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且行且歌红坪美

2015-1-1 15:17| 发布者: hisnj| 查看: 660| 评论: 0

摘要:   苍茫天地无涯,为何上帝垂青这片美丽而神奇的土地?莫非是九天玄女抛向人间的翡翠,红坪物华天宝,钟灵毓秀,亘古不变演绎着一个个动人传说源远流长。  长久以来,红坪那一幅幅凌空飞舞的水墨画一直在我的心中 ...
  苍茫天地无涯,为何上帝垂青这片美丽而神奇的土地?莫非是九天玄女抛向人间的翡翠,红坪物华天宝,钟灵毓秀,亘古不变演绎着一个个动人传说源远流长。

  长久以来,红坪那一幅幅凌空飞舞的水墨画一直在我的心中缥缈翻卷,几度心驰神往,几度魂牵梦萦,曾经风尘仆仆跨越千山万水,匆忙的脚步刚刚踏上这片圣洁的净土,怎奈风雪阻路,遥望红坪玉树琼花,银装素裹,洁白无暇的童话世界只可远观而不可静看。

  今日行来,天公作美,一路艳阳高照,万道金辉从天国撒下,点染红坪十里画廊,山里山外色彩斑斓,灵山秀水一览无余。车在画中走,人在绿中游,往日烦恼烟消云散。远方高崖下,一处处亭台楼阁倚山靠水掩映在苍松翠柏之间,长杉坝就在眼前,一车人即刻欢呼雀跃起来!时值隆冬,原以为红坪漫山遍野尽是枯枝败叶,喜出望外站在山岗上举目远眺,顿时心旷神怡,但见层峦迭嶂,千峰嵯峨,一脉脉青山如真似幻在云雾间奔腾起伏,一弯弯涧水翻波涌浪环绕着高峡蜿蜒穿梭。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更喜山麓密林间,一簇簇枫叶历经秋霜冬雪之后,恰似长空飘落的彩霞,在瑟瑟朔风中散发着熠熠红光,给寒冷的冬季增添了无限温暖。玉树临风,岁寒三友挂着点点残雪傲立山岗,古藤新葛缠绕着参天大树,瑶草琪葩竞彩争妍点缀着斑驳灌木丛。山坡上,对对雄鹰转翅;溪流边,双双金凤朝阳,兔子成群结队出入山林,植物王国,动物世界尽显原始风貌。

  红坪美景看不够,山美水更秀。沿着阴峪河顺流而下,眼前却是另一个世界,旖旎碧水天上来,盈盈清流迂回徘徊,从卵石上潺潺滑过,一路欢歌笑语,不时飞花溅雪。中流沙渚上,江鸥乘风嬉浪;河岸芦苇中,鸿雁深藏不露。驻足小憩,望云卷云舒,任清风拂面,整个身心完全融于青山绿水之间。转过身来,再次举步前行,回想纷繁俗尘,却又感慨万分,为何世人营营逐逐,沽名钓誉,终日忙忙碌碌,将一个身子弄得精疲力竭?如此圣地,青山不老,绿水长存,若能长住无忧,朝夕采日月之精华,昼夜吸天地之灵气,纵然不能入道成仙,定不为红尘所羁,那该有多好!

  斜径悠悠,白玉阶台凝霜带露,直通九霄云天。我的思绪还在世外桃源中任意飞翔,一根冲天石柱已耸立在眼前,巍巍身躯恰似天神下界,脚踏荆楚大地,仰望日月星辰,威风凛凛镇守着红坪的崇山峻岭,万物生灵。触景生情,那个古老的传说再一次拨动了我绷紧的心弦。人言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周昭王纵有百万雄兵,千员上将,可侵境犯界天理难容,只因神龟挺身而出,刀枪剑戟顷刻灰飞烟灭。往事随风去,山河依旧在,留下孤独的石柱述说着那一幕刀光剑影,正义与邪恶的博弈。不知何时,一对白鹤从天而降,站在石柱上悠然自得,一声长唳即刻引来百鸟齐歌!獐豹驻足停留,童叟洗耳恭听。白鹤乃万物之灵,此情此景,是偶然的邂逅,还是必然的缘分?

  高峡幽谷,峰回路转。是谁鬼斧神工凿成方糟峡一线天宇?上蔽日月,下遮风雨,年无四季,日无朝夕,如此阴凉之地催生了诸多白色动物。你看,白蝴蝶在上下翻飞,白熊在怒吼,白狼在嚎叫,好不惊心动魄,仿佛时光倒流,再见鸿蒙始判,混沌初分。峡谷仙景,精彩纷呈,莫非尽头就是东海龙宫,瑶池紫府?刚到峡口,眼前豁然开朗,涧水飞流直下,与汩汩山泉交汇成一面潭水,这就是遐尔闻名的映伞潭。清风徐来游人醉,吹皱一潭涟漪,惊醒朵朵睡莲。

  小桥横波,通琅嬛洞府。前脚踏进天井洞,后脚却又退了回来。借着隐隐霞辉,抬头可见一根根钟乳石倒挂绝壁,恰似雨后春笋,神枪利剑。唧唧唧,几只燕子在咫尺洞天中任意飞翔,一些不知名的小生灵畏缩在黑暗之处,不愿在世人面前抛头露面。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在动物世界中,它们也许是最弱小的一类,不能与强悍的雄鹰猛虎争夺风水宝地,正因为如此,它们才隐居暗洞。人类理应慈悲为怀,怎能随惊扰它们最后的家园?

  红日西斜,寒风飕飕,我们终于踏上古盐道。如果说这条狭窄的小路曾经是川鄂两省的经济纽带,那么三道街则是这条纽带上最灿烂的明珠。岁月如歌,洗净百年铅华,当年盐铺鳞次栉比,如今已成记忆,只有零星的红砖绿瓦记录着昔日繁华。一条古朴的石板路蜿蜒延伸到密林深处,南北商贾曾经碾过的车辙早已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片泛着青光的苔痕。且行且歌,可叹天池垭,百步云梯倒悬天地之间,步步惊心动魄,稍不留神定会坠落万丈深渊,古往今来,有多少商人魂断盐道!走过鬼门关上的栈道,浑身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绝壁史诗斑斑凝血,片片栈道曾是红坪人民心中长久的伤痕,游人心寒一瞬,可知当年惶恐?“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伫立皇界垭,感慨山势险峻,道路崎岖,英雄豪杰插翅难飞。遥想当年,唐中宗谪守房州,独守空山北望宫阙,一腔离愁,两行清泪,何处话凄凉?

  暮色苍茫,游人归去,古盐道上的明灯次第点亮,与天上寒星交相辉映。这时候,旷野上飘来了动人的旋律,盐道边燃起了熊熊篝火,山民载歌载舞,其乐融融,寒冬里洋溢着浓浓春意,空谷回音,余音袅袅。(文/黎芷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