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游记 查看内容

心回神农架

2014-12-17 20:30| 发布者: 心心心·念| 查看: 702| 评论: 0

摘要: 我的手脸冻得通红,看这地道的高山红,就知道我是这大山的女儿。十年前的离去,今日的归来,容颜渐改,乡音依旧。阳面的山上挂着零星的雪,背阴的山却是雪的世界。神农架在白雪的装点下分外妖娆,如今这里的滑雪运动 ...

我的手脸冻得通红,看这地道的高山红,就知道我是这大山的女儿。十年前的离去,今日的归来,容颜渐改,乡音依旧。

阳面的山上挂着零星的雪,背阴的山却是雪的世界。神农架在白雪的装点下分外妖娆,如今这里的滑雪运动快速发展,很多的外地人走进神农架,给这里带来了腾飞的希望。

爬到山的高处,那一层层的梯田被雪覆盖着,落雪中埋藏着山里人的希望。就是这大山,这梯田把我抚育长大,有一天我的翅膀硬了,想出去看看外面的精彩世界,于是才有了十年前的离去。在山的外面,我走了很多路,干了很多事,遇了很多人,苦没少吃,泪没少流,但是山外的世界不相信委屈,更不相信眼泪,相信的只是赤裸裸的尔虞我诈的竞争。十年后的今天,当年雄心壮志我只能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希望在生我养我的大山里找到继续奋斗的勇气和力量。

走在山间小路,在不知道名的野草上我看到了久违的冰滴溜,它们像一枚枚冰剑在阳光下闪烁,晶莹剔透,像一颗颗雪的泪水,长长的挂在山的心怀。那早已枯萎的野酸枣树上,不时的还能看到去年的果实,像是山下街道两旁正月十五的红灯笼,干枯的野山梨随风摇晃着,却固执的紧紧的和母亲相依。

一路攀爬,路边和山上满是茂密的冷杉和娇嫩的杜鹃。听咱神农架祖辈老人说,这冷杉,这杜鹃,还有着一个凄美的传说呢!话说很久好久以前,在神农顶的山脚下有一对才子佳人,男的帅气有才气,女的秀外慧中,他们从小就青梅竹马。怎奈山霸马皇对姑娘动了色心,欲抢回去做“压寨夫人”。两个人听到消息后连夜出逃,可还是没能逃出马皇的魔掌,他们活活被马皇用毒箭射杀。恰好这时神农氏在天上经过,他撒下一把箭竹的种子,将山霸困在竹林里变成蚂蝗;又用他无边的法力将男的变成挺拔的冷杉,女的变成娇艳的杜鹃,从此让他们相依相偎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时值初春正月,乍暖还寒,我不辞辛劳从江城武汉回到这儿,就是想感受大山的清柔和美丽。对着寂静的大山,我想把在闹市纷杂的心情放飞,体会那种放松和惬意。站在山间绿水旁,微闭双眼,深深的呼吸,那洁净的空气,那近在手心的蓝蓝的天空,那山村里的鸡鸣狗叫,都是那样的让我心醉。面对此山此景,烦躁心情也变得如大山旷空舒畅,如雪一样纤尘不染,红尘俗世的纷纷扰扰似乎都与我无关。我心与大山合一,大山与我同在。

神农架的山间洒落着零零散散的小村庄,那农舍前做活的农妇们,衣着朴实,神态安然,一浪浪笑声在山间萦绕。那城市的繁华她们可能从未没见过,山珍海味、燕窝鱼翅她们想未敢想,物质的匮乏,生活的艰辛没能将她们压倒,她们依旧神情自若、怡然自得。是什么样的生活能让她们扎根在这里?是什么样的日子让她们笑得如此心安?我虽然无法走进她们的心,却能在她们爽朗的笑声中感觉到她们对生活的乐观和对未来的展望。她们属于大山,她们是大山的女儿,山里有她们祖祖辈辈种下的根。

走出村庄,面前是古老茂密的树林,那林海的涛声憾摇着大山。这漫野的清新也涤荡不了我纷杂的思绪,可能是我沉得太深、太远。生活的艰辛,下岗的无奈,儿女糟糕的学业,统统如洪水般向我冲压过来,我挡无可挡,避无可避,只能学会微笑面对。这难得的清净却让我又起惆怅,这又何苦呢?难道平日的郁闷还要带到这清山绿水间吗?

山风吹皱一池的水,水面上残荷依然伫立,仿佛天国里相依偎的爱人,这不生不死,无声无息的荷哟,在这冰雪的初春,演绎的凄美让人落泪。山啊,为什么把这一幕送入我的眼帘,你可知道那无奈的心痛是什么滋味?

这次回来,本是放松心情,感受山的博大与宏爱,排泄近日来无奈的感伤。我应该什么都不想,安静的挽着大山的臂弯,看远处青烟缭绕,峰连峰醉态万千。

我要下山了,因为这里的夜晚寒气逼人,我瘦小的身躯抵挡不住这刺骨的冰冷。但愿来日相见定是莲花盛开。