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神农架:生命的家园(1)

2014-12-29 13:24| 发布者: hisnj| 查看: 631| 评论: 0|原作者: 古清生

摘要: 一  一只白冠长尾雉落在齐人高的高山杜鹃上,白茫茫的枯去的箭竹如同秋芦,金斑喙凤蝶在山荷花上飞舞,林蛙在潺潺小溪里“邦邦”地鸣叫,小松鼠攀援红桦树嬉戏,猕猴成群地在混交林边的灌木丛中漫步,它们身边有红 ...


  一只白冠长尾雉落在齐人高的高山杜鹃上,白茫茫的枯去的箭竹如同秋芦,金斑喙凤蝶在山荷花上飞舞,林蛙在潺潺小溪里“邦邦”地鸣叫,小松鼠攀援红桦树嬉戏,猕猴成群地在混交林边的灌木丛中漫步,它们身边有红艳的火棘果,点地梅一朵一朵地在地面上绽放,林边的珙桐开着鸽子似洁白花朵,红隼,在蓝天上飞翔。浅的金黄柔亮的阳光,无边无际洒

在苍苍莽莽的神农架群峰。

  悠远、宁静、透明的时间,栖憩在喧嚣的神农顶夏天,一种叫做好蜂子的小蜂,它会落到人的鼻尖或耳朵上,它是一种肉食昆虫,捕捉更小的草食昆虫食用。在茂密的丛林中,藤类绞杀苍老的树木,苔藓布满石壁,蜜蜂嗡嘤,蝴蝶翩飞,大型兽类躲避人类的踪迹逃往森林深处。

  人类的脚步已经抵达这里,进入悠远时光,高达40米的巴山冷杉林,笔直的树干林立,那些拥有数百年和上千年树龄的树木,它们的树冠遮天蔽日,森林里飘浮着绿叶的芬芳,展现一种苍翠的拥挤和繁乱,只有被天雷烧灼而死的枯树,它的树皮斑驳,枝干风折,孤立地直指青天而立。一些枯朽倒下的树木,静静地卧在森林之中,树上长出美丽的菌类,树边生满青草和灌木。而巨大的藤类,它们是乔木的伙伴与杀手,直径达100mm的藤类,它撒出罗网般的枝蔓网住树冠,它的主干和副干死死地绞住一棵顶天立地的巨树,这种植物界的生死搏斗瞩目惊心!藤类往往有比高大乔木更大的力量,但是一些超级大树,却未有藤类近身,巨大的树冠能够夺去其他植物的阳光,这是它们退敌的一个方法。在森林,植物从对土壤的争夺到对阳光的争夺,表现得淋漓尽致,最终是对阳光的争夺。所以在茂密的丛林,植物的枝叶呈爆炸性的向上扩张。

  战斗在继续。植物在岁月深处表现出来的不屈的战斗精神惊心动魄,神农顶大片大片的箭竹枯死,看上去像大大片大片的芦苇,或巴芒。箭竹已经失去了枝叶,它们约半人高,呈灰白色,上端尖细,成片或成簇地生根一起。活的箭竹与普通的竹区别只在大小,箭竹低矮而细,它们生长着青绿的叶子,枝条柔韧,风拂而过,竹叶沙沙。箭竹中间或有高山杜鹃,它们的花朵已经枯萎。死去的箭竹没有倒伏,成片成片地立着,在风中。

  箭竹每60年开花结子一死,所以在整个山头或一个山群都生箭竹的地方,是一片灰茫茫的箭竹,这样的景象实在难得遇上。已经死亡的箭竹林,会有些许零乱,然而齐拥不倒,因此也得名:守望竹。据说神农顶的箭竹每110年开花死亡。箭竹一簇簇的生长,然后漫山成片,竹类依靠根系在泥土中坚实地、无休无止地编织庞大的根系群,互相纠缠,不断扩张,牢固的箭竹根系群最终成为一张大网,将其他植物逐出它们生存的领地。开花结籽的箭竹死后不倒,守护着脚下的土壤,它们期待着幼小的箭竹发芽成长。箭竹的种子,像小麦颗粒,山人将它采摘拌稻米煮饭,为产妇煮食,它极有营养,然采摘艰苦,收获无多。箭竹在临死之前,已经将种子播洒。然后,它们至少要挺立5年,只有新的竹子成长了,死亡的箭竹才会轰然倒下,腐烂为泥。植物,在为生存的土地而战时,表现出种种奇智。庞大的箭竹林,或许是一棵竹子和数棵竹子繁殖,它们不断地拓展根系,生出新笋,繁育新竹,在竹林中,没有其他植物可以成活,除非是早于竹子在那里生长的常绿乔木,竹子成片地包围别的植物,它们的拓疆运动无休无止。竹子是最柔软又最刚强的植物,箭竹如是,它们不到一人高,也许这是它们的弱项,所以箭竹群系顽强选择海拔2000米的高山,在这样的地方它们足以击退那些生长力盛大的阔叶灌木与乔木。

  巴山冷杉、高山杜鹃都会来蚕食箭竹的领地,高山杜鹃生长得比较谦逊,它们小心翼翼地探足箭竹中间,树冠高过箭竹,一小簇一小簇的,它们还会跻身岩缝中。巴山冷杉是从箭竹林的边缘前往侵犯,它们巨大的树冠呈圆锥形。在高山草甸与针叶林混杂地带,植物还表现出比较宽容的状态,它们至少在地面上显得不露声色,只有在地下的根系随时进入较量,但是箭竹在死去以后仍能把守地盘,抵制其他异类前往侵犯。当新的箭竹群生长起来,世界焕然一新。也许熊猫是为此奔波,每当一个山群上的箭竹集体死亡之后,熊猫就失去生存的食物,它们开始新的迁徙。这种背井离乡之苦,在神农顶的山群之中,一定发生过这种迁徙,熊猫也许还会回来,也许,它们毅然远去,永不回头。

  高山杜鹃分粉红杜鹃和毛肋杜鹃。它们长成小型乔木,卵形而质厚的叶子,枝条密集坚实有力。它们开出的粉红色的花朵,极易令人误为山茶花。高山杜鹃连石缝也不会放过,它们一再寻找空旷处,它们的高度不足以让它们垄断某个地块,杜鹃的鲜艳花朵是在春天开放,因此,在针叶林和高山草甸之间,高山杜鹃托起簇簇红云。它像桃花那样欢呼着,摇动着春风。但是,在神农顶,倒春寒的事情十分容易发生,一场春雨突降,入夜气温降至零度以后,高山杜鹃,这些最早开放鲜花的植物,花朵与枝叶都结在冰凌之中。于是,杜鹃花便成水晶花,在春天的阳光下晶莹闪亮,无比妩媚。

  像所有的桦树那样,红桦树的皮总是一层一层地脱落,红桦树挺拔而坚立,它们的高度会达到40米,这个高度是森林高度的写照,红桦皮可以做一种优秀的书写材料,宜于表达情意,但是只有在神农架和秦岭,才能见到它们的芳踪。在神农顶,与红桦树相伴的坚定挺拔者,还有巴山冷杉和华山松,巴山冷杉的枝叶较有层次,枝条水平外展,尤在一些山坳上,它们挺立的姿态无以匹敌。华山松的针叶粗短,稀疏但坚硬而壮实。在风景垭的噶斯特峰峦之上,许多植物仍然寸土不让,一些峰峦上还有大型的巴山冷杉,它们形成一个群落,构成遥远的风景,只有苍鹰在那边盘旋。

  (未完待续 作者:古清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