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游记 查看内容

神农架游记

2014-12-18 19:37| 发布者: hisnj| 查看: 666| 评论: 0|原作者: 余迅

摘要: 上天降神农,壁立千万仞。云雾胸中涌,白纱水上流。红树点苍翠,鹰隼破长空。畅饮有好友,快活无野人。二零一四年金秋十月,好友邀我在黄金周后去湖北神农架做一个美术馆的项目。从上海到神农架已有班机,但需在武汉 ...

上天降神农,壁立千万仞。云雾胸中涌,白纱水上流。

红树点苍翠,鹰隼破长空。畅饮有好友,快活无野人。


二零一四年金秋十月,好友邀我在黄金周后去湖北神农架做一个美术馆的项目。从上海到神农架已有班机,但需在武汉经停。飞机从武汉一路向西,只见舷窗外的景色越来越青,山峦层叠,仿佛被刀斧劈过一般。最为神奇的是飞机直接降落在群山之巅,一座海拔两千多米的高山机场。由于跑道长度有限,飞机也比较小,从飞机的舷梯拾级而下,头顶是湛蓝澄澈的天空,环绕机场停机坪的是青翠的群峰,今年刚启用的候机厅像一只红色的巨鹰, 张翼待飞。空气特别清澈,有一种沁人心脾的感觉。

神农架是隶属于湖北省的独立行政区,因其自然环境优越,自然资源丰富而备受重视。相传,华夏始祖之神农,架木为梯,遍尝百草,救民疾天,教民稼樯,因而得名。而是神农架闻名天下的,是传说中的神农架野人。

我们的第一个目的地是松柏镇。松柏镇是神农架自然保护区政府的所在地,所以来松柏镇的游客较少,大多数游客都集中在景区集中的木鱼镇。汽车从机场蜿蜒而下,一路上清流湍急,树木葱茸,鸟鸣清脆。整条路上极少见到车辆,令人游兴大增。

当晚,神农架文化部门的有关领导用神农架酒来款待我们,自然少不了一番畅饮。而十月八日当天又正直月全食,等我们酣饮后,到广场上赏月,月全食已经消退一半,看着月亮从新月牙儿越变越大,最后全部显现,正直农历九月十六,一轮圆月皓然当空。

第二天一早起床,空气清冽彻骨,我赶紧把预先准备的登山服穿上,才勉强暖和过来。我们参观了需要改造的原神农架博物馆。这座九十年代的建筑显得有些破败,许多展品已被移出,而剩余的展厅仿佛早已鲜有人至,只是为我们而打开。阳光从高窗无力的照进来,竟有一些寂寞荒芜的味道。主持博物馆改造的姜勇,是一位当地有名的摄影家,正因他的作品,才使神农架神秘的美景渐为世人所知。一脸络腮胡,不拘小节的衣着,进出随身老是背着专业相机,一副艺术家范儿。这次姜大师还要带我们去大九湖和木鱼,考察另外美术馆基地选址。

我们坐上姜大师野外考察的越野车,开始了大九湖之旅。天上没有一丝云彩,只是一种通透的蓝。与黄山、泰山等景区不同,神农架景区的公路可直达山顶,游人可以坐在车内从高处饱览群山的美景。当然,盘旋上山和下山道路也别有一番风味,让我想起游黄山时,在山间艰难跋涉时看到的风景。十月的山仍旧苍翠,但个别树已经泛红,点缀在苍翠之间,特别好看。据说再晚来两个星期,满山金黄深红,将更为迷人。

我们的越野车时而转入谷底,时而盘绕山间,当我们到达山顶,姜大师示意我们下车,顺着公路边一排石阶登上一座小山头。哇!太美了,原来山头下直落千丈是深不见底的悬崖,远眺则是层层山峦,一望无际,在蓝天下勾勒出不同的剪影,竟是不同深浅的蓝,层次分明。这里原来是著名的燕子垭。

车又转过几个山头,我来到一片较为缓和的坡地,姜大师示意我们下车,这时才发现眼前碧绿如草海的山坡竟是竹海,这种矮小的剑竹只有在海拔两千米左右的地方才能生存。竹竿只有拇指粗细,周身长满竹叶,约有一人多高,密密的像一片麦地一般。竹海一望无际,据说以前有许多人进入竹海后再也走不出来,所以又叫迷人海。竹海也有枯荣期,十八年前,这里的竹子全部枯死,根根如剑直插天空,而今这里又重现一片繁茂的生命。

车子在美景中前行,在一片怪石嶙峋的山坡前停了下来,这里叫百壁崖。大大小小的石壁,石笋像放在山坡上一般,林立错落,我沿着一条小径向上攀爬,在巨石林左侧转过一座山包,远处出现一堵巨形岩壁,来到近前,又见岩壁层叠,仿佛一座建筑,转过 “玄关”里面竟别有洞天,这里是一片由巨石围成的山顶平地,左侧像一扇巨大无比的落地窗,把层层山峦和脚下的万丈深壑展露无遗,而其它三面都是石壁石笋,最为奇特的是有一根巨型石柱,形状像一条正在昂首吐信的眼镜蛇。从这个山顶大厅,有一条弯曲的石阶,通向深不可测的深壑,由于我们当天还要赶到大九湖,不能停留很久,不然我一定会去探个究竟。

转过了千岩万壁,我们下到了一片在两峡之间的碧绿水面,一望便知是一座水库。沿着水库的堤岸继续前行,穿过一个九湖区动迁小镇的工地,就来到九湖景区的入口。据介绍,林区为保护和开发九湖景区的自然资源,将景区内的农户悉数迁出,今后景区内将不再进行农牧业生产。

位于高山盆地大九湖景区由九片大小不一的高山湖组成。进入景区,仿佛进入了草原,远处有群山的剪影。接近傍晚,阳光柔和地为草原披上了一层金色的薄纱,公路上时有羊群三三俩俩地穿越,远处还有成群的牛,一切安静祥和仿佛米勒的风景画。车向草地的纵深行驶,路边的溪流和小水面在各种树的剪影下闪烁着金光。大湖面平平地嵌在草原上,给温暖的草原抹上一笔蓝白的冷色调。

停下车,我们向大湖走去。芦苇在夕阳下摇晃着成片的羽毛。木质栈道修得非常好,在湖边蜿蜒曲折,配以拱桥、水车,给人一种水乡的安逸。大九湖景区的树木已经变成金黄色,倒映在如镜的水面,十分空灵。

姜大师说,到了九湖,必须看早上的雾。所以,第二天清晨6点,我们就出发了。月亮还没下山,高高地挂在空中,把一切照成银白色。水面乳白色的雾气此时已经蒸腾起来,马上就要超过远处黑黢黢的山脊。姜大师说,咱们赶紧绕到湖的对面去。于是,大家跳上车,沿着小路行驶。停!美景就是命令,姜大师一声令下,大家都下了车。气温估计接近冰点,草原上都挂上了霜,远远望去,如起伏的白色条带,颜色比远处的雾气还要暖些。草原像一张由青色、白色和紫色涂抹出的油画,而此时太阳也刚刚出了地平线。我们看不见太阳,却看见太阳在山顶抹出一片金红的亮色。

车来到6号湖边,已有许多像我们一样的早起的游人,长枪短炮拍着照片。雾也越来越大了。走!大师招呼我们上车。我们的车直奔山上而去。到了半山,只见一片茫茫的雾海,涌动着乳白色的波涛。头顶是深蓝澄澈的天空。而初升的太阳已经把周边的山峦照成金黄。大师说,那些人正在下面的雾中拍照呢。哈哈。是啊,姜勇十多年来的野外摄影生涯,使他成为神农架美丽景色的最好的诠释者。没有他,我们怎么会欣赏到一般无法领略的美景呢。可是,每到一处,按下快门最多的还是他,他对艺术和自然的痴迷,造就了他,也造就了影像中的神农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