之际,这个奇怪动物也惊慌地向路边的山坡爬去。山坡又高又陡,它跌了下来,蹲在地上,两眼盯着雪亮的车灯。

(1976年野人目击者原神农架林区人大常委会主任 佘传勤)

它就像百米赛跑的起步跑一样的劲头,一个腿蹬起在下头,这个(腿)弓起些,这个手这样搞(爬)起在上头,就想搞(爬)上去,结果没爬上去。

(1976年野人目击者神农架林区人民政府司机 蔡先志)

我把它逼近了,它也吓慌了,它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山是这样子的,它从那面上不去,抓也抓不到东西,我们也把它没办法,相持了几分钟。

几分钟的对峙,给了在场六个人同时近距离观察这个奇异人形动物的机会。虽然27年过去了,大家都还清楚地记得它的一些特征。

1976年野人目击者原神农架林区人大常委会主任 佘传勤

腹部的毛,我们看得清清楚楚,真的有这么长,(向下)垂起来。

1976年野人目击者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湖北记者站副站长 陈连生

浑身是红毛,它那个颜色是鲜红色的。

1976年野人目击者神农架林区人民政府司机 蔡先志

脸蛋上有毛,但是很浅,头发呢,头发比较长。

1976年野人目击者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湖北记者站副站长 陈连生

像个驴子样的脸,耳朵是竖起来的。

1976年野人目击者原神农架林区人大常委会主任 佘传勤

这里(颧骨)高,两个眼睛圆,这个嘴和面部长得比猩猩都好看。

1976年野人目击者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湖北记者站副站长 陈连生

眼睛没有像一般动物那样反光,眼睛和人的眼睛比较接近。

1976年野人目击者原神农架林区人大常委会主任 佘传勤

说土话呢讲,有点小屁股,有臀部了,近似于人。

1976年野人目击者神农架林区人民政府司机 蔡先志

没有尾巴。因为它转身向前跑了几步,屁股撅过来了,灯光正射到它身上,看得很清楚,没有尾巴,一点尾巴都没有。

1976年野人目击者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湖北记者站副站长 陈连生

直立起来了,很高,比我们通常的人要高。大概有个一米八九那么高,接近两米。

1976年野人目击者神农架林区人民政府司机 蔡先志

大腿很粗,胳膊也很粗。

1976年野人目击者原神农架林区人大常委会主任 佘传勤

下来后站起来跑的。

1976年野人目击者原神农架林区政协主席 舒家国

不是爬着走的,是直立着走的。

这是到目前为止,与传闻中的奇异动物相距最近,持续时间最长,目击者行政职务最高的一次目击事件。

1976年野人目击者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湖北记者站副站长 陈连生

我们发现这个动物以后,大家都觉得奇怪。为什么奇怪呢?就是过去,我们车上有两三个人,都是打猎的。佘传勤是部队下来的,他会打猎;舒家国在山里面也打过猎,他家里什么猴子呀,熊呀,这样的皮都有,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东西。

1976年野人目击者原神农架林区人大常委会主任 佘传勤

当时我一看它又不像猩猩脸,更不是狗熊脸,狗熊我看得多,包括动物园养的,清楚得很。一般的猴子见得多,猩猩也见得多,动物园都有。当兵这么长时间,实际东西也见得多。

1976年野人目击者神农架林区人民政府司机 蔡先志

因为我是爱拿枪的人,什么野兽我都认得。

遗憾的是,当时他们六个人手中既没有可以制服这种奇异动物的器械,也无法把这个过程真实纪录下来,只能靠讲述再现当时的惊奇一幕。不过,令人欣慰的是,他们作出的另一个决定,却拉开了中国乃至世界史上一次最大规模的野人考察的序幕。

1976年野人目击者原神农架林区人大常委会主任 佘传勤

向上报告,是不是,当时就想,这个怎么说呢?

1976年野人目击者原神农架林区政协主席 舒家国

你又没有看到野人,以前也没有看到过,只是听到传说,你说是其他东西定性都定不了,棕熊这地方没有,猩猩这个地方没有,所以定不了性。

1976年野人目击者央人民广播电台湖北记者站副站长 陈连生

就是没有见过这个东西,所以我们觉得叫奇异动物比较合适。

1976年野人目击者原神农架林区人大常委会主任 佘传勤

我们往上反映,就说奇异动物,我们的底稿都可以找得到的。

27年后,我们在中国科学院古人类与古脊椎动物研究所研究员黄万波的家里,见到了这封电报。电报由当时的湖北省郧阳地委宣传部签发,日期为1976年5月17日,内容长达884个字。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 黄万波

就是读了这个电报以后,我就觉得这个东西是个很值得探索的一个东西。没有说是不是拍的一个假的(电报),因为它落款是宣传部来的话,我想作为宣传部,它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弄个电报来。

于是,黄万波建议有关部门尽快派人赶赴神农架实地考察。

1976年6月15日,黄万波率调查小组,奔向那神秘莫测的鄂西山区,采访了许多目击奇异动物的山民,拍摄了大量照片。就在调查期间,紧邻神农架的湖北房县传来消息,该县桥上公社妇女龚玉兰看到了野人。调查小组立即赶到现场考察,在野人蹭痒磨掉树皮的树干上发现了几十根毛发。

中国科学院古人类与古脊椎动物研究所研究员 黄万波

看完以后我就觉得这个毛跟人的头发特别像,后来采到绒毛以后,我就觉得值得研究。咱们人的头发没有绒毛,都是一根根的毛,所以这个动物是值得研究的,值得探索的一个动物。

蹭痒者到底是谁?为了彻底揭开它的本来面目,黄万波将采集到的毛发和人、棕熊、猩猩、金丝猴、猕猴的毛发进行对比,并请公安部、协和医学院有关专家共同研究,很快获取了分析数据,得出这样的结论。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 黄万波

它应该是和人、猩猩接近的,所以当时结论就是一个级灵长类(动物)。

1993年

1993年9月3日,铁道部大桥工程局谷城桥梁厂一行10人,在神农架就曾与3个野人邂逅。

当天下午6时许,铁道部桥梁局谷城桥梁厂司机黄先亮,驾驶一辆面包车,载着十几位专家到神农架旅游。当车驶过一个急转弯时,黄先亮发现前面20米处的公路上有3个人正低头迎面走来。

铁道部桥梁局谷城桥梁厂司机 1993年目击者 黄先亮:有一个高个儿,有两个矮个儿,高个瘦一点,看面相呢,它那个面相,从这个位置到这个位置,看着比较清楚一点。

等到人们下车,3个野人已逃至公路坡下30米的森林边缘,用它们的“双手”有力地拨开树枝、藤蔓,大步向前冲去,人们只能听见“噼噼,啪啪”折断树枝的清脆声响。

铁道部桥梁局谷城桥梁厂司机 1993年目击者 欧镜生:听得见下面劈树枝的声音,树枝折断的声音,下坡的声音都听得见。

这次事件的目击者多达10人,其中三位是铁道部大桥研究所的高级工程师。事发后,神农架林区党委宣传部专门派尹本顺等人赴谷城桥梁厂调查核实情况。座谈会后,尹本顺起草了一篇通讯,谷城桥梁厂还在通讯稿上郑重签署“情况属实 93.9.8”字样,并加盖了党委宣传部公章。尹本顺至今还保存了许多当年调查的第一手资料。

为了进一步弄清真相,当时担任神农架林区党委宣传部部长的戴铭和几位记者一起来到了目击现场。按目击者提供的线索,在209国道1548公里向西200米处,果然找到了一块青石打凿有190字样的里程碑。这是一块标志209国道开通前等级公路里程的旧路碑。10年后参加调查的部分人员又一次来到这里,回忆了当时的情景。

神农架林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戴铭:这个碑都已经垮了,所以把点定下来了。让我们知道在哪块地方。发生了和野人遭遇的事件,如果没有这块碑,我们还没有一个非常准确的一个物体来说明这块地方。

190里程碑的确定,使调查人员大受鼓舞。他们沿着似乎像是动物趟过的痕迹继续搜寻,发现了大量折断的小树枝和藤蔓。有的小树有两厘米粗,也被一折两段,楂口非常新鲜,10位目击者听到的噼噼啪啪的断裂声就是这样形成的。更让调查人员惊喜的是,他们在撞断的小树楂口周围发现两个清晰的大脚印。两个脚印呈左右脚型,间隔约50厘米,前宽后窄,前掌宽约12厘米,后跟约7厘米。其形状与1981年发现灌制的野人石膏脚印形状完全相同。

1999年

20年来一直坚守的科考队员卞军电话报告:9 月23日曾经发现怀疑是野人的不明动物行踪。接着,他又收到湖北省房县公路段的孙运智和房县报记者张仁华寄来的信,详细记录了房县青锋镇猎人王开明于8月11日、12日两次遭遇野人的经过。于是科考队不得不临时决定立刻赶赴现场。在现场科考队果真发现了怀疑是野人留下的足迹和一个吃玉米时留下的屁股墩印。

当时,虽然下过几场大雨,但现场留下的脚印和屁股墩印都非常清晰,脚印迹长32厘米,前宽14至17厘米,前部宽后部窄,脚趾头很光滑,没有像熊那样的尖爪印,前脚掌很深,有足弓。屁股墩印宽48厘米,没有尾巴痕迹。现场共被掰了30多株玉米的玉米穗,而没有弄断一棵玉米秆,玉米穗离地面高度在1.6米以上,被吃的玉米芯像人吃过一样干净,但又不像人那样剥光了玉米穗的外壳吃,而是从玉米穗后部啃开包壳再往前啃,吃完全部玉米粒后,外壳仍然基本完整。

据袁教授分析,这些现象基本上可以排除熊的可能性,因为熊吃玉米,是先搂一大捧在怀里,然后掰下来吃,这样就会把玉米秆弄断。从被吃的玉米芯看,熊有犬齿,犬齿长,门齿短,因此熊吃玉米一是不会吃得那么干净,二是犬齿会把玉米芯啃出深痕,所以它不是熊,而是一种不明动物。

2003年

公元2003年6月29日15时40分,在中国神农架林区发生了迄今为止最新的一次目击野人事件。自 1977年中国首次组织野人考察以来,该地区已有300多人、60多次目击过这种似人非人、似猿非猿的奇异人形动物。“6·29”最新目击事件的发生,在科学界和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神农架野人作为世界自然之谜,再度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与以往历次目击事件不同的是,这次的主要目击者中有一位14岁的中学生,他叫周江,所在学校是神农架林区一中。

(2003年6月29日野人目击者神农架林区一中学生:周江 14岁)

我们四个人同时看到一个灰白色的东西,背反正是弯着的,就像一个老年人那样在路边走,我们车往前走了一点,我看见它快步地朝路中央走去。走了一会,站在那里,头往后一甩,直接往下面的树林里跑去了。

面对如此怪异的身影,车上几个人几乎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叫:停车。

因为惯性,车向前冲出20多米后停了下来,但奇异动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神农架林区一中学生 周江

我们下车大概有十秒钟,跑到路边就没有声音了。我们还向下找了大概30多米,只发现几个脚印和碰断的树枝。一般人不会光着脚向下跑,下面的树上长着这么长的刺,因为下面我们找到脚印的时候,发现(脚)趾头印,前掌、后掌都是非常清晰的。脚印不像人的脚印,有一瓣一瓣的五个(脚)趾头印。

其实,野人的目击和传说在神农架由来已久。“在神农架找野人,到兴山看美人,去秭归访文人”的说法广为流传。兴山的美人,指的是汉代浣溪美女王昭君;秭归的文人,指的是战国时期楚国的爱国诗人屈原。

2007年

21日上午,考察人员在温水见到了王东妻子,她告诉提供了两位主要目击者的电话。

下午2点,两位目击者的电话相继拨通。他们的讲述如出一辙:18日,前来神农架踏勘越野自驾线路的张先生,会同林区向导王东一行5人前往老君山、里叉河一带。中午12时许,快速行进的越野车到距里叉河管护所约1公路处简易公路上。在绕过一个缓弯后,张突然看到前方约50米处的公路上,一高一矮两个浑身黑色的直立的“人”,呈右侧对来车,向公路下方向,两“人”相距很近,高的似乎还拉着矮的。张惊叫:野人哪。坐在车后的王东也看见,急喊:快停车! 发觉来车,反应迅捷的两个“人”,大步往前,飞身闪入公路下。越野车在冲出去事发地20米后才停下来。大家急急下车往回,张先生操起车上的DV,冲向那“人”消失的地方,对着下面灌丛、对面山坡上一通狂拍。但已经太晚,没能看到什么。 一时间,高度紧张的人们,没敢下公路下面去看或者去追。几分钟后,他们驾车来到一公里外的林业管护所,激动地向见到的管护员讲述所见情景。叶某等两位管护员又随同张等一起去发生怪事的地方。看到了公路下令人不解的痕迹。 目击者张先生讲,他们看到的这一大一小两个“人”(与脚印有大小相符),高的约1.7米,矮的约1.3米,形体看上去精瘦,浑身似黑色毛发,好像当时转过脸来,但没能看清面部。该动物身形矫健,反应迅捷,非一般常人所能想象。王东反复表示,自己虽然是神农架人,但以前是不相信“野人”这回事的,这次所见真的让他觉得这以前只听人们说的东西还真有,神农架真的太神奇了。
上一篇:神农架一带的野人下一篇:神农架记
  • 鄂ICP备14017416号-1.©2014-2021 野人网-
    GMT+8, 2021-1-27 08:02 , Processed in 0.104350 second(s), 23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