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神农架:生命的家园(4)

2014-12-29 13:26| 发布者: hisnj| 查看: 663| 评论: 0|原作者: 古清生

摘要:   从天生桥精致化的微观景象,到宋洛河的纯朴天然,生命在每个角落都能凝视自然的造化。大山充满了记忆,用流水表达的爱意,滋润着神农架所有的生物,可以是一只大鲵,或虎纹蛙,或是一株兰花草。精巧的天生桥在流 ...

  从天生桥精致化的微观景象,到宋洛河的纯朴天然,生命在每个角落都能凝视自然的造化。大山充满了记忆,用流水表达的爱意,滋润着神农架所有的生物,可以是一只大鲵,或虎纹蛙,或是一株兰花草。精巧的天生桥在流水之间,溪弯水曲,峰耸山叠,青山永驻,流水常欢,天生桥是神农架的不夜曲,宋洛河才是神农架民歌。   在有8万人口的神农架林区,古老的梆鼓演唱至今,宋洛乡的《黄瓜花》是一首森林情歌。梆鼓的演唱,引领人们回到众生狂欢的森林深处,山民演唱梆鼓的时候,他是面对森林群兽,他们借助歌声来表达自己的存在、豪壮与不惧群兽,或者警告贪口的馋兽,禁止将庄稼吃掉与毁灭。神农架梆鼓的韵律,雄豪而婉转,悠扬而含短促节奏,它是原始山民时代的歌声,因此还须借助打击器皿壮声增色,神农架梆鼓是文物级的民歌。   初民创作的歌谣总是那么简单,直接表意之外,尚有些会意,宋洛的《黄瓜花》属于会意。一段歌词引人误会,“南瓜南瓜吃金瓜”,这段唱词抑扬钝挫,印象极深,它是以另外的花来衬托黄瓜花,即“兰花兰花紫荆花”,那表现在黄瓜地里两个少年初萌的情意,抒写在黄瓜花的意象上。初民在森林中间,他们点燃篝火,彻夜唱起梆鼓,其雄壮与悲凉,浓缩了人兽共存的历史记忆。梆鼓将是一个历史的见证,它在神农架原始森林之中回荡,一首人人必会的歌。   宋洛河的山峡地貌是神农架别一种格调,它峡谷弯回,群峰错落,山皆有峰尖,许多的棱奇异突起,那些怪异的尖峰像如大山初萌之角,尖锐而短突,混交阔叶林青葱如洗,夏天的太阳宁静沉稳的照射,明净的山群雄险而苍远。山冈上,板栗树开着白花,间或能见到山坡的玉米地,不远的林间便有人家。在白云岩和噶斯特的峰峦之上,绿意呈波伏状延绵,群峰之间有许多缺缺坎坎,峡谷中寂静无声,偶尔有鸟鸣叫。宋洛河依稀隐现,露出一些段段落落,闪着银白的光。   宋洛河发源于摩天岭北坡,源头深藏在鹰窝洞内,清清流水出洞之后,向着南方飞流直下,河道长达30公里,海拔落差达1200米。它像是一条立起的河,到宋洛乡以后,宋洛河有一段宽阔平坦的浅滩,河水清澈见底,各样卵石陈布,河上有吊索桥。河水湍急的地方激溅雪白浪花,它装点了河床。到神农架,登神农顶,游红坪画廊,观宋洛河,是为审美三层次。   宋洛河的洛河山上有冰洞,它在夏天仍有冰凌,冰洞之冰,凝结的气温也仍需零度,但是一座山能否在洞中营造零下的气温,仍不好解。宋洛河全程的山峡都能视为风景,那个微型的乡政府在山峡的谷底,河中有一种杨条子鱼,昼伏夜出,像小的青鲩。但是,这里结的黄瓜有奇异的黄瓜香,它最是难得的佳品。   宋洛的海拔高于阳日,阳日的化石山已经封存,那沉积岩一层一层合上了海洋时代的岁月,揭开一页,石面上写满密度很大的贝类化石。阳日化石山有古老的三叶虫化石,这里面记录着无尽的生命痕迹,10亿年前的海底,揭开岩层,仿佛有海涛声回响。宋洛河上游的山有雄奇之象,巨大的山峰荒无人迹,只有苍鹰散漫的盘旋。浑厚的山脉有若神农顶的鹰子崖。宋洛河连接着关门河,盘龙桥、蟠龙岩、冰洞山、宋洛水、夹道峡、倒金钟、杉树坪……摩天岭,是宋洛人引以为美的地方。关门河上有六道峡,六峡为龙潭峡、长潭峡、头道峡、阴沉峡、猪槽峡和小龙峡。关门河是神农架一条重要的河,它发源于大神农架,流经神农顶、风景垭、金猴岭、老君山,由西向东流,横贯神农架山系。《神农架地名志》中记载,该河河床处深谷之中,因水流受高山阻挡,弯环曲折,如同关在门里,得名关门河。六道峡两岸山崖陡峭,植被葱茏,山民保持较久远的习俗。这些山群仍有猴、熊、麂、獾等动物。只有黑熊惧热,在夏季它们躲往阴凉的高山,神农架的气温与海拔高度相关,黑熊到高山的原始森林食用蚂蚁、昆虫和小型动物,但是它们力大无穷,熊拳可以劈断碗口粗的树木。   观音河在新华乡,它从大踪峡流淌而出,河床布满彩色的卵石,清澈的河水悠然流过,逝水无痕,如一条五彩河,通过峡谷边接天上。从观音河溯流而上,在头道峡观一线天,长天一线,峡顶的树木青绿拂着白云,阳光在适当的角度可以映射峡内,凉风长吹,盛夏冰凉。观音河至峡内水流急湍,人需绕峡而上,峡两边的山道树拦草掩,笔陡的石级,险象环生。   沿着河走,复转两面山坡,栎类和樟类树木,无比纤长,有一种花椒状的小果树,果实酸甜,如沙棘,它在水边的石缝生长。藤类纠缠着树木,在森林掩住河床的地段,只有清脆的水的断续声,在无限漫溢的阳光里,和山风一道清凉着新华大断裂之夏。山回河转,奇异的石头与石头组合的峡谷,刀劈斧砍的悬崖,植被如同绿色披绒,大山绒球般拥挤绵,一切都像初春的嫩绿,在清亮的阳光下融化。   新华大断裂是神农架一条独特的断裂带,它的神奇的地质构造以及深度裂痕,已永世不能抹平,不朽地存在地球之上,愈向观音的河上游,河流愈陡,河床上巨石悬瀑,冲积一个个深潭。这些岁月的印迹,如水波光滑。至大踪口,峡谷陡西转,峡因窄而如暗洞,水声呜咽,冷气逼人。由新华乡公路上溯踪峡口,约15公里,大踪峡更深处,个人再无法进入。新华大断裂出露在神农架的东部,因通过新华乡得名,属北北东方向断裂,呈北东20度方向延伸,向北穿过九道一阳日大断裂,止于青峰断裂,向南伸经秭归、长阳与来凤断裂相接,长   达数百公里,断面西倾,倾角50~70“,西盘下降属正断裂。北端较陡,近直立,局部倾向东,断裂实为一条较宽而时断时续呈雁行排列的断裂带,断裂切割了神农架群、震旦系及下古生界,断裂两侧岩层破碎,破碎带宽达几十米,沿断裂有温泉出露,时有地震发生,该断裂近期尚有活动,为一活动性断裂,该断裂构造了神农架断穹与黄陵断穹的分界线,属北北东向的断裂尚有新华西侧的马鹿场断层、月亮岩断层以及鞍子垭断层、里叉河断层、三棵树断层等,其断裂性质均与新华断裂相同。   大地的刻痕,由若干断裂沿续,两岸山群有熊、羊和猴类活动。河流里游动着土鱼,也叫金钱鱼,它们昼伏夜出,林蛙在月夜里“邦邦”地叫。故此,林蛙也叫“邦邦”。探索新华大断裂,会有神奇的生命感悟,在山之中,在水之上,在森林与物种的活动幻化的情境,心灵将被透澈的净洗,尘埃尽去。   不朽的是河流,峡谷,高山与森林,还有天空和太阳。(完)   (文/古清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