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游记 查看内容

大九湖—上天抛给神农架的一个秋波

2014-12-29 13:00| 发布者: hisnj| 查看: 644| 评论: 0|原作者: 房子

摘要:   如果说神农架是上天遗落的一封情书的话,那么,大九湖,就是上天抛给神农架的一个秋波。这万年的秋波被神农架藏在大九湖众多的湖泊里,被藏在一片片迷人的湿地里。有时候,会被一群水中的鱼儿追逐着惊起水面上一 ...

  如果说神农架是上天遗落的一封情书的话,那么,大九湖,就是上天抛给神农架的一个秋波。这万年的秋波被神农架藏在大九湖众多的湖泊里,被藏在一片片迷人的湿地里。有时候,会被一群水中的鱼儿追逐着惊起水面上一波波的涟漪。有时候,就藏在那些古老的草堂中只被时光静静的掩藏着……仿佛这是上天羞于说出的一句话,只静静的被天地用以感受。

 

  神农架的木鱼镇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虽然我不能知晓这名字的来因,但是,只就这名字本身就让觉得有一种古朴的感觉。从木鱼镇潺潺的流水声中挥手作别,前往大九湖的旅途让人充满了猜测和向往。


  无数的盘山公路像穿行在茂密森林中的一条大蟒。更多的飞鸟不时掠过视野,或瞬间隐没在一片山岚中,或闪动着优美的翅膀在天空悠闲的飞舞,一幅不急不忙的样子。有时候,它们干脆就盘旋在我们前行的视野中,还不时回头瞅一眼,看得出,它是对费力爬山的我们表现出一种不屑。

 

  是啊,它们多么强大啊,只需要轻轻的抖动几下翅膀,就会轻易到达一个能俯视人类的高度。面对它们的不屑,我们只有保持足够的卑微,才能更好的去解读生命在自然面前互补的优势以及平等。


  随着山势的升高,视野也越来越广阔,不过,无论如何,目极之处永远是一片浓重的绿色的森林。我们就像陷入一片绿色中的骆驼,行走的速度相对于整个大山来说就像是一只爬行的蜗牛。这茫茫的绿,深深的将我们湮没,时而又出其不意的抛出一片茶园,让我们惊叹那一道道线条的优美下不知道藏着怎样的一种暗香。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在这样的大山深处,时不时也会出现几座房舍,或者也有几只漂亮的公鸡站在屋顶上高歌,一幅民歌手的样子,充满骄傲和自豪。那么这些大山里的人,也就让人莫名的有些敬佩。在如此遥远的地方,他们不知道用怎样一种生活与整个神农架长年的相依相存。

 

  说实话,这是一段充满艰险的行程。除却惊人的山路不说,单就是迷宫一样的绕行已经让我这个从来不晕车的人感到有些不适了。但是,即便是这样,也应该是足够的奢侈了。想想早些年这里不通公路的时候,那些外出背盐巴的山民,出山回山一个来回就得三两个月,与之相比,我们就像天上的鸟儿一样幸福了。


  都说酒香不怕巷子深,随着几个小时的艰难前行,大九湖的美颜便渐渐的出现在眼前了。大概也是上天羞于让人知道他曾经抛下对神农架的一个秋波吧,所以,他便将神秘的大九湖悄悄的藏在了深深的大山里,然而,即便他藏了千年万年,今天,还是让我们远远的看见了。

 

  远远看去,大九湖是那样的开阔、平坦,就像劳累了的大山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才留下这片深山中的广阔之地,用以盛放那么多的湖泊、湿地,那么多的野花、野草、漫步的牛羊、还有来自我们这些痴情的偷窥者。其实,能于大山深处看到如此广阔优美的地方,实在像是天地间的一个传奇。


  亲近大九湖的山水,对我来说,就是对神农架的一次叩拜,对上天赐予人间这段被我寄予爱情之地的虔诚膜拜。

 

  我静静的站在大九湖其中的一个湖边,经历着内心完全被这湖水洗涤的舒畅。一朵一朵的白云在湖面上荡漾,绿色的水色里依稀漂着蓝色的优雅。远远的地方,有房舍的白墙黑瓦倒影在其中,宛如海市蜃楼的飘渺让人心生美丽的、神话般的向往。于湖水相接的地方,是一片片碧绿的野草的家园,无数细碎的花朵迎风摇曳,就像上天晾晒在这里的一块花布,惹得四处飞舞的蜜蜂晕头转向的迷失了方向。


  走在草地上,脚下是软的,人的心也是软的。

 

  走着走着,你就有一种舍不得踩下去的感觉,因为眼前的这些花草看起来是那么的稚嫩和可爱。每一朵小小的花都开的即热烈又矜持,红可以红的欢悦,蓝可以蓝的妩媚、黄可以黄的真诚,反正,浅粉色、朱红色、淡蓝色、甚至还有深紫色、淡紫色的花儿都开的那么纯净,那么和和气气、平平静静。我相信,所有面对这些花草的人,一定也会在内心盈满一个宁静美丽的世界。


  是的,谁愿意无辜去伤害一朵和你没有利益争分的花朵呢!面对无争的世界,你的内心只有自然的宁谧和自然的和谐。我忽然想,世俗只会让人加重自身因为贪婪而承受的痛苦,而自然却能让人稀释这种无谓的痛苦。


  晨光淡开的时候,我又来到了这片草地上。
  此刻,虫鸣、鸟鸣、花开的声音和阳光一同铺满这里。

 

  如此众多的鸟啼萦绕在耳际的时候,我不知道谁还愿意去听那些所谓的流行歌曲呢!这些鸟鸣时长时短、时急时缓、时远时近,偶尔你会听到几声尖叫,这或许就是哪只鸟儿在落地时一时疏忽大意,小小的脚丫被一棵草绊了一下,才发出如此不安的尖叫。否则,它们全都像一个个抒情的高手,尽情的在天地间唱着柔美动听的自然之歌。


  身处这样的地方,不管是走路还是静坐,清新的空气都新鲜的让你舍不得尽情的呼吸。晨雾的弥漫中,远处的大山似乎也不再那么冷峻,而露出一副多情温柔的容颜,感受着一片片浓雾淡雾的柔情蜜语。那些湖泊简直就是大自然的一面镜子,鸟儿对着她自恋的欣赏着自己的舞姿,一些修长的树木却对着她梳理发丝。就连晨钓的人,都面对湖水试图将被风吹歪的帽子整理过来。几只早起的山羊在湖边挤眉弄眼的相互挑逗着,这让旁边站着的一头牛害羞的转身慢慢离去。反正,在这里,你的眼睛里都是湿润的。

 

  我把自己放在一片草地上,把身体彻底打开平铺开来,我多么也想就像人们遗忘一些事情一样把我遗忘在这里。


  草的味道是湿的,而且有一种鲜嫩的青涩的味道。在这片湖泊与沼泽与草地构成的童话世界里,丰富着各种蚊虫、蜜蜂、蝴蝶、甚至还有妖艳的蜻蜓……我看到有一只体型庞大的苍蝇从我的面前飞过,间或又回头向我飞了过来,好像忽然发现了一个它不认识的异类,所以回头来想弄个究竟。它临飞走时似乎还气哼哼的发出嗡嗡嗡的恼怒的声音,仿佛是我不小心侵犯了它的这片草地。好在,它只是看了一眼就飞走了,也没说什么,这让我稍稍觉得有点心安。


  其实,你若是仔细听,你的耳边不仅有各种各样的虫鸣、蜂语、还有一些昆虫飞过时翅膀掀动的嗡嗡声,就像是它们正好在举行一场清晨的轻音乐会。而躺在这里的我,显然成了它们的异类,我听不懂它们唱什么,说什么,我像个孤独的生物一样不能被它们接受,甚至被挡在一场盛大的音乐会的殿堂之外。我无法享受这场音乐会带来的快乐,无法真正的被他们接纳,就像我们时常不能接纳它们一样。

 

  我倏忽间,觉得有点委屈。而我这样想,似乎又没有任何道理。如果我平时能像现在这样的想法想去融进它们的时候,我是不是就不会在瞬间才意识到它们世界的精彩才想融入时那样感到孤独。想想,还是我自己距离大自然不够近,才会在冒然的闯入中遭遇种种的尴尬,甚至被一只虫子挡在了音乐会的大门外。


  有一阵子,我感觉阳光那样强烈的晒着我的周身,这一觉睡的的确有些长,就连大九湖正在举行的环湖自行车赛都没能惊扰我的酣睡。

 

  事实上,我想我并没有真正的睡过去,我只是在一片草地上长久的打量着一些虫子和花朵的世界,我想探寻一些什么,仿佛这一直是我内心想要寻找的,但是却一直没有遇到这样一个适合我探寻的地方。如今,在上天抛给神农架的这个秋波里,我似乎终于找到了一个答案的破解之路。


  解开这道题,或许我就会像那些飞鸟和虫子一样自由并快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