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探秘金丝猴 查看内容

神农架金丝猴的传奇

2015-1-2 14:39| 发布者: hisnj| 查看: 1374| 评论: 0|原作者: 徐晓光

     1891年,法国传教士比尔特在云南见到了一种他从没见过的动物,这种奇特的中国仅有的动物在西方引起了轰动,1897年,法国生物学家米勒。爱德华给这种动物命名为中国金丝猴。

     金丝猴是中国特有灵长类动物,也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它和恐龙同时代,和人类同祖先(或是远方亲戚),和大熊猫同级别,按地域分别为滇金丝猴和川金丝猴。在神农架的一只为川金丝猴的亚种。

     但这个国宝昙花一现,很快逃离了人类的视线,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此后的100多年里,人们在中国再也没有这个物种的任何消息,即使是专门研究的专家们也只能远远听到它们呼啸而去的声音。
     1978年,神农架的山民们陆续发现了金丝猴的踪迹,但那些要眼见为实的学者们却一直认为山民是看走了眼,把猕猴当做了金丝猴。就在科学家们为神农架有没有金丝猴争论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早在1977年,一只金丝猴已经成为猎手袁裕豪的枪下冤魂。1995年,神农架林区的科考人员开始对当地的金丝猴进行系统的追踪研究,为了神农架金丝猴的发现与保护,其中一个女科学家独自一人在山林里跟踪考察了近10年,经过十多年神农架人共同的艰苦努力,通过人工补食等诱导手段,让金丝猴解除了戒心。小心翼翼地走出了原始森林,当它们发现这些没有恶意的人类送来的不是子弹而是番薯和土豆时,它们欣然接受了大龙潭这个地方作为自己的栖身之地,也和保护站的人员建立起一种新型的关系。有一天,人们看见了这样一副图画:保护站的一个护林员弹着琴,几只下山的金丝猴围坐在一起专注地倾听,山泉潺潺,林涛阵阵,想象中那真是一副醉人的景象。

 美猴王们
      神农架的金丝猴生活在海拔1800至2400米的高山上,它外貌秀美,表情丰富,体态优雅,身披一身金毛,阳光下习习生辉,身上光滑洁净纤尘不染,且拥有动物少有的聪明智商。与人们印象中尖嘴猴腮的猴形象子相去甚远。金丝猴当仁不让是猴类里的贵族,是名副其实的美猴王。
 
金丝猴有着极高的智商,对什么都很好奇
     神农架的摄影师姜勇是金丝猴走出大山的亲历者之一。在历年对金丝猴的追踪拍摄中,这个胖而不笨的伙计雇着挑夫,携带大量的器材,爬山越岭,从漫山大雪拍到夏日炎炎。从守候潜伏到跟踪拍摄,许多影视与平面媒体上出现的金丝猴形象,大多都有姜勇的付出。现在人们可以在大龙潭保护站与金丝猴零距离的接触。对金丝猴来讲,是一个生物对陌生世界探索的开始,对人类来说却是对一个老物种认识的重新开端。

摄影师与金丝猴
     金丝猴的下山也证实了一个法则,天下之智皆出布衣。正是那些在一线锲而不舍的基层科考人员最终揭示开神农架金丝猴神秘的一面。
     我在大龙潭拍摄了不少金丝猴生活的画面,只是人类以自己浅薄的视线对它们的观察,但足以发现,金丝猴的群落有着比人类更为先进的生存理念和管理水准。
优美的跳跃是猴子逃生与觅食的本能
     专家说,金丝猴之所以珍贵,它们的产值只有4%,存活率6%,9-10月才能受孕。繁殖生存条件极为苛刻。当小猴诞生之后,同一家庭成员会争着帮忙照顾,这是我有幸拍摄到一组镜头,连小猴子都在照顾出生的“婴猴”。

     雄猴家长妻妾成群,但妻妾们相处得非常和睦,从不吃醋。雄猴为了获得交配权和食物也会打架,但双方打完架之后仍会和好如初。笔者无意之间拍摄到一个母猴主动向大王献身的难得镜头。正是这种生物间神秘的本能驱使,才使得地球上的生物多样性得以延续。
交配后的猴王一脸惬意

     金丝猴部落。家大口阔,成员众多,可是金丝猴的家庭却是尊老爱幼,互相关照,显得十分和睦融洽。无论是午休还是晚上睡觉,金丝猴的一家子总是紧紧拥抱在一起,似乎一家人发誓要永远不离不弃,生死相依。那种至真的感情和画面,令我们引以自豪的“人性”都感到自惭。
一个家庭冬日里的午休

     金丝猴部落里有个独立群体——全雄单元群体,他们是一群不属于任何一个家庭的“光棍汉”,他们是一群真正的“公仆”,一群真正的“男子汉”。全雄单元要负责全部落的保卫、觅食、迁徙等重大行动,为了部族的生存辛苦劳碌无怨无悔,它们还要克服“美女”的诱惑,食物的短缺等一切私欲,,在生死攸关之际,还要迎险而上不惜性命一搏!也许正是有了他们的牺牲,金丝猴才躲过了第四纪冰川的袭击,在百年后仍然繁衍着自己的种族。

     由于“光棍汉”们职责所在,常年的禁欲生活,导致“同志”现象十分普遍,“光棍汉”们精力旺盛,闲时它们呼啸山林,相互较劲,在森林里到处折断树枝,驱赶眼前一切可以驱赶的小动物,发泄过剩的精力。但瑕不掩瑜,这些小小的破坏和它们带来的正面作用相比仍然是微不足道。

     金丝猴下山走近人类,是好事,也许不是个好事。金丝猴的习性是在森林里边走边吃,从不做吃光一片森林。就像牧区里的牲口一样,总会给吃过的森林、草场一个生息的机会。除此之外,承传着祖上的基因,个个练就一身攀岩爬树的好本事。但现在它们从迁徙改为“定居”,用不着翻山越岭的寻找,就很惬意地享受眼前送到嘴边的美食,它们的活动范围变得狭小,运动量大减,眼前的金丝猴许多大腹便便,猴王妻妾成群,爬树的技能日渐减退,荷尔蒙分泌失调,繁殖系统应该随之在逐渐退化,而且坐吃山空,眼前的植被已经被啃光……在生态系统中,这只队伍已经难以完成独立生存的任务

     2006年我在三江源漂流考察的时候,曾经在索加湿地拍摄到野生藏野驴放牧的羊群里吃草,家畜与野驴相安无事,牧童们坐在一旁嬉戏,猛一看是一副野生动物与家畜的和谐景象,实际情况是由于全球气候的变化导致高海拔的地方出现草场枯萎,藏野驴只好离开自己的领地,为了生存迫不得已下山和家畜一起混点吃喝。那是局部生态环境恶化的表象。

     牧童左边是自己的羊群,右边是进入草场的藏野驴。2007年摄于可可西里索加乡
     实际上,人们现在了解的只是金丝猴的一些生活习性而已,时至今日,它的种群繁衍的奥秘,在第四纪冰川过后它们藏匿在哪里,在中国南北气候分界线上秦巴山脉的崇山峻岭之间如何迁徙,为什么寻觅它用了百年,……神农架金丝猴部落的秘密尚未完全解开,这些森林中美丽精灵的身上到底隐藏着多少密码和信息。这是一个久远的秘密,待人们去考证。
  • 鄂ICP备14017416号-1.©2014-2021 野人网-
    GMT+8, 2021-7-26 20:35 , Processed in 0.121364 second(s), 18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