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游记 查看内容

神农架的绿色恩典

2015-1-3 15:53| 发布者: hisnj| 查看: 570| 评论: 0

摘要: 人与人之间有一种缘份,而人与自然难道就没有一种默契? 生长在沿海平原的我,一见到绿意无垠的大森林,心就发紧发疼,像被磁力牢牢吸过去。夏季的骄阳人与人之间有一种缘份,而人与自然难道就没有一种默契? 生长在沿 ...

人与人之间有一种缘份,而人与自然难道就没有一种默契? 生长在沿海平原的我,一见到绿意无垠的大森林,心就发紧发疼,像被磁力牢牢吸过去。夏季的骄阳

人与人之间有一种缘份,而人与自然难道就没有一种默契? 生长在沿海平原的我,一见到绿意无垠的大森林,心就发紧发疼,像被磁力牢牢吸过去。

夏季的骄阳之下登上湖北神农架,扑入眼帘的是一汪原始的中亚热带绿——不是通常意义上的碧绿,而是酣绿、醉绿。茸茵如毯的草坪,翠盖斜偃的林木,弥望似海,泱泱欲腾。只有跌进这无边无缘的神农林海,在黑泥土绿草叶的芬芳中呼吸,你才会明白什么是“满眼的绿”。

在参天古木荫蔽着的神农架的山路上,尽是些从石缝里透出的凉意,不停地从脚底,诱惑着我的步伐。神农架有许多诱人之处,像山谷中的净莲寺,半山腰的神女潭水,山桥旁的,红坪峡谷中的冷杉林,都堪称自然和人文的经典。于神农架本身,在被沙漠围困着的整条北纬30°线上,也因其林木葱葱、流水潺潺,成了人间一方不可多得的绿洲。

从木鱼镇驱车向海拔3105米、号称“华中第一峰”的神农顶盘旋而上。一路上原始森林莽莽苍苍,横无际涯,在朝晖中显示出一层层深绿,一层层淡黄,一层层丹红,密密如同仙女织锦,遥遥似与天际相接。正看得人醉眼迷离之际,车窗外忽而一片豁然开朗,见有一泓波涛翻滚的高峡平湖,湖面上似乎浮起了缕缕淡红色的薄雾,有如海市蜃楼一般变幻莫测,千奇百怪,气象万千,疑是万里长江在对我们挤眉弄眼,再定神细看,才断定那只不过是峡谷间飘逸的浮云,在朝阳的烘托下变幻出的五彩斑斓。

站在神农顶上,俯瞰四野,神农架的景象尽收眼底,一座座山峰巍然屹立,一棵棵古树苍劲傲然,造型各异,仪态万方,有的如蛟龙腾飞,有的似凤凰展翅,有的若卧佛平躺,有的像仙女下凡…… 一阵阵轻风在山野里拂过,漫山遍野的树枝树叶竞相摇曳、摩擦,细细碎碎的沙沙声便此起彼伏,似诗人吟哦,象情侣絮语,如山溪流淌…… 近观神农顶端,一尊尊巨兽一般的岩石裸露山巅,一丛丛错落有致的石林直指苍穹,山巅不见树木,唯有蕨草铺地、苔藓布绿,一片原始蛮荒的景象,而在山腰间,却覆盖着松软的草甸,草甸上分明可见三个层次的林带:一层是排列有序,连片成带,环山而生的箭竹林带,仿佛浑然天成的山寨篱笆,形成护卫山寨的天然屏障;一层是顶天立地,气宇轩昂,苍劲挺拔的冷杉林带,如同身材魁伟的男子汉,威风凛凛的傲立于山腰;一层是艳丽夺目,娇态妩媚,楚楚动人的杜鹃林带,像那情窦初开的少女,偎依在挺拔俊秀的冷杉怀抱里。

在香溪源,我听到了源头活水的哗哗流淌声,溯源而上,登石阶、过木桥、穿林海、歇亭台,绕着那条白花花的溪流左弯右拐,走走停停,细瞧静观,颇有些踏古寻幽的情趣,于不知不觉中接近了源头。在这密林深处,山涧洼地的岩石层里,奇迹般地翻滚着一汪明亮如镜的清水潭,中心像一朵硕大的花儿向四周伸展着花瓣,不停地喷发着、奔涌着…… 尝一口清洌的甘泉,便润泽了五脏六腑,顿感周身舒畅,精神百倍。相传这里曾是神农氏当年采药的“洗药池”,池水尽得百草精华,尽融神农精神,因而哺育出了世界四大文化名人之一屈原、中国四大美人之一王昭君,于是在香溪两岸便有了“常饮香溪之水,能使人崇高如屈原,貌美如昭君”之说。常说“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这幽谷清溪,实乃大自然恩赐;遍野香花,堪称灵秀之地。它怎么不哺育出天下文豪,绝代佳人呢?据科学检测,香溪水中含有14种有益人体健康的微量元素,水面飘浮着丰富的负离子,经常吸收,不仅可健身提神,增强免疫力,而且能滋润肌肤,加快新陈代谢。真可谓“碧水源流长,神农百草芳,佳人美名扬,香溪水更香。”

下山途中,我脑海中闪现出这样一幅画面:走进幽静的林边溪畔,点起篝火,支起帐蓬,皓月当空,聆听虫鸣,对酒当歌,海阔天空地畅谈,这简直就是一种诗意的生活。写到这里,我忽然感到了手中的笔很沉重。因为担心糖果农架的哪一些处子之美,被我埋没在一堆文字里面,又惟恐把它写得太美了,而招来一些破坏性的灾难。为此,我希望走进神农架的人,都能学学普里什文或梭罗,做一名生活中的善待山水者。

回眸之间,我仿佛看到那高高的山巅上,有一群肤色黝黑的人们,正为后来者栽下片片绿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