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冰雪红梅神农架

2014-12-29 13:55| 发布者: hisnj| 查看: 1027| 评论: 0|原作者: 谢娟

摘要:   岁月在寒冬的门口静静地守候,纷飞的白雪化成六角的纸鹤在苍穹飘然飞舞,无声地散落在山头、林间、树梢、河床,满目间都是这泛滥而苍茫的白色……神农架的冬天如同镶嵌在镜框里一幅唯美的画卷,一直深深地定格在 ...

  岁月在寒冬的门口静静地守候,纷飞的白雪化成六角的纸鹤在苍穹飘然飞舞,无声地散落在山头、林间、树梢、河床,满目间都是这泛滥而苍茫的白色……神农架的冬天如同镶嵌在镜框里一幅唯美的画卷,一直深深地定格在我的记忆里。

  我出生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夜,因此注定今生要与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冬天联系在一起。十年前的一个寒冬,我独自背着空空的行囊踏上了去神农架的旅程,奇幻、神秘、引人入胜的神农架,雪村鹿鸣、柴门猿啼,在漫天梨花绽放中看银装素裹的壮丽,踏着遍地琼瑶倾听雪落枝头的声音,这是我多年一个关于旅游的梦想。

  盘山的雪路悠长而蜿蜒,追寻着神农尝百草的足迹,经过艰难的跋涉,我终于见到了梦中渴盼千万次的茫茫林海——位于神农架与房县交界处的原始森林。北风呼呼、松涛阵阵、桦林声声、雪原茫茫,深深地吸一口气,那洁净的空气会荡涤到五脏六腑,尽除脑海中的污垢杂念,在瞬间都变得那么玉洁冰清。金黄色的太阳没有任何遮拦地照射着山岗、森林、雪地,明晃晃地有些刺眼,但感受不到一丝阳光的温度。偶尔见到两只可爱的松鼠在雪地上觅食松果,但只要听见人声,就闪电一般向树上窜去,眨眼已不见了踪迹。森林静寂得有些可怕,放声高叫,只听见自己的声音在林中一波又一波地回荡。这一刻许多关于神农架野人、黑熊、怪兽、自然之谜的传说纷至而来,惊险刺激之余,内心又感到无比的惶恐与惊悸。


  游荡了一天之后的下午,迷途的我在这古木参天、藤蔓绕枝的林海深处,邂逅了一位二十多岁的美丽女子,经过交谈得知她叫陈雪梅,大家都叫她梅子,她是这家林场的护林工人,梅子性格开朗,说话声音很大,语速很快,每说到开心之处,那夸张的笑声都像快把树上的积雪震动落地了。她有着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也许是受神农架青山绿水的熏陶和滋润,她的皮肤很白,一如神农架山岗上的白雪。前几天神农架可能下过很大的雪,整个林海都变成了一片雪的汪洋,厚厚的白雪像一块硕大无比的棉被,盖住了通往林场旁边乡镇的小径。作为来自外乡的不速之客,我跟随梅子到她林场的家中做客,据她介绍,梅子祖辈是秭归人,父母在开发神农架时来到林区,她出生在神农架,父母原来都是林场的伐木工人,梅子高中毕业后也女承父业,当了一名林场的护林工人。梅子告诉我她在巡山途中曾几次遇到和我一样冬季来神农架原始森林看雪的游客,可能都是因为欣赏美景而沉醉迷失归路,所以她的家成了游客在冬天里的临时驿站。

  神农架的冬天寒冷而漫长,山坳的林场在白雪中格外得静谧,静得凝神都能听到白雪落在松树枝头的声音。绵延无边的山岭被涂抹成莽莽无垠的雪原,冰雪世界在蓝天的映衬下愈加冰清玉洁。密密麻麻、仿佛列队士兵一般的箭竹,依旧苍翠欲滴、焕发着勃勃生机的雪松被晶莹的冰凌包裹在其中,如同天使雕琢的冰肌玉骨,让人恍若隔世,形成了独特的森林景观。笔直挺拔的秦岭冷杉、珙桐、白桦树在脱去绿色上装之后,换上了厚厚的雪袄,就像健硕的勇士用玉树琼枝的英姿展示着炫目的风采。林场对面有一道巨大的瀑布,远远望去,就像一条腾空而起的白龙,在几十米外都能感受到它无与伦比的王者霸气。那巨大的水流从几十米的高空倾泻而下,在谷底形成了一个碧绿的深潭,交汇之处,卷起了千堆白浪。一夜之间,这条巨大的白龙就像是雪花之神用魔法杖点过的一样,冻成了一条冰龙,就连那飞花溅玉的白浪都还来不及消退,就被刹那间凝结在那里,构成了一幅唯美的冬景图。

  林场护林工人冬季工作就是巡山,这时候的梅子,每天会沿着白雪覆盖的小路,在莽莽的原始森林中巡查火情。“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白雪皑皑的原始森林,弯弯曲曲的小路,留下了她欢快的脚印。我在梅子的家中暂住了两晚,也在她的陪伴下尽情地领略了神农架奇异的冰雪风情。

  离开后整整十年,因为奔波于生活,再也没有回神农架林场去看看梅子。只是零零星星地听到了一些关于她的消息。据说梅子结了婚,但不久又离了婚,原因是梅子不愿意跟随丈夫离开神农架,不舍得割舍那份看似孤独、也没有什么前途的守林、护林职业,但丈夫却过不惯那山中清苦的岁月。神农架山岗的冰雪存积了融化,融化了存积。山外的世界,日新月异的演绎着繁华的精彩,红尘中的喧嚣仿佛都与梅子无关,她只是静静地、孤独而又倔强地守候在神农架大山深处,用双脚丈量着森林的长度。十年的风刀霜剑,销蚀了她如花的容颜,那曾经皓齿小腰、明眸青丝的女子,在山中艰苦的岁月里,早已韶华远逝,而今只是一个满面沧桑、举止粗放的山间妇人。

  梅子去世的时候,是神农架飘雪的季节。几个不法分子,在梅子所在的林场森林盗猎,因为在林中烤火引燃了干枯的树木,一场惨绝人寰的悲剧就这样拉开了序幕。巡山的梅子发现了火情,一方面紧急与林场联系,一方面用她纤弱的身躯投入到扑灭山火的战斗中。山火扑灭了,梅子却永远的倒在了她深爱的林海中。

  梅子被埋在林场对面的山坡上,无论是生,还是死,她都静静的守护着这莽莽的原始森林,因为她给我说过,她是大山的女儿,是林海的使者,是雪花的精灵。

  梅子去世三年后祭日,我回到了阔别十多年的神农架,去看望曾有一段美丽的相遇、但不是生命中过客的梅子。那天,漫天的白雪,在苍茫的空中尽情地飞舞,仿佛是老天不舍梅子离去而洒下的白花,淡蓝色的炊烟袅袅的升起在逼人而来的山峰和巨石间,四季不散的流云在山谷游荡,连绵的山峦是如此的巍峨,农家的土屋在白雪中更显苍凉。石崖边、沟谷旁、古树上悬挂着千姿百态、晶莹剔透的冰挂,没有一丝瑕疵。这些冰挂静静地冻结在那里,形成了一道天然的玉雕,有的如仙女散花,有的如熔岩奇景,有的似守山的将士。梅子静静地躺在这里,与冰雪为伴,与林海相依。“零落成泥辗作尘,只有香如故。”她已化作一抔尘土,一片白雪,与神农架的高山、林海永远的融合在一起。

  不知是谁,在梅子的坟头,种下了几株红梅,红梅在冰雪中已羞涩地打满了花骨朵……千年的等待,千年的守候,香雪海的尽头,神农架林海的守护神,在红梅的枝头仰望白雪的英姿,白里透红中增加了生命的高度,待到冰雪消融时,红梅含笑化作春风,那时的神农架又是一片泛滥的苍碧,山坡上的树更绿,花更红,这一刻,我读懂了梅子人生的真谛……(谢娟

  • 鄂ICP备14017416号-1.©2014-2021 野人网-
    GMT+8, 2021-10-22 20:53 , Processed in 0.073101 second(s), 21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