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游记 查看内容

[触摸神农架]密林深处,遇见另一个自己

2014-12-29 13:34| 发布者: hisnj| 查看: 915| 评论: 0|原作者: 骆骆

摘要: 题记:和我们一路同行的神农架报记者问我,此行收获有哪些?我说,“除了感受神农架震慑心灵的美景之外,这也是一次发现自己的旅程”   露水沿叶脉滴下,惊醒清早晨梦。拉开窗帘,在一片绿意中迎接一天开始,恍惚 ...

题记:和我们一路同行的神农架报记者问我,此行收获有哪些?

我说,“除了感受神农架震慑心灵的美景之外,这也是一次发现自己的旅程”

  露水沿叶脉滴下,惊醒清早晨梦。拉开窗帘,在一片绿意中迎接一天开始,恍惚间不知身在何处。此时我们位于神农架林区的木鱼镇,准备初次与神农架的远山近水邂逅,涤荡尘俗,洗净烦忧。

  晨光熹微,已然踏上征途,无论长幼,儒雅或矫健,博主们纷纷换上一身登山装,虽然不是那么专业的户外装备,但摩拳擦掌很有个登山架势。早晨九点,在金猴岭准备出发。伴着瀑布水声潺潺进行的出发仪式,大有易水寒的架势,可惜我们比当年的勇士更有志气,个个都要风光看尽,平安归来。

  逶迤的队伍长长的蜿蜒一字排开,走不多久就分为前中后几个部分。除了体力悬殊之外,摄影师们沉重的长枪短炮也是影响山路行进的主要因素。上午走的路基本都是丛林,湿润的空气,茸茸的苔藓,各种叫不上名字的珍稀植物,不经意间一回头,就看见身后站着八百多岁的古树。

  你见过几代兴亡,看过多少悲欢呢,云烟过眼,人生不能过百,你一双冷眼,却看着轮还往复的尘世朝暮。我从来站在古树边,就感到一阵寒意,因为崇敬,而生的畏惧。鞋子打滑,领队不时要拉上我一把,踩在石头上,石下就有清溪流过,听那水声,就不愿向前,多想在这山林中做个客,从此尽情呼吸。一片树叶一个梦,一滴露珠一个梦,一缕阳光一个梦,都哄着你安然睡去。

  景色虽美,走起来实属不易。像我这种第一次参加徒步穿越之旅的人,分外吃力,还好走走停停,风景佳妙,才撑到半途的草甸区域。幕天席地,浴着阳光,我们四仰八叉倒在草地上休息,伴着山风进食午餐,黄瓜和苹果都分外清甜。

  山风猎猎,骄阳蒸干汗水,一边休息以及进食,一边等待全体队伍汇合。与我们同行上山的神农架报记者,趁着午休时间来采访此行年纪最大的和年纪最小的博主。年轻的记者让我谈谈此行的收获和感受。一边揉搓着自己抽筋的小腿,一边望着远处山坳笃定地告诉他:这是发现之旅。

  不但邂逅了神农架神秘隽秀的景色,还看到了自己强韧的一面。从小体质差,看起来弱不禁风,但在前半段的登山之路中,一直紧跟领队走在第一小队。虽然年轻,但绝不是因为体力好,而是强大的意志告诉我,必须如此。

  没有来神农架穿越,真的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至少这一天,内心充满力量,感受到天地相接的无穷。

  吃过简单的午餐,又要抓紧时间出发了。户外经验丰富的队友拿出GPS定位,询问向导得知,上午我们只走了不到3公里,下午还有7公里的路。我们从二千三百多米的高度开始爬升,现在到了二千九百多米,前行的路要先向下走到大概二千七百米,之后再向上攀升到三千一百米。前路比来路更辛苦,去不去呢,真的心里打鼓。

  之前能冲在第一方队,但是领队要在这里分人,拿着重装备或者年纪偏大的人以及有些许轻伤的人,都开始在这里走下行的路,沿公路回到起点。上行的人大部分经常穿越,经验丰富,体力超强。不是怕自己爬不上去,而是担心拖累大家。带着这样隐秘的心事,一度打算撤回去,但最终,一个勇士的梦毕竟浮现出来,打消不散。

  草甸上留影纪念之后,这一队冲顶的勇士就出发了。不得不承认,我一定是这队里体力最差的一个。为了我能感觉到的大家的担心,为了不让别人担心,我因此在后半段拼命坚持不掉队。对于我来说,艰难到后怕的旅途才刚刚开始,但是辛苦与快乐永远成正比。

  我们在一处水源地接了凛冽纯净的山泉水作为补给。接水时大家还嘻嘻哈哈,接完水立刻没人说话了,因为向导指着泉水之上的一堆乱石说,从这里上山。起初我们以为他在开玩笑,后来看他越来越严肃,才明白:这是真的。

  根本没有路,就是堆叠的石头,我完全不知道哪块踩了会掉下去。抓那些小灌木手上就会扎刺,何况大部分地方连小灌木也没有。

  人用几百万年实现了直立行走,我用几分钟就还原成四肢着地。手和脚一样用,抓一块一块石头,试探迈步,小心前进。裤子磨破了,膝盖磕青了,脚上磨出了水泡,这些都在渐渐看到天空的旅途中轻飘得不值一提。走过几乎直上直下的乱石堆,刚刚喘口气,又进入了一片死亡的箭竹林,竹子滑溜溜的尸体一段一段堆叠路上,稍不留神脚底就打滑。但是已经能远远看到神农顶了,胜利在望的讯息让最后一段路变得激动起来。


  经历了9小时的攀登之后,到达神农顶的那一刻,再怎么摆好姿势拍照都不觉得俗套,那胜利的喜悦强大到冲击垮其他一切。夕阳在山,暮色四合,寒风侵袭的声音掩不住我们的笑声。你到底有多少体能,你到底心灵有多强大,我似乎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又似乎现在不知道以前知道。

  密林穿行中,我遇见另一个自己,她强劲而充满自信,我望尘莫及。

  照照镜子,从来照不到真实的内心。踏着二千九百九十九级台阶,我们与身后曾一度如此亲密的山峦渐行渐远。(文/骆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