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游记 查看内容

我的神农架之旅

2014-12-19 13:54| 发布者: hisnj| 查看: 700| 评论: 0

摘要:    我一直以为,这辈子总有两处地方要去的,一处是黄山,另一处是神农架。黄山,我已在数年前去过,领略了那种“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的魅力,可谓名不虚传。而神农架,却未能成行。   其实,对于神 ...

   我一直以为,这辈子总有两处地方要去的,一处是黄山,另一处是神农架。黄山,我已在数年前去过,领略了那种“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的魅力,可谓名不虚传。而神农架,却未能成行。

   其实,对于神农架,最早的记忆就是它的神秘,譬如,野人,在我看来,那里绝对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一种深深的诱惑。无奈,有时间的时候没有钱,有钱的时候没有时间,人生不正是有着如此多的遗憾吗?

   没有去过神农架,并不代表我不了解它,正如我不会生蛋,但我可以知道蛋的好坏。所以,我对神农架的了解也足够了,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终于,我得到一个难得的假期,于是,我抛下世俗烦事,背一小背囊,毅然踏上了前往神农架的路程。一路上,内心忐忑不安,究竟让我魂牵梦萦的神农架,会不会就是我想象中的美丽?那感觉,恍如与初恋情人见面时的彷徨。

   无论多远的路,总会有到达的时候。我到达之时,已是晚上,唯有寻找旅馆暂住一宿,养精蓄锐,为第二天的行程作准备。

   其实,我已算得上是一个谨慎的人,时下正是冬季,北方是天寒地冻,我的衣服早就穿得厚厚的,毕竟,有备无患嘛!

   可惜的是,我意识自己错了。尤其是当我站在山脚之时,只觉得一阵阵的清凉袭来,哪里有半分的严寒味道?我先是脱下衣服,因为,爬山会出汗,出汗就更觉得热啊!

   然后,我开始了爬山。

   冬天似乎并没有来到这里,放眼望去,早晨的神农架笼罩在雾气里,雾气渐渐从山谷升腾,于是,乳白色的阳光透过雾气散了开来,化为红色、黄色、橙色、绿色的光,草儿、花儿上的小露珠边贪婪地吸着日之精华,边隐身而去。没有了压力的花花草草可以骄傲地挺起腰杆,稳立在和风里。

   沿着一条小道前行,两旁无尽的郁郁葱葱的知名的以及不知名的树木昂首挺胸,随风而动,偶尔有黄叶点缀其间。其实,我所认识的植物仅限于北方的杨柳和南方的松树,见到长着椭圆或短而宽的叶子的树木,我就无法分辨清楚了。所以,到了这里,真如刘姥姥进大观园,大开眼界。

   植物种类实在太多,不必说普通的品种,单是国家的重点保护植物就不计其数,我根本来不及记住它们的名字,也便由它去吧。此时,我心怀若虚,脑海一片宁静,一切的凡尘俗事是别人的,与我无关,不时有无名的鸟儿倏忽来去,两耳充斥着它们清脆的啼鸣,和拍打翅膀腾空而起的动静,大有“鸟鸣山更幽”的境界。

   继续往上走吧!

   眼前很多的景色我似曾相识。对了,那些照片我记不清有多少次在杂志、网络上欣赏过,却发现,原来再好的摄影师,都不能捕捉到它的万分之一的神韵,倘若不亲临其境,又如何知道差别呢?

   我渐渐出汗了,可也渐渐觉得有一丝丝寒意侵入身体。奇怪,这是为何?再四周瞧瞧,猛然醒悟,随着海拔的升高,气温也有了降低,有数据表明,每上升一百米,气温就下降1℃,难怪会觉得冷。如果说山脚是初夏,那现在已是春秋时节。

   我不经意间就穿上衣服,景色也不经意就改变。原始森林的神秘一直笼罩在神农架,我边走边想着,野人是如何生活,当年的神农氏是如何遍尝百草。或许,造物主的独特就在于此,一方水土孕育一方人和物。

   越走就越冷。

   到最后,我几乎忍受不住那份刺骨的严寒了。山路不算难走,但气温的变化就让我吃不消。作为一名南方人,我哪里经历过“一天四季”的考验?神农架的景点很多,比如风景垭、板壁岩、大九湖、神农顶、炎帝祭坛、千年古杉、香溪源、天门垭、燕子垭、古犀牛洞等等,每一处都是如此的富有魅力,但我瘦弱的身体只敏感地体会到它的不稳定的气候。身体冷了,对景色的留恋也少了,我不禁打起退堂鼓,开始下山。

   下山总比上山快,也轻松不少。很快,我又站在山脚,再一次回眸神农架。说真的,这是一次不圆满的旅游,至少,我没有爬到终点。但人生之事,留有小小遗憾,不也是一种别样的美吗?

   神农架的冬天不像冬天,还有春夏秋的气质,或者说,无论何时,它都没有确切的季节区分,这就是大自然的神奇啊!

   “山脚盛夏山顶春,山麓艳秋山顶冰,赤橙黄绿看不够,春夏秋冬最难分”,我终于清楚这首诗的含义。对于景点,我真的没留下什么特别深的印象,唯独气候,也只有气候,感觉到它,令我知道,我是曾经真的去过神农架。因为,没有亲身感受,又怎能捉摸到它的细微变化?

   我突然觉得,冬季到神农架旅游,虽不是最佳的季节,但更为神农架添了一份难得的清白,少了一份烦扰的喧闹,对我来说,绝对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我回家了,可我很快又会回来的。不为别的,只为神农架的玉洁冰清,以及那尚未到达的山顶。这是一个巨大的诱惑,我难以抵挡。

   在回家的火车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回到神农架,站在山顶,看着神农氏采药,听着野人的嘻笑怒骂……

 


声明: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野人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400-0719-837


  • 鄂ICP备14017416号-1.©2014-2021 野人网-
    GMT+8, 2021-4-12 15:38 , Processed in 0.117346 second(s), 21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